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软柿子变铁板
    用一句不客气或者大实话来说,就是……若是按照平常一般人的修炼进度的话,练个两百年之后……大约就可以去参战了。

    九尊府的修行氛围无异绝佳,灵气滚滚浓稠如液,几乎是吸一口气就能提升一截修为,但是……你也要有提升的时间才行啊!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如何都是赶不上半年之后的这一场天运旗大比。

    更别说在大比之前,还有江湖淘汰战这一天运旗大比的资格前哨站。

    九尊府上下正值发疯一般的勤修苦练,锐意图进,为师者精心敦促,教导,学习,门人弟子尽心精进……

    偏偏在这个时候,却还要有人打上门来!

    山门外,长啸震天,警兆颇传。

    挑战者门派,已经到了。

    “孔落月,带上你的弟子,去将挑战的门派干掉一个!”

    史无尘面无表情,就坐在自己的大殿内下令。

    非是亲身体会,还真无法想象九尊府的独门通讯澳门银河娱乐官网,一番尝试之余,心下赞叹,这九尊府通讯真是太方便了!

    人坐在本峰这边,命令却早已传达到了孔落月那边,连一点点时间都不会耽搁,爽!

    史无尘下了命令,原本就打算去教导自己弟子了,想了想回来又加了一句:“打得残酷些,血腥点,一面倒的战斗氛围锻炼不到人!”

    那边的孔落月闻言登时一阵面容扭曲!

    特么!

    早知道自己还不如去混天残地缺呢,干了这个九尊府老九的位置,所有脏活累活都是自己的,直接就是第一线干事,虽然早就想到了,却也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

    老子的屁股还没坐稳呢……

    但是没办法,这是门派的命令,没有讨价还价的质疑余地。

    老大不说话,史无尘就是说了算的,这就是次尊的权限。

    孔落月带上十个弟子,一脸郁闷的往外走。

    “走,本尊带你们去见识见识江湖厮杀,此役可是九尊府创府以来的第一战,意义非同一般,不可轻忽!”

    十个弟子,最大的不过十五六岁,小的只得七八岁,不见丝毫畏惧退避,反而一派兴高采烈的跟在孔落月屁股后面出去。

    终于……能见识到传说中的江湖了嘛?

    门外。

    黑虎门掌门带着自己门派的三四十人,正自一脸发黑的站在山门前,这九尊府架子也太大了吧?一般来说这种挑战只要接了,不是要将我们迎进去么?

    怎地……怎地现在都没有开启护山大阵的禁止将我们迎接进去,甚至连个打招呼都没有。

    这算是个什么说法?!

    在他身后,山林中影影绰绰,还有十几伙子人在等着,看着黑虎门的人的尴尬,都是一阵幸灾乐祸。

    让你想捡片刻,拼着抢着冲第一个!

    哼,没脸了吧?

    但愿这九尊府争气一点,将黑虎门击败,否则,我们还要跋山涉水的再找下一家啊……

    有几个门派的掌门已经开始不怀好意的看着四周这些门派的人,这些门派,也都是功勋啊……也都是资格啊。

    等料理了九尊府,这送上门来的十来个门派,何不一鼓作气全扫了呢?!

    嗯……也不用全扫完,只要凑够了十胜,就可以去参加天运旗大比啦!

    当前可谓良机,岂可轻抛!

    孔落月一脑门子官司外带黑着一张脸地出现在九尊府门前。

    甫一现身便即袖手而立,满心满身满嘴不耐烦的说道:“是谁前来挑战九尊府?赶紧的上前来,本尊可没有那么多功夫陪你们瞎蘑菇。”

    黑虎门的掌门踏前一步,大声道:“本座乃是黑虎门掌门葛长天,你是谁?在九尊府是个什么位置?须知本座乃是天运旗……”

    孔落月黑着脸道:“就是你登门挑战的,到底打不打?”

    葛长天怒道:“你是谁?”

    孔落月懒洋洋说道:“你听说过天残十秀吗?”

    葛长天:“??”

    “本尊孔落月!”孔落月道:“九泉幽魂孔落月,天残十秀中人,现在是九尊府第九尊主,听明白了吗?”

    葛长天愈发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孔落月道:“你到底能听懂人话吗?打不打给打痛快话?”

    葛长天仍旧无语:“……??”

    他的脑子兀自一片懵逼。

    什么时候天残十秀,居然成了九尊府的人?

    孔落月一跃而上,一掌拍出,怒道:“看来你是真听不懂人话,你不打我打!”

    但闻砰地一声,葛长天五官浴血,早被一巴掌打飞了出去。

    按说这葛长天的的修为跟孔落月突破之前差不多,更兼是黑虎门一门之掌,底蕴比孔落月大抵还深厚一点,但是孔落月自来到九尊府之后,接连突破突飞猛进,现在早已经拉了他一条街,更不必说这一下来袭乃是在震惊之中的变生肘腋毫无防备,一掌变故归于惨叫一声,总算此人终究有相当的修为在身,鲜血崩飞之际翻身出去,勉力提声大喝道:“拦住他!”

    随即脑筋已经转过弯来,大怒道:“原来是玄黄磨刀石……给我上……”

    这葛长天既然是一门之掌,自然也有相当的阅历经验,通过刚才那一掌已经知道孔落月的修为已经在自己之上,但孔落月此际就带出寥寥数人,目测还都是一群小孩子,战力多半泛泛,自己一边兵强马壮,足堪一战。

    可是孔落月此番的主旨就是为了立威而来,那里还会给他从容布置反扑的余地。

    二话不说,暗魂刺已经上手,整个人迅速撞入了黑虎门徒众人群之中。

    “徒儿们,看清楚了,这,就是江湖!”

    暗魂刺哗啦啦的出去,噗噗噗……

    一道道人影伴随着惨叫着,鲜血哗啦啦的流出来,扑倒在地。

    “说什么规矩?九尊府门前,本座就是规矩!”孔落月的声音很怒。

    天残十秀众人最讨厌的,莫过于被人称作磨刀石。

    更别说眼前这货居然将自己称之为“玄黄磨刀石!”

    ……

    我特么这辈子就为了玄黄界所有人磨刀了?

    我磨你妹!

    老子今天就磨死你,磨灭了你们黑虎门!

    孔落月的真实修为委实已然凌驾于黑虎门最强战力之上,刚才一招就重创了黑虎门掌已经可见一斑,此际又是亮出暗魂刺,战力更是飙升,端的全力以赴,挡者披靡!

    在孔落月毫不留情的接连出击之下,前后只不过顷刻之间,黑虎门此次来袭的三十六人已经尽数倒在血泊之中。

    这个战果,大出众人预料之外!

    本是最软柿子的九尊府,居然有如此高手坐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