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九尊定序的规则很简单。

    十个人,分为五组,抽签决定首轮对战人选。

    如此战罢第一轮,自然会诞生五名赢家与五名输家,胜者晋级。

    第二轮,赢家组五人再抽签,四人分两场再战,剩余一名轮空之人待命。

    第二轮战罢,两场战事的胜利者自然晋级,而轮空者则抽签决定与那两个第二轮战败者之一决战。最终,会现三个最终决战候选者。

    第三轮,由这三名最终决战候选者轮番厮杀,决出最强,便是众人心心念念的第二尊了!

    九尊府二号人物,次尊!

    次尊之下,另外两个决战候选者以战绩分列第三尊和第四尊。

    剩下的人继续抽签再战,决出之后五六七八九尊位。

    除掉排名在最后的那两个人,九尊府的九尊定序大抵就是这么决定下来了。

    而剩下的两个人,则会担任九尊府其他职务,比如刑堂,比如战堂,比如……别的。

    不得不说,规则真的很容易,基本搭眼一过就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没有人质疑这其中会否有运气成分,因为运气本就是修行者综合实力很重要的一个组成成分,甚至有一句流传亘古的话深入人心:运气来了,城墙挡不住,猪,都可以飞上天!

    史无尘第一个站了出来。

    “我先来!”

    他这会可是一肚子邪火地站了出来:“你们一个个的不是都看我不顺眼么?我第一个抽签!我告诉你们,不管我抽到谁,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等着吧你们!”

    九个人闻言不以为忤反而齐声大笑:“谁要你手下留情?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史无尘怒哼一声,大踏步走上前,一伸手,毫不犹豫的抽出来一个字号,打开一看,顿时哈哈大笑:“孔落月!出来叫哥哥!”

    孔落月冲冲大怒的一跃而出,摩拳擦掌:“正要教训教训你这个混账东西!”

    接下来,石不佳抽到了铁擎苍,任轻狂抽到了郭暖阳,兰若君抽到了吴梦幻,最后的洛大江自然而然的匹配到了最后的对手,平小意。

    这个结果一出,洛大江的脸一下子就扭曲了。

    其他人看着他,也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要说这些人之中,大家最不愿意与之对敌的,大抵就是平小意这个家伙了。

    这货号称‘毒心大夫’,可绝对不是如当初他所说的宁可自己吹出去的外号,当真是名下无虚,浑身是毒,哪怕修为比他高,一不下心也会着了道儿。

    而洛大江初战抽到了平小意,即时让其余人等松了一口气。

    毕竟第一轮战事与尊位排名直接挂钩,一旦失利,就此与靠前的尊位无缘了

    本来首轮的五场战事,最初打算的是同时开战,云扬却在战事将启之际,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还是一对一对的逐一开战吧,这点时间还是有的。”

    云扬道:“大家也能够从各自的对战之中领会一下,籍此熟悉一下咱兄弟们彼此的战斗方式,相信之后战斗配合之时,大家也能心里有数,自有默契。”

    众人都点头,觉得有道理,对此并无异议。

    唯有董齐天转头看了云阳一眼,眼神中闪过一抹淡淡的赞许。

    当先开战的两人,乃是史无尘与孔落月。

    两个生死弟兄不差前后的跳了出来,史无尘手里的自然是他成名已久的三秋剑;而孔落月手中的,却非是之前战斗所用的那口长剑,取而代之的,乃是两件看起来色泽漆黑的古怪兵器。

    这两件兵器的造型就像是两根尖锐的锥子,兵器前端尽是充满了奇异纹路的锋锐。

    孔落月淡淡的说道:“史无尘,你今天霉运冲天,背到家了,我掌中的这两件兵器从未曾献诸人前。这两件兵器名为暗魂刺,非但锋芒险锐……更兼内藏机关,藏有无数的暗魂针,随时可能倾盆显现。防不胜防。”

    他淡淡的笑着:“所以……史无尘你可一定要非常小心,非常注意了。别等下被我算计到了,却哭着喊着不公平。”

    史无尘大怒,剑光一指:“你丫的废什么话,上来领揍!”

    这段时间里,其他的九个人几乎就是众心一意的针对史无尘,就因为自己领先了一步,史无尘心里早已经憋得要爆炸!

    这一次乃是名正言顺的出手反击机会,史无尘自然要大大的发泄一番。

    更何况……自己手中还有老大特意给准备的杀手锏……

    哼哼哼!

    真以为我的三秋剑,还是以前的三秋剑呢?

    史无尘自信胜券在握,无往不利!

    董齐天初初漫不经心,毕竟对于他的真实级数而言,两个圣级修者之间的对决,还不是生死对决,只是同门竞争,实在没有太多的兴致,可是搭眼看过两人此际的气势,勃发的战意,神情转为专注。

    以他的修为而论,作为这个层次对决的裁判,并没有太过专注于战斗细节的必要,即便有任何的意外情况发生;都可以轻易化消解决。

    虽然到了史无尘等人这等层次,毫厘之差便是决定胜负之瞬,即便是此刻非是生死相搏,只论胜负,但动辄仍伴随有石破天惊的响动,危机随时存在。

    董齐天仍旧不需要太过关注,顶多也就是不敢太过大意而已,但随着史无尘两人的才一动作,气势战意远非寻常圣级修者之间的战斗氛围,倒是让董齐天更多了几分认真与关注。

    这两人……气势怎么这么强?

    至于云扬则是紧紧的留意着两人的一应眼神表情,尤其是那些不属于战斗的细微动作。

    董齐天的工作乃是判定胜负,并且在出现意外的时候,第一时间予以制止。

    而云扬却要籍着此次对战,判定出眼前一干人的人品心性,还有大局上的胜负心态。

    个人修为实力强弱还有今天会战的胜负固然重要,影响众人今后在九尊府的身份地位,但太过注重却难免过犹不及,反而是人品和心性才是成大事的关键条件。

    随着场中一声清啸,两人同时动作,战成一团。

    但见史无尘手中剑蓦然挥洒,一股三秋萧瑟的寞然气势,陡然涌现当场,迅速蔓延开来。

    现在分明是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的初春时节,但随着史无尘的剑光闪动,与会的一众旁观者却分明感觉到了一股秋意。

    秋凉。

    萧瑟。

    天高云淡。

    <没喝,但是……有点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