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无尘对落月
    眼见史无尘一上手便即全力施为,对面的孔落月自是不甘示弱,双手陡然一翻,那两柄黑漆漆的暗魂刺一上一下,交相辉映出幽幽光芒,整个人便似乎一下子隐入了黑暗之中,登时与弥漫秋意显得格格不入,泾渭分明。

    那观感,便如是幽魂一般,水乳~交融一般融入黑夜之中,浑若天成。唯有那两点幽光,宛如幽暗中最后余烬,在明明灭灭的闪烁不息。

    下一刻,史无尘飞身而起,长剑扬空闪烁,一道寒凉秋意,宛如匹练一般的划开空间,当头劈落;在下落的过程中,又自滋生出呼啸秋风,席卷四野。

    招行半途,剑芒更化作了弥空秋雨倾盆洒落,将整片场地尽数笼罩,竟是大范围无差别攻势!

    有道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单只看到史无尘这一剑,之前所有叫嚣着要将史无尘淘汰出九尊序列的天残十秀众人,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空前凝重。

    不意史无尘的剑术,居然已经达到了这等骇人地步,大大出乎自己原本的评估。

    剑意沛然!

    直至此刻,史无尘的声音才悠悠响起:“孔落月,你自恃有杀手锏在手,目空一切,吾倒要看看你能接我几剑,这是吾萧杀愁怀剑法的第一剑,暑后秋意漫天来,不怕告诉你,这一招的名字,便是立秋!”

    孔落月面色如恒,身子恍惚一晃,整个人便如幽魂一般的化作了一团阴霾雾气,忽的一下子拉开了十丈距离,身遭更是鬼雾升腾;那两道黑色的幽芒更是一上一下奔腾而出,行至半途之瞬,又自化作了一高一低的两道黑色长河,翻涌波动,浪奔浪流,最终冲天而起,将那漫天秋雨秋风直接挡住,似是意欲逆势而出,大举反扑。

    与此同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同步响动:“鬼门关开,冥河来!”

    随着当当两声轻响,弥漫秋意与鬼雾齐齐再度高涨,自两人交手的方圆十丈范围,忽的一声暴涨到足足笼罩了五十丈空间;更有一道青衣人影,弹射而起,扶摇而上。

    那是史无尘,人与剑和,身剑合一,直冲霄汉,攀升速度奇疾。

    随着史无尘的剑光越空而起,下面又有两点幽光衔尾追杀而起,宛如滚滚冥河夹杂着两点亘古不曾熄灭的幽光,威势较之之前更甚三分。

    众人尽皆目光投注,眼见那极速攀升至剑光当空一展,化生点点寒星扇形的坠落,落到一半,寒星已然化作了漫天白霜!

    “秋意寒露霜万重!再接我白露之招!”

    眼见恶招再来,那滚滚翻腾的冥河陡然倒卷而回,孔落月一声长啸之余,黑色身影宛如箭一般的斜刺里射出,他本身虽然极速趋避,其手中的两道寒光却又瞬转,再撼史无尘秋意之剑。

    “望乡台上,一回首!”

    “再回首!”

    “望乡台上,一步三回头!”

    幽魂一般的暗魂刺,一而再再而三的连连涌动,再化逆流而上的冥河,浪卷翻天,更有大量冥雾滚滚升腾,声势似乎更在史无尘秋意之剑以上。

    看到此处,董齐天径自摇了摇头,云扬亦皱了皱眉,其他天残八秀也尽都是现出遗憾的表情。

    因为战到此处,已经可算是分出了胜负,孔落月落到了全面的下风。

    虽然当前局势仍形平稳,甚至还是孔落月三招连环,略占优势,但真实情况又是如何呢?

    史无尘迄今为止就只出了两招,只出动了三秋剑法之中的立秋、白露;更后面的中秋深秋之招都还没有施展;而孔落月却已经是用出四招来应对。

    当前局势是一回事,但单就各自的后劲底牌而言,孔落月已经落入了极为被动的状况。

    这一点不光是董齐天云扬看得分明,其余的天残十秀也都深谙于心,对于此战有了大致的判断。

    果然。

    史无尘剑光闪动,不止是原本正在下降剑光,地下竟亦有滚滚剑芒升起,形成上下夹击汇流之势,随即,又有一道寒芒便从上下的空隙之中,以横空而出之势,强袭孔落月!

    “一秋分开天与地!接我秋分之招!”

    那一道寒芒,因天地汇流之剑滋生,极速越空而来,非但强势穿破了孔落月的冥雾,更直冲孔落月的咽喉要害。

    只是这走势无匹的一剑,在即将命中孔落月的最后一瞬,突然微微一缓,剑尖亦随之下垂一分,偏离了最初既定落点一点点。

    原本孔落月上下交错暗魂刺,勉力凝招,一个狰狞的鬼头将成未成,聚力不足;但就是这一缓,虽然只是毫厘之差,却给了他一个转机,但见其目光闪烁,于间不容发的瞬间强吸了一口原气,已经成型的骷髅头反而蓦然消散,大喝一声:“来,拼一个!”

    暗魂刺正面迎击,与来袭的三秋剑以最直接最强猛的方式对撞在一起。

    但闻轰的一声爆响,青衣纷飞,史无尘一个跟头翻了出去,轻飘飘的落地;对面,孔落月歪歪斜斜的退出三丈,脚下踉跄,好一阵摇晃。

    史无尘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孔落月勉力站稳身形,抬起头苦涩一笑,沉声道:“我败了。”

    史无尘沉默了一下,道:“你暗魂针还没有出,这认输不会不甘心吗?”

    孔落月怒道:“你丫的少得了便宜卖乖,身在局中,胜负自知,你丫的现在比我强那么一点点好了不起吗?就算我出暗魂针一搏又如何?搏一个你重伤,我死?!”

    史无尘哈哈一笑,道:“兄弟,哥哥承你的情。”

    孔落月一撇嘴,道:“稀罕么……”

    话音未落,早已经将暗魂刺收进手中一转消失不见,转头走了回去,大声道:“他奶奶的,我输了!一坨竟然比以前强了那么多?!真正是没天理了!”

    天残十秀余者尽皆大笑连连:“你丫的连一坨都赢不了,还好意思说嘴!”

    场面顿时沸然,笑闹半晌。

    云扬的脸上亦露出来微笑,心下甚慰。

    若直说胜负对战,史无尘无疑是是占了上风,这点毋庸置疑,大家都能看出来;然而当真要是生死相搏;孔落月却未必便落下风;暗魂针一出,最次的结果,也是……史无尘重伤,孔落月败亡。

    而另一个结果可能性是更大的结果却是:同归于尽,携手九泉!

    孔落月在分出胜负的最后时刻,放弃了早已布下的必杀之招暗魂针,可说是杀手留情,实打实的让了一招。不过史无尘也是在最后一刻,刻意留手,不曾将必杀一击使尽,留情更早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