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意天剑地刀两位与万清流白玉玺固然没在意云扬的客套话,却非是因为信或不信;而是他们的注意力,早已悉数被九尊府小校场上已经练得筋疲力尽的那几个人吸引了过去。

    触目所及,场中的那八个人人人都是鼻青脸肿,个个皆是狼狈不堪,甚至还有几个捂着裤裆叫唤的,总之现状混乱惨淡至极,不堪入目。

    大抵是距离很远,更兼那八个人六识封闭,自然没有感觉到这边有外人到来。

    但,宋长弓等四个人的目光却在那边长久的逗留。

    这几个人虽然老朽垂死,然而经验阅历见识仍在,眼神如何浑浊却不损独到眼光,他们尽都感觉到,在那八个人身上,流溢着一种足堪冲天而起的朝气;那是一种……前途无限希望的朝气。

    八人状况虽然疲惫不堪,虽然鼻青脸肿,虽然狼狈到家,虽然……

    但那种充满了希望的感觉,却让这四个人为之动容,心心念念。

    嗯,他们倒也不是看出了极天之法的秘奥,有所感知,只因为史无尘等八人所流溢的绵绵朝气,正是他们当前最需要,最盼望的物事。

    商盟此行来到的这四个人,每个人都是圣尊级数的修者修为;万清流与白玉玺状态稍强,但,这两人都已经大略预感到了自身大限的时间,大抵也就一年半载之后,就要油尽灯枯,彻底消亡。

    而天剑地刀两位的状况,则还要更加急迫,仅余的一点残命已经是风中残烛,随时可能一命呜呼,或者这一刻闭上眼睛,也许就永远的过去了!

    事实上这二老已经连续几年,都维持在这般摇摇欲坠的状态,只是商盟耗用极多的天材地宝,勉强吊着二老残命;却终究不是长法了,不过扬汤止沸,杯水车薪。

    如果一定要用四个字来形容这两位为天下商盟立下汗马功劳的老人,那就只能是:命在旦夕!

    甚至包括这一次长途跋涉而来,商盟很多人都在担心,会不会就在路上一命呜呼……

    “云兄弟,那生命之气……”浪翻天开门见山,直接引向此行主旨,显然是心下急不可待,亟于解决问题。

    宋长弓与李一心闻言,登时齐齐循声转头看来。

    万清流与白玉玺两人的眼中,也显现出浓重的期盼之色。

    云扬倒也不啰嗦,很干脆的伸出胳膊,道:“那生命之气就在我的胳膊里封印着,只要打开封印就能用……但我不确定能给几个人用……我这也是第一次带出来。”

    浪翻天见状大喜过望,第一时间就簇拥着众人急急忙忙的进了静室。

    宋长弓李一心万清流与白玉玺四人不敢轻忽,先后确认了胳膊里面的生命之气,老朽的面孔上齐齐流露出了激动万分的神色。

    死关临门的当前,竟是希望骤来,任何人也要为之欣喜若狂,宋长弓等几人却又何能例外。

    尤其是封印生命之气的神识力量格外巧妙,至少已经超出了宋长弓等四人目前所知的所有已手法,宋长弓几人甚至怀疑,如此超妙的封印手法,即便是上品天运旗宗门的长老级别强者,也未必能够做得到。

    更稀罕的,如此超妙的手法,竟是想要解开,随时都能解开,彷如就只是为了确保那生命之气而存在!

    “这封印手段本身就已经是神迹!”宋长弓轻轻的叹息一声。

    众人叹息之余,旋即又陷入了面面相觑的尴尬氛围之中。

    生命之气就在眼前,此点四人已经佐证,真实不虚,可是后续问题仍旧要命,这生命之气到底该给谁用呢?!

    打开封印之后生命之气随之出现,若是生命之气很多,那还好些,但若是只够一个人用,给谁不给谁!?

    万清流与白玉玺两人神色间显出极为痛苦的挣扎之色,终究还是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道:“我们两人……最少也还有再支撑半年以上的时间,尚有一点缓冲余地,尽可在接下去来的一段时间里,再想办法筹措灵物,留待下一次交易……这一次就以宋前辈与李前辈两位为先吧。”

    说完,两人对望一眼,都是脚步沉重的退出一步,唯有眸子却还在直勾勾的看着云扬的胳膊。

    听罢此言,云扬登时对这两人的评价更高许多。

    不到这种地步,很难理解这两个人此际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和让步!

    死亡近在眉睫,而活下去的希望明明就在眼前,两人却肯拱手相让!

    这已经不是个人节操气度的问题,而是情意的体现。

    谁都知道现状如何:明面上来看,只要云扬还在,只要商盟再搞来一定数量的天材地宝,就可以让云扬拿去交换,拿到另一份生命之气的机会自非渺茫。

    但问题却又非是如此简单,因为云扬早有明言,他进入这所谓的“灵之墓地”之后,能够拿到什么,却不是云扬自己说了算的!

    这次能够拿到生命之气,除了幸运之外,还有侥幸的成分,下一次呢?

    下次是什么,谁能说得准?

    也许生命之气就出现这一次,然后再也不出现了……

    有望接触到生命之气的机会或者就只有这一次,错过此次,就是机不再来!

    那么正在等待的人岂不是彻底抓瞎了?

    更有甚者,商盟此次筹措许多天材地宝,已经是消耗了极大人力物力心力,短时间内或者可以再筹措一次两次,却绝无可能太多次的筹集齐全优质资源,用以交易,等到下一次的时候,也许已经是……时不我待!

    宋长弓身子颤抖,缓缓转身,向着万清流与白玉玺深深地鞠了一躬,道:“两位兄弟,多谢了。”

    万清流与白玉玺嘴唇哆嗦着,良久才涩声道:“不用客气。这是前辈应该得到的。我等纵然羡慕,但是无论哪一方面,这一次的生命之气都不该轮我们享用。这是我们的自知之明,倒也不是特意的谦让,两位前辈无需放在心上,生死有命,运道亦有定数,这生命之气,命定就是两位前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