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大江的父母满脸尽是无奈的在一边看着,脸上是深深的痛惜,欲说还休。

    显然是这一幕已经看过太多次,不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当真开口,该劝谁,又如何劝得动,不过进退两难,怎么都不对。

    “哎呀呀,原来是江落落姑娘当面。”

    云扬哈哈一笑:“江姑娘驾临本府,乃是九尊府的光荣,请进请进,江姑娘这番大驾光临,令到本府蓬荜生辉……云某打眼看到姑娘的第一眼,就心生很想有江姑娘这样一位朋友的念头,快请进,快快请进。”

    一边说,一边对江落落使了个眼色。

    江落落眼珠一转,面容亦是一转,嘿嘿一笑,爽朗的道:“云尊主好,小女子江落落这厢有礼了,以后云尊主你就是我的朋友了。嗯,咱们一见如故,生死之交。”

    云扬哈哈大笑:“不错不错,咱们一见如故,生死之交。江姑娘,快快请进。”

    云扬这边话音未落,江落落二话不说,径自昂首挺胸的走进了九尊府,竟是再也未理会络大江。

    洛大江焦急:“云首尊,你……江落落,你不能进来啊!”

    江落落昂着头道:“你说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没听说是我的好朋友云尊主邀请我进去的,跟你有啥关系?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干涉我的自由!我现在可不是跟着你来的,我是来拜访我好朋友的!云尊主,是我的好朋友!”

    洛大江:……

    “洛兄弟。”云扬面色温煦依旧,悠悠道:“朋友远来,地主之谊是一定要进的。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嗯,今晚上,为你们接风洗尘!”

    直接打断了洛大江的话,殷勤地接着吴梦幻与洛大江的家人进入了九尊府。

    吴梦幻一直在一边看着,嘴角忽而露出来一个由衷的笑容,神色也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哈哈笑道:“既然是接风洗尘,不知道有没有酒?可管够吗?”

    “自然是有的,而且是好酒,管够喝!”

    “太好了太好了……”

    吴梦幻更无废话,径自与云扬并肩走进去,对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口的洛大江置之不理。

    洛大江呆呆的站了一会,眼中悄然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轻轻叹了一口气,也跟了上去。

    眼睛悄悄地看着在云扬身边跟随着的红衣身影,闪出缕缕柔情。

    此时意外发现江落落蓦然转过头,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然后哼的一声,扬起了头,高傲的往前走去。

    洛大江心中登时一柔,他如何看不到,刚才少女眼中盈满泪水,随着这一转头,点滴洒在了空中。

    他更能体会到,少女现在的心情,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一点点一微微。

    “也许,这九尊府,真正是改变我命运之地,希望此府不会因为我的到来,引发灾厄。”洛大江心中喃喃的说道。

    ……

    当天晚上,为了迎接洛大江与吴梦幻,董齐天善心大发的放假一晚上,让天残十秀团聚大喝了一顿。

    不过美景从来不得常,仅止于喝完这顿酒,洛大江与吴梦幻两人也随即便开始了他们的地狱之旅。

    当天晚上的酒桌上,共得十二个人尽皆酩酊大醉。

    云扬,钱多多;加上天残十秀。

    黑雾公子石不佳,白刃无痕任轻狂;三秋剑客史无尘,黄衣霜剑兰若君;紫袍金针吴梦幻,金手书生铁擎苍;毒心大夫平小意,星魂刀客洛大江;九泉幽魂孔落月,长天刺客郭暖阳!

    ……

    天残十秀久别重逢,终于得以再聚一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说不完的经历,都有每个人说不完的心酸苦楚,道不尽的委屈憋闷。

    但是,此番聚在一起,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道出自己的别后遭遇,尽都挑一些江湖趣事来说,尽是妙语连珠,满室欢声笑语,氛围欢愉之极。

    然而喝到最后,十个人酒兴早到酣处,吴梦幻忽而一个哈哈,紧跟着长啸一声,嘶声道:“今朝日月不复昔,从此不做磨刀石!”

    九个人闻言一愣,随即不约而同的大喝一声:“好,从此不做磨刀石!”

    坐在首位的云扬,面容转为淡然,慢条斯理的道:“我倒是觉得,磨刀石也没什么不好的。”

    云扬此言一出,十个人登时齐齐怒目而视,睚眦欲裂。

    磨刀石的耻辱,已经压在他们太久太久的岁月,如今居然有人当着他们的面说:磨刀石也没什么不好?

    哼……这话说好听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不好听的,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嘲笑,揭在场十人的伤疤好么。

    但说话的人偏偏就是云扬,天残十秀对于云扬这位九尊府的掌舵人还是很尊敬的,虽然心生不不岔,却终究什么也没说,但众人情绪却一下子低沉了下去,不复之前的激扬振奋。

    这也就是这几人对云扬观感极高,但凡心里略微阴暗点的,只怕就要怀疑云扬致力收揽天残十秀的动机了,是不是要将我等打造成为九尊府专职的磨刀石,给我等一个栖身之所的同时,还要将我们彻底桎梏在此地,将我们利用到底,利用到尽呢?!

    否则,何出此言?!

    “不知在这位眼内,心中,所谓的磨刀石究竟是什么?”

    云扬低沉的说道:“首先,任何人也不能否认的是,磨刀石有其价值。若是没有相当的价值,就算你想成为磨刀石,也难得会有人找上你吧?!这个道理,诸位认为,通是不通?”

    石不佳剑眉一扬,道:“这一层我们自然是明白的,但是这些年的……”

    “你们以往经历遭遇我不管,那与此刻的议题无关,等以后用得着的时候再说。”

    云扬截口道:“我就只问各位兄弟,在沦为磨刀石的这些年里面,你们的自身修为增长得快不快?进境高不高?”

    “当然是有所成就的!若是全无斤两,岂不早就被欺负死了?”洛大江道。

    “嗯,那诸位在这些年的遭遇战之中,战绩又是如何,是否是全然的败绩吧?”云扬面色如恒,不动声色的追问道。

    “怎么会是全然的败绩,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是败少胜多,甚至是绝少败绩。”吴梦幻傲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