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信心满满是一回事,可天下商盟方面却又怎么可能放得了心呢?

    现在九尊府的情况几乎一目了然:一共就小猫两三只;顶端战力,倒也勉强可以与下品天运旗的最末尾几名的高层一战;但只要人家拉出顶端战力乃至咱们综合战力决战的话,你们就又不够看了。

    就你们招收的那些个弟子……分明就是一个个资质奇差,根本就没有拿得出手的好么?!

    相关天运旗的争竞战斗,一共要战斗多场;包括己方最巅峰战力一对一决战一场。

    这一场多数由各自门派的最强高手出战。

    然后是两派之间的顶层战力决战,基本都是三场,但也有少数是视当时情况而定。

    再接下来的核心弟子之间战斗,这一层则最少五场,无人对战视为不战而败。

    此外,还有最后的战阵之战,也就是集合本派精锐战力的综合战法,倾巢而出,自不待言。

    是故名义上的四轮大战,但实际上的比斗场次,每每十场都不止。

    其中的核心弟子战斗,惯例是五局三胜制,而作为挑战方,也唯有先胜了这一场,才有资格进入下一步的顶层战力之战。

    顶层战力之役,惯例是三局两胜制,而这一场,也是挑战方必胜才能继续之后的战局。

    因为不胜即刻失去后续挑战资格!

    再之后的便是战阵之战;这一战倒是没有严格要求,输了赢了都能进入最后的巅峰之战。

    不过战阵之战向来是四轮战役中出现伤亡最多的场次,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在这里尤其适用,基本这一轮过后,无论挑战者还是护旗宗门都要损兵折将,元气大伤!

    最后的巅峰之战,对战者通常都为本宗门的最强战力,为这场竞旗之战画下句点。

    竞旗之战只要能够获得三胜就可以取得挑战目标的天运旗,但唯有四战全胜的新晋宗门,才拥有即时再往上一名挑战的机会;若只得四战三胜,仅可获得晋级下品天运旗最后一名的资格而已,想要更进一步,需要等到三年之后,才能再战。

    换句话说:若是能够一直保持四战全胜,就能不断的往上冲,只要每一次间隔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就行,所以理论上,在短时间内获取许多天运旗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但现在的问题反而是……九尊府实力太过不济!

    至少在浪翻天等人眼中,云扬的九尊府,任何一场战斗胜利的希望都没有!

    一战胜利都属奢望,谈何获取天运旗,乃至四战全胜乃至连续挑战排名更前面的天运旗派门!

    史无尘等人的修为虽然不俗,但这些家伙在下品天运旗排名前几的门派之中的定位,充其量也就不过是核心弟子的修为而已,现在距离竞旗之战开启已经没剩几天了,只得这么短的时间里,当真能再做突破么!?

    哪怕是一个半个走了狗屎运,有所突破……也绝对没有可能全部突破提升,拥有将下品天运旗最后一名苍梧门拉下马的资格啊!

    浪翻天忧心忡忡的走了。

    “最多七天,我会回来!”

    浪翻天五个人拔身而起,冲天而去,疾驰南天。

    ……

    宋长弓与李一心兄弟两人就在九尊府住下来,宋长弓很是安分,就呆在云扬划给他的小院子里,足不出户。

    当然,他的安分主因是他的兄弟,从早到晚,都一直用自己的精纯玄气为自己的义弟调理经脉;这个工作几乎就是昼夜不停,不曾有丝毫倦怠。

    对于此举,李一心百般劝阻,宋长弓却是全然的置之不理,自把自为。

    “希望,是两个人的,不是一个人的。”宋长弓很是执拗。

    “若是只能一个人拥有,毋宁两个尽皆不取,共走九泉才是正经。”

    “我们兄弟做不来惊天动地的大事,但这份兄弟之情,却不容亵渎,不容玷污,也不容抹杀!即便是我们彼此!”

    ……

    而在浪翻天等人离去后的第二天清晨,天残十秀的最后两人,紫袍金针吴梦幻,星魂刀客洛大江脚前脚后来到了九尊府。

    天残十秀,这十块传说中的绝品磨刀石,在此之前,已经许久未曾凑得如此整齐了。

    如今,终于在这九尊府久违的汇聚于一处。

    不仅是云扬,就连他们十个人自己之间,也都感到了久违的蔚然。

    吴梦幻与洛大江两人之所以来得如此之迟,除了他们的路程最远之外,还在于这两个人乃是携家带口一道前来的,而且他们在来此之前,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九尊府不予收留的问题。

    两队车马在九尊府山门前不期相遇。

    吴梦幻径自从车辕上跳下来,眼神幽幽的看着九尊府的山门,良久良久没有动作。而另一边,洛大江也是同样的举动。

    两人都看到了彼此来到,但又仿佛没有看到。

    又过半晌,络大江一语轻叹:“看来你决定了。”

    吴梦幻悄然回应:“是啊,你也决定了。”

    两人依然没有看对方,却脚前脚后地怆然笑道。

    “既然史无尘他们都已经来了,想必这九尊府乃为十秀归处,不会让我们失望。”吴梦幻续道。

    “就算是失望,也不过是最后一次失望罢了。”洛大江面色淡然如水,语气亦平淡如水。

    “嘿嘿……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何等欠缺加入某个门派的机会,可是真正投身过去的结果,就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与羞辱……”

    吴梦幻道:“这样的羞辱,之前已经承受太多,早已不甚在意。但若是这一次,来自咱们天残十秀的引荐,最终也沦落到那等境遇,我只怕会受不了。”

    洛大江沉默了片刻,喃喃道:“希望这一次,能够真的拥有一个遮风挡雨之地,这样的愿望,真的很奢侈吗?!是真的很奢侈!”

    两人仍旧没有照眼对方,但却不约而同的大步上前:“烦请通报,紫袍金针吴梦幻,星魂刀客洛大江前来投效山门!”

    话音未落,山门呼的一下子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