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九十九章 兄弟之情,江湖之义
    众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个密室之中,突然间满盈着生命的韵律!

    所有人本就散发出自身神识,密切关注云扬的手臂,此刻更加细致而微的感应到,以云扬胳膊上的那个封印为原点,正在点滴流溢出生命之气。

    一点都没有浪费的,悉数被宋长弓攫取,第一时间就进入身体经脉之中。

    而浪翻天一部分神识正自缠绕在宋长弓身上,更加感同身受的体会到,宋长弓那具已经油尽灯枯的躯体,竟然真的……在渐次焕发出新的生命活力!

    那已经全面干涸了的身躯经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点滴柔软起来……身体中,原本已经几乎不再流淌的血液,也又开始了流动……

    而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原本跳动得极为缓慢孱弱的心脏,这会竟然呈现出砰砰砰的跳动节奏!

    随着生命之气越来越快的输入宋长弓的身体,作为直接当事人的宋长弓,敏锐的感应到,原本早已经失去的力量与青春,生命的活力……那些早不可追的物事,正在快速回归,失而复得!

    他的身体,随着生命之气的持续灌输,渐渐在从里往外的沁出一些黑色褐色的污垢……

    那是堵塞了经脉的杂质,正在被迅速地排出。

    这种感觉,让他充满了一种新生的喜悦。

    “够了!”宋长弓在那生命之气输送到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突然全无征兆大声喊停:“老夫已经够了,剩下来的还有很多,快给我兄弟!”

    一边说,一边挣扎:“这些足够老夫活下去了,可以再活好长时间……快停止。”

    可是云扬却只得苦笑一声,沉声道:“前辈兄友弟恭之意,晚辈佩服,可是这股生命之气……当真只能够一个人使用,且不能半途而废……此际亲身接触生命之气后,才算真正知道什么是生命之气,所谓的生命之气,便是一段生命,一段生命的韵律,有头有尾,有始有终,一旦半途而废,便等于将一个生命从中间截断……这些个生命之气,封印里面的那些会逸散,而已经输入你身体的,也会倒灌而出……这是生命之气的死亡,前辈身为直接当事人,当真不知吗?”

    宋长弓呆若木鸡:“可是我兄弟又要怎么办?”

    “事在人为,一定有办法的。”

    云扬信誓旦旦的保证:“就冲两位老先生的这份深情厚谊,生死不弃,等我下次进去的时候,我会主动要求,哪怕多付出一些代价,也要将这生命之气再多带出一股。”

    宋长弓缓缓的松了一口气,道:“那,就一切拜托小兄弟了。”

    生命之气持之以恒的缓缓注入宋长弓身体,前后历时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已经全部输送完毕了。

    而宋长弓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无动静,却是进入到了深沉的入定状态之中,身体之上,更是罩满了一层浓浓的雾气,整个人笼罩在浓密的白雾之中,直接看不到了。

    再过片刻,浪翻天等人才如梦初醒,猛抬头之际,看着云扬的眼神,却是充满了前所未见的热切!

    这份热切,端的比之前要强烈十倍,又或者是百倍!

    尤其是万清流与白玉玺,那眼神直勾勾的,几乎要将云扬一口吞下肚子里一般。

    云扬打了个哆嗦,道:“耐心等待一会……我现在也很好奇,这生命之气到底能够给人带来什么样子的改变。”

    但见他伸出右臂,还看那原本封印着生命之气的位置,却是多出了一个充满玄奥意味的纹路。

    封印仍有余痕留在胳膊上,没有全然的消除。

    只是再感受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感觉,蔚为奇观。

    李一心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进来,满脸尽是欣慰的往着宋长弓身上那浓郁的白雾,感觉着那蓬勃的生命之力,老脸笑开了花,居然有几分意气风发的感觉。

    浪翻天转头,认真道:“李老请宽心,我这里尚有很多珍惜天材地宝,盟主之前郑重说到,若然生命之气是真,那就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你们恢复青春,不再受寿元大限羁绊,一定不会太久。”

    李一心安然的道:“多谢盟主盛情,但我已经心满意足,实在不敢奢望更多。”

    他笑了笑,尽显满足意味的回忆道:“当年,我和大哥运气很好,不过初涉江湖,就得以加入下品天运旗宗门,更被择为真传弟子,虽然门派在争夺天运旗拼斗中被其他宗门兼并,但我两人却是一起被收编,更因此成为中品天运旗门下弟子,再后来,又被上品天运旗所属宗门看中,成为其门派弟子,得传上乘心法,一路并肩前行……”

    “其实大哥的运道一直比我好,只不过他不如我有一个好大哥!”

    “当年中品天运旗的时候,先选中了大哥,大哥说:我有一个兄弟,比我资质更好。”

    “上品天运旗的时候,还是大哥说:我有一个兄弟,比我资质更好。”

    “就这样,我们始终在一起。”

    李一心轻轻的笑着:“真的,即便门派负责之人再三申明,就只招收一个弟子的时候,大哥也还是这么说的,坚持一定要带上我……”

    “人总说,斗米恩升米仇,我却觉得那不过是彼此情谊没有真挚的借口,否则,我若非无止境的剥削大哥,就是早早害了大哥,成就自己!”

    “而今商盟能够为大哥找回青春,我已经足感盛情,再求更多当真就是奢求。”

    李一心道:“所以……商盟上下亦有许多人立下汗马功劳,并不逊色于吾兄弟,岂能就只因为顾全我们兄弟两个人,便抛费偌多,尽耗盟内资源,于理不合,于情亦是不该。下一次就算当真仍有生灵之气,也不该再考虑我了。”

    他轻轻的笑了笑:“我们兄弟在垂暮之年,能够得到一次机会,已经是太多,已经是足够了。”

    众人闻言之下,登时齐齐沉默。

    李一心的话大有道理,所谓物以稀为贵,生命之气神效如斯,就当前而言可谓是无价之宝,前一次价值至少四十万以上上品灵玉的交易,更多在于试探,在于确认,得到生命之气乃属意外之喜,令宋长弓等四人来到,于这四人固然是机缘,但又何尝不是以这四人为实验对象,以确定生命之气的效能,使用次数等,

    而今生命之气的效能得以证实,再之后便有生命之气,即便以宋李二老的功绩,先后占去两次机会,也会招徕莫大诟病,确实是于理不合的。

    然而于理不合,于情却非不该,这点却又是众人心中明镜一般的事情!

    浪翻天沉吟了良久,这才郑重的缓缓说道:“或许李老认为这已经够了,但我认为还不够。第二次的交易势在必行,若是有生命之气,便一定给李老你,你们要不要是你们的事,但我们争不争取,却是我们的事。”

    李一心沉默了许久,道:“大哥始终比我有眼力,大抵这就是我们为天下商盟效力的根由吧……”

    他微微一笑,轻声道:“此生总算没有所托非人。”

    他看着云扬,问道:“云兄弟,我说的这番话,你可能明白吗?”

    云扬谨慎地考虑了半天,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没有说话,然后才慎重的说道:“我想,我明白。”

    李一心满眼欣慰的笑了起来,裂开已经没有了牙齿的嘴巴,笑道:“希望你能够真正的明白,有所明悟。”

    云扬脸上显现出一丝悲凉,道:“我明白,但我多半是做不到的。”

    李一心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道:“自承未必会做到的人,往往反而会做得到。但有时候豁尽心力的做到了,还不如做不到。”

    云扬长长叹息一声,道:“是。”

    李一心这才放松的舒了一口气,道:“看来你是真的明白,倒不曾枉费老朽这番口舌。”

    云扬没说话。

    良久之后,云扬问道:“李前辈,前辈与我不过初识,为何要对我说这都些?”

    李一心满是老人斑的脸上露出来和煦的笑容,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止不过是一句俗话,但是人之将死,会有一些平常所不能有的感悟和远视,这你能知道能理解吗?”

    云扬点头。

    李一心道:“我感觉到,我会在这九尊府住一段时间,也许是我的余生。”

    他微微笑着:“云小兄弟,这是我一生总结出来的几句话。我感觉你是真的不错。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

    “当然最关键的,是我感觉你……有希望。”

    李一心跟云扬所说的话,全程都很模糊,但在某一方面,却又表达得似乎很明确。

    云扬感觉自己貌似是听懂了,却又似乎没听懂。

    这个感觉对于自诩智慧高绝,妙算神机的云扬而言,是一种很特异的感觉!

    浪翻天在一边沉思着,轻声问道:“那……李前辈,您觉得,天下商盟……有没有可能……”

    李一心考虑了一下,轻声道:“天下商盟……单只一个盟字,便已经是牵绊太多!”

    浪翻天脸色有些变化,道:“牵绊太多?”

    “这是好事。”李一心道:“却也未必是好事。”

    浪翻天沉吟了一下,道:“何以见得?”

    李一心眼帘垂了下来,半晌都未作答,再过片刻才道:“高层太过重情重义。”

    浪翻天不明白,道:“重情重义,难道一件好事么?”

    但是李一心就此闭嘴,一句话也不说了。

    浪翻天对此很不甘心,却又无法再闻,一个人在那里揣摩,但是越来越是眉头纠结,良久之后,问云扬:“云兄弟,重情重义,不算好事吗?”

    云扬愣了愣,道:“当然是好事。”

    浪翻天道:“那,那为什么李老说是牵绊!?”

    云扬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貌似……这还不是我这个层次可以解读的事情……”

    浪翻天神色一阵怔忡,喃喃道:“情与义,江湖之根本啊。”

    云扬看着他,心中尽是连连翻腾。

    情与义……的确是江湖之根本所在!

    但是……情与义,却又不是霸业的根本!

    看着这位天下商盟的副盟主,想起天下商盟的盟主大人那句话: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两位供奉回复青春。

    这个承诺实在太大了,也太过了!

    云扬随即又想起与天下商盟建交以来的相关一切。

    云扬登时明白了李一心所说的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个中深意。

    但是,却无法说明。

    而这种无法说明,内里却充满了无奈,更加的无法解释。

    念头瞬动之间,云扬心中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天下商盟,势力强大,实力强大,这不带眼。

    却止步于中品天运旗层次,这就有些不合事理了。

    就只止于圣尊强者,自己今天就已经看到了四位圣尊,而且还都是濒死的!

    那么天下商盟的圣尊强者总共该得多少呢?

    最少,最保守的估计,也不会低于十位吧?

    更高层次的圣君强者有没有?

    很有可能也是有的!

    可这么强的实力,竟然还只是中品天运旗?!

    心念至此,云扬反而不愿意再想下去。

    因为……这个若是想得深入,未免太伤人,太过摧磨己心!

    而云扬,可不想在这一方面自损信心,斗志不复,得不偿失!

    虽然这个事实乃是现实,纵然如何的残酷也不能抹杀!

    ………………

    <本章四千字哦,我在湖南,单挑了永州,一个人将所有人全部喝翻了;体会到一种感觉: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