风过海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的云扬。

    “我们天下商盟,虽然身在江湖,主职仍旧是做生意的人,做生意素来讲究以诚信为本,和气生财,即便交易对象有再多的好货,若是不遵诚信,这生意难做。”风过海盯着云扬一字字的说道。

    看样子很是生气。

    跟在风过海身边的萧玉树与顾九霄也都是一脸的无语。

    三人心中的郁闷程度,尤其与这段时间的焦急等待,心态真的是快要崩溃了。

    即便以他们的眼力阅历见识,也没见过这等家伙。

    上一次那么郑重其事的扔下了一句话,表示有好货,需要提前准备。

    天下商盟中人如何不知道,这一次进入,极有可能会带出来己方心心念念的好东西。

    是故一共只花了两天,天下商盟竭尽所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召集,寻觅,挖掘,将天下商盟的几个大仓库都给翻了一个底朝天,凑出来价值无数的好东西,让专人高手护送而来。

    到了这里自然就第一时间联系云扬,毕竟己方这次带来了数目极端庞大的好东西,足以引动此世绝大多数势力的觊觎。

    之前不劫天黑白双煞燕过拔毛声势浩大,号称劫掠了无数财富,那份财富对于单一修者而论,虽然极之可观,但却仍旧不入真正高阶强者以及更上层宗门的眼睛,顶多就是略略动心而已,否则之前针对云扬等人出手的,怎么也不会就只得圣者巅峰之下的修者。

    可是天下商盟这次所汇聚来的好东西,已经不能单纯以此世寻常价值评说,最保守估计,也得是云扬他们劫掠总值百倍以上,无论质量数量,都是骇人听闻,动魄惊心!

    天下商盟虽然是中品气运旗的拥有宗门,但此行份属隐秘,就只得风过海萧玉树与顾九霄三人同行,个中风险殊难安稳,尤其此时又正值气运旗争竞凭级的微妙关头,若是一朝有失,极可能导致天下商盟一蹶不振,大败亏输!

    但是谁能想到,在这等要命的时刻,这货居然若无其事的闭关去了!

    闭关,也无所谓,因为九尊府护山大阵给了风过海三人另一重惊喜,风过海等三人可都是识货之人,以他们揣测,九尊府的护山大阵,至少可以顶得住圣皇以上强者的攻击,端的是大手笔,堪称了得!

    可是谁能想到……云扬这一次闭关,居然直接闭了半个月!

    这时间也太长了些。

    因为三人来到这里的第一时间,无巧不巧正是这货闭关的第一天!

    在等待的这些天,三个人的心境已经不止于望眼欲穿,而是盼得眼睛都快瞎了!

    三个人带着足堪震惊整个玄黄界的大量宝物,就这么守一天一天的呆在荒山,绝对是一种煎熬,纵然有异常稳固的守护也难以安心!

    毕竟是这么多的珍贵好东西在自己口袋里,多待一刻都有可能导致严重之极的后果!

    先不说玄黄界江湖这段时间本就是混乱异常,再加上商盟总部那边的不断地催促……

    催得三人头顶上疙瘩一摞一摞的。

    他们可以理解本部那边的焦急;此事需要绝对保密,三个人虽然都拿得出手的高手,但相比较于拿来的这些个东西,你们三个的实力,还真是不够看的!

    再有一层……天下商盟,既然以“盟”著称,便意味着非是铁板一块,最初的想法本来思量周到,风过海等见识过云扬开启灵之墓地的手段,自觉这次交易虽然略有风险,但其中交易过程历时极之短暂,光这一项就令个中危机大幅度缩小,但现在却是将交易时间超大幅度的加长,严重加大了这次交易的危险程度!

    是故风过海等三人,在这半个月又是着急又是焦躁,还有提心吊胆心惊胆战,这滋味简直是甭提了,无以言表!

    而今,云扬终于出来了,三人一颗心总算放下了一般,可看到对方那一脸的春风得意德行,三人没有冲上去直接将这货暴打一顿,都已经觉得自己的涵养功夫实在是不错了,远超自我评估之上。

    云扬咧咧嘴,一脸赞同,道:“我明白风老的意思,天下商盟当然该以诚信为本,和气生财,而这本就是我当初选择天下商盟合作的原因嘛。”

    风过海紧紧盯着他,目光一瞬不瞬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他顿了顿,道:“若不是因为这个……我现在早已经暴打你一顿了!”

    云扬干笑一声:“风老果然幽默,哈哈,果然幽默!”

    风过海哼了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云首尊打算招呼咱们在的你山门口谈生意么?”

    “哪里哪里,请进请进,快快请进,贵客临门,蓬荜生辉!”云扬以热情到了极点的态度将这三个人好似请财神一般的请了进去。

    实际来说,对方现在的身份还真的就是财神,名副其实,真实不虚。

    单就现阶段而言,云扬绿绿乃至整个九尊府所需要的各种天材地宝,至少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之内,可全都得仰仗着这些人呢!

    风过海一众人进去之后,又再度吃了一惊。

    “你这九尊府,已经初具规模了啊,非止护山大阵不同凡响,内里更加的气派非凡。”

    风过海三人何等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九尊府山门之内的气象殊异。

    触目所及,九尊府内中灵氛深远,气运浩荡;哪里像是刚刚成立门派的光景?

    至少与之前来看的那一次,根本就是截然不同,判若两人。

    “哪里哪里,本派还不过初具规模,哪里能入能者法眼,还早的很呢。”云扬摇摇头,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他这说的是实话,源自本心,非是故作姿态。

    就云扬而言,唯有等到九尊正式归位的那一刻,才能算得上是九尊府展现峥嵘的一刻。

    眼前这点程度才哪到哪?

    “过度的谦虚可就是嘚瑟!”顾九霄哼哼一声,径自翻了个白眼。

    “不敢不敢……不知三位前辈这次带来的,究竟是什么好货色?不妨让我先开开眼界吧。”云扬略略寒暄,径自直指主题,满脸尽是猴急之色。

    “哼。”

    风过海沉声道:“上一次云尊说的上品灵玉还差多少?”

    云扬道:“嗯?难道我说的不清楚吗?上品灵玉差得并不是很多,至少已经远高于下限。所差的乃是天材地宝以及各种奇珍异铁,难道贵盟此番多做筹措的仅有上品灵玉?”云扬脸上登时显出满面的愁容,忧形于色。

    风过海淡淡道:“云尊前次叮咛,言犹在耳,老朽此问不过在交易之前确认一次,此番本盟为贵方准备了三株天材地宝;以及……十种奇异金属。虽然数目不多,但每一株天材地宝,都是天下罕见的逸品级数,何止价值连城,有价无市。每一种奇珍异铁也都是多流传于传说之中的好货色。”

    他轻声道:“云兄弟,老朽最后再确认一次,这可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情。若是你拿出来的交易物品,并不能达到我们的预期……你明白老朽的意思。”

    ……

    <家里发现了几粒老鼠屎……然后今天忙活了整整一天!抓老鼠!我天……累死我了。幸亏最后抓到了……要不然我觉得我能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