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生灵之气已经属于商盟,那么谁敢强抢盗用,那就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

    “立即汇报!”风过海当机立断:“让盟主他们决定,有谁来接收这股生灵之气。”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绝不插手碰触。”

    “呃,小兄弟,你这手臂的封印能够维持几天?效能会否随着时间有缺?”萧玉树问道。一边问话一边看着云扬的右胳膊,一脸的馋涎欲滴。

    那样子,直接就是恨不得将这只胳膊连皮带肉的吞下去。

    云扬一脸的为难:“这个我也不知道……这玩意也不是我封印的,哪有定论……也许是一天,但也许是好几天,还有可能是一个月……但就算是下一刻就逸散了我也不会太奇怪,那位前辈的神通手段到底如何,我这个小字辈,有何资格置喙……”

    三人相顾无语。

    得。

    这话直接等于没说,又几乎是等于将话说死了。

    事不宜迟,风过海拿出传讯玉,立即通报消息,这事必须得尽速了结,迟则生变,后患仍旧极大。

    云扬只看到那传讯玉的光芒急促的闪烁起来,接连闪烁了三次。然后停止。等了不过片刻,就看到传讯玉如同灯光一般,直接闪亮起来,而且还是接连不断的闪亮起来!

    如同点燃了灯火在风中摇曳一般,显示着彼端讯息不停地涌过来。

    风过海接连的回复讯息,忙得一头大汗,在在昭示了那边并不是一个人在问话。

    好半晌之后,传讯玉总算是消停了。

    风过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苦笑一声:“盟主和副盟主他们对于此事也很为难,正在紧急商议,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定论。”

    萧玉树和顾九霄嘿嘿一笑,一脸的不出所料,道:“那是当然,肉少狼多,僧多粥少,合该如是。”

    “商盟内年纪最大的那几位供奉,基本每一位都已经到了寿限的最后时刻。全都差不多油尽灯枯,在静静的颐养天年。最迫切的那位,大抵也就是今天明天的事情,能活一天就赚一天,难避驾鹤西归的归期了。”

    “如今突然有了这么一股起死回生的生灵之气,等于一下子有了希望。但给谁不给谁,却仍旧是一大难题。”

    萧玉树叹了口气:“若是几位供奉能够恢复,那就等于是内部突然间多了几位圣尊战力……甚至有望晋级圣君……非但对于此次天运旗竞夺胜算大增,更是万世不拔之基的契机所在。”

    云扬在一边问道:“我说,是不是该给这股生灵之气作一作价啊,这次获得的生灵之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交易之物出色,让那位前辈大大欣喜,这才赐予此物,我却不敢保证每次都有这等灵物相携,这一节咱得先说好,所以还是请贵盟给定个价,放心放心,我身上的这股生灵之气肯定就已经是贵盟的了,我寻思的乃是之后,有个大致的衡量标准,彼此尽都满意,才是合作愉快!”

    风过海苦笑一声:“这一节我自然明白,小兄弟这生灵之气,于我辈修行中人而言,尽都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再怎么估价,总也不会低于我们拿来的东西总值……然而具体的估价,则需要总部来人之后,再做决断。我们现在,只能耐心等待。”

    这话说的很明白。

    云扬提出的估价云云,已经超出了他自己的职权范围,无能置喙。

    却也从侧面彰显了,这生灵之气确实价值非凡,至少不会低于四十万上品灵玉这个数目字!

    “云兄弟,是否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胳膊。”萧玉树忽而提出要求。

    云扬对此早有预料,很是爽快的将胳膊伸了出来,萧玉树三人一起上手抓了过来。

    云扬见状登时吓了一跳,怪声道:“你们小心些,别将封印弄开了……”

    三人登时好一阵的讪讪,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提过云扬的胳膊,仔细地感受了一下。

    “还真是高人手法,高深莫测……”

    萧玉树啧啧称赞,道:“纯以近乎无形无质的神识之力,将有形之物封印在胳膊里面,这已经是绝顶手法,更遑论生灵之气丝毫不见外溢,且又不与你之肉身融合,但这当真是匪夷所思的手段!更有甚者,我以自我神识感应,能够清晰感受到其中精纯的生命之气,却又丝毫不影响云兄弟本身对胳膊的自主运用;这种手法之超妙,简直难以想象。”

    顾九霄与风过海也是大有同感,连道佩服。

    即便不说什么修为如何高深莫测,光只是这份封印手法,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虽然这种封印,但凡有些修为的便能够解得开,但想要营造出如此这般的封印状态,三人自问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甚至不仅仅做不到,三人根本就不明白,这封印的构造原理!

    至少他们已知的所有封印手法,都做不到如斯境况。

    当前能够确定的,便是有一股生灵之气,滞留在云扬手腕之上手肘之下的位置之间,可明明是触之有感,呼之欲出的生灵之气,却又不会有半点泄露,端的难能可贵。

    “真不愧是灵之墓地,真不愧是绝世大能!”三人此刻的钦佩之情简直是要满溢了。

    当天晚上,风过海等人直接住了下来。

    他们无法不住下来,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要在这里等着总部来人,以及接收过这股生灵之气才算是告一段落。

    至于说与云扬一起前往总部?!

    呵呵,这等事,哪怕他们再如何的胆大包天,也是绝对不敢如此冒险的!

    晚上。

    “这地方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这次怎么感觉这么的压抑呢,不像是错觉啊……”顾九霄感觉浑身上下哪哪都不对劲,随时随地都感觉有人在窥探自己,自己就好像没穿衣服一般的尽在对方眼内。

    这种感觉何异是芒刺在背。

    无独有偶,风过海与萧玉树也有相同的感觉,亦从侧面证明了顾九霄的感觉无误。

    但是……这小小的刚刚成立的九尊府,又能有什么高手大能?

    “真的不是错觉?不是疑心生暗鬼?”风过海闷闷的问道。

    随着这一言之余,之前这种被窥探的感觉就此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