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商盟上一次给出的物资,按照正常的市场定价而言。”浪翻天与风过海商量完毕,道:“大约可以折合上品灵玉六十万块!”

    “按照原本说好的,我方给出上佳的天材地宝与奇金异铁交易云兄弟此次进入灵之墓地的收获,然而这生灵之气太过珍贵,当真按照这样交易,云兄弟未免吃亏太过,所以说……若是云兄弟对这个定价没有异议的话,咱们商盟就算是差下了云兄弟四十万上品灵玉,或者价值四十万上品灵玉的物事!”

    “云兄弟,如此交易你意下如何?是否尚有异议?直言无妨!”浪翻天谨慎地问道。

    现在情势于之前截然不同,云扬给出的生灵之气应验如神,且数量稀缺,自然而然转为强势一方,浪翻天的姿态一下子放低了许多

    “我基本没有意见。”

    云扬略略斟酌了片刻就同意了。

    生灵之气,对方给出的是最高价,而那些物资,天下商盟自己折算的,却是中间价。这样一来,只是中间的差价,就已经是巨大的数目!

    这桩买卖,无论从何处说,天下商盟都是诚意满满。

    平心而论,之前彼此交易早已谈妥,双方交易筹码便是一次资源供给交换云扬一次灵之墓地所得,现在因为灵之墓地给出的好东西,大大超出预期,也是人家商盟的眼光好,实打实的投资获利,不给云扬补足差价,也无可厚非,而今却主动提出补足差价,便是释出更多的善意加诚意!

    云扬心中更是佩服:“这位天下商盟的盟主,倒真不愧是一个人物!光只是这份魄力,就已经足堪令人心折不已,怪不得能够创下天下商盟如此大的基业。”

    “那么云兄弟,相关差价你是想要灵玉,还是想要物资?”浪翻天问道。

    云扬想了想,道:“十万上品灵玉,三十万的天材地宝和物资;浪副盟意下如何?”

    浪翻天毫不犹豫:“好,就此一言为定。”

    随即就打开自己的空间戒指,在里面翻检了一番,将捡取物事另存于一个空间戒指给了云扬:“云兄弟,这里面有十万上品灵玉,以及价值三十万上品灵玉的天材地宝。风掌柜,你给云兄弟说明一二,云兄弟来到玄黄界不久,未必能够尽数识得。”

    风过海颔首:“好,应有之意。”

    两人倒也不含糊,就在原地粗略看了一遍,风过海对于浪翻天给出了这批天材地宝展开刨铣,堪称信手拈来,一一道出来历,最终总结三十万之数只多不少,大约可以到三十二三万的样子。

    云扬也招呼小胖子过来,小胖子粗粗估价,评估这些个天材地宝总价值该三十四万左右,只多不少。

    严格来说,这两人之间的估价诧异明显,至少差出去一万上品灵玉的样子,那可是好大的一笔财富,却明显风过海将总价估得低了,更进一步展现出天下商盟的诚意,当真已经是去到了极点。

    生怕有任何的不愉快打搅了后续合作。

    这种姿态有了,态度有了,资源也有了;大家自然就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就当前而言,这一次进去的代价,明明已经付过了,就是之前的那三株上佳的灵植以及十多块奇金异铁,现在多出来的这四十万上品灵玉,就与给云扬私人的差价报酬无异了。

    又或者说就是天下商盟给云扬的好处费,嗯,这次做生意的……利润。

    只不过,一次四十亿下品灵玉的好处费,已经超出大手笔的范畴,直接就是太夸张了。

    云扬倒也不乏投桃报李的之意,见好就收道:“这批天材地宝按照三十万来计算。等于下一次的交易提前收了三万上品灵玉。”

    浪翻天等人客套几下之后,就答应下来,算是皆大欢喜。

    云扬心里很清楚。

    对方之所以会表现得如此客气,完全是因为灵之墓地的缘故,或者说是因为里面那位又是神识压制,又是神识封印的那位大佬。

    实在是太忌惮里面那位大佬了。

    这才是理所应当的现实。

    若不是自己有这样的手段,恐怕这时候早已经被抓了起来,一世无能得脱。

    所谓空灵之体的天赋虽然稀罕,或者绝无仅有,却绝非不可取代,至少远远不足以与灵之墓地的收益相提并论,自己能够开启灵之墓地,才是自己保命全生的最大底牌!

    但对方忌讳是一回事,能够公平交易彼此尊重,却又是另一回事。

    自己虽然占得优势,却也不能太过分了,否则将令原本愉快的合作生出龌龊,那就不好了……

    “既然如此,云兄弟,你打算什么时候再进去?”浪翻天素来沉稳的面容上透露出来迫不及待的情绪。

    万清流与白玉玺也是目光灼灼。

    这次再进去,意义又与前次不同,牵扯得太大了。

    生灵之气可不是只有李一心迫切需要,自己两人也需要,也是迫切需要。

    我们俩……也没几年了啊……

    风过海替他俩将话问了出来:“现在能接着进去不?”

    云扬苦笑起来:“风老,这话……您也问得出来?”

    风过海也是尴尬一笑。

    他明白所有,但是别人不明白啊。

    “现在进去,从理论上来说,确实是可以做到的。”

    云扬无奈的,却是坦诚的说道:“毕竟,灵之墓地里面那位前辈,骨子里也是很迫切需要这些东西的……从这一点来说,我们进去的次数越频繁,对于他来说是越欢迎的。”

    “但是,我们若是现在就进去,而且还带进去足够的天材地宝,两次之间间隔的时间如此之短,给出的资源还这般优异,远超之前……难免会给对方一种感觉,那就是我收集这些东西变得容易了,难免会降低交易收益。”

    云扬道:“光是降低交易收益已经是大大不利,更有甚者,若是被里面那位前辈直接定死了交易的期限……那我们可就变得太过的被动了。就算不定死,只需要提高一些交易代价,我们也会变得愈发艰难,相信贵盟能够筹措到的资源也是有极限的。”

    “基于这个前提,我希望之后进去交易物事,不会因为焦躁而变得水涨船高。”

    云扬真诚的说道:“所以我们的要求前提,该是长久的合作,若是令到形成困难甚至困境,就是舍本逐末,未来难期。还有就是,生灵之气固然珍惜,应验如神,但贵盟中如宋李二老以及万白两位这样为寿限所困的前辈不会太多吧,相信商盟也不会将注意力全部关注于生灵之气上吧?我想,灵之墓地中未必没有比生灵之气更出色的好东西,盲目获取生灵之气消耗了过多的资源……若是到时候反而没有资源换取更好地……呵呵……”

    最后,两声呵呵,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