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落月授徒
    彼端树林中,亦因而有多道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身后也有响动,却是哇哇的呕吐声,接连不断。

    那些倒抽冷气的,自然是那些另外的门派中人在抽冷气:咱们不是捡一个软柿子来捏弄么?怎么貌似是遇到了铁板凳?救命啊!

    而那些呕吐声自然是孔落月的一干弟子们。

    众弟子纵然再是天才,心性坚毅,但他们骨子里仍旧是一群小孩子,心思纯净少谙世事,在此之前端的没怎么见过江湖厮杀,更别说还是这样刀刀见血,动辄绝命的血腥画面?

    就这么突然间就满目赤色,鲜血淋漓,那股气味迎风而来,谁能够受得!?

    一帮少男少女齐齐脸色煞白,并无例外。

    原来,师尊说得带我们来看江湖,就是让我们来看杀戮?

    直面鲜血,动辄死生?!

    “江湖规矩,胜者为王!”

    孔落月脸色倍显阴森,手中暗魂刺闪烁幽光,淡淡道:“黑虎门前来挑战,已然被我斩尽杀绝,江湖恩怨,自此了结;徒儿们,去,给我将脑袋全都砍下来!”

    听闻此言,十个少年少女尽都一脸懵逼,目光呆滞,愣在当场。

    还要将死人的脑袋砍下来!?

    这么残忍而不留余地的么?

    “我数到十,谁做不到,即日起逐出九尊府门墙!”孔落月淡淡道:“一二三四……”

    竟是毫不停顿的一路往下数数,不留丝毫余地。

    十个弟子仍自错愕,但心头有如电光闪过,哪里来不及再做细思,嗷的一声叫,一窝蜂也似地冲了出去。

    山林中,有人厉声道:“江湖恩怨,死则死矣,何必残缺他人尸体?孔落月,你莫要太过分!”

    孔落月脸色不动,只是不停口的往下数:“……五,六,七,八,九……十!停止!”

    及至孔落月说到停止的时候,正是落在最后的一个小丫头,一刀砍断了地上黑虎门一名门人的脖颈,拎着脑袋站起身来,清秀的小脸上尽是惨白,浑身上下瑟瑟发抖,唯其手中却是死死的提着一颗脑袋,迎风摇晃,毫不放松。

    端的捏得紧紧的。

    看着那小嘴儿扁着,大抵是随时都可能哇的一声哭出来。

    孔落月的眼睛鹰隼一般的落在这小丫头脸上,半晌一言不发。

    除却那小丫头之外的九个弟子也尽都提着人头,同样的脸色苍白,身体颤抖,状况也不比那小丫头好多少。

    小丫头拎着人头,浑身颤抖着,突然大步跑了过来,颤声叫道:“师父,我……我没有超过十之数……”

    孔落月面如钢铁,毫不动容,仍旧无言。

    小丫头拼命也似的跑过来,来到孔落月身边,忽而变故乍来,一道寒光急速飙现。

    一柄弯月也似的弯刀乍然出现在空中,向着小丫头脖颈间砍了过来,尽是死意杀机。

    孔落月只是冷冷的看着,仍旧一动不动。

    小丫头此际已经即将跑到孔落月身后,然而就只不过即将错身而过的些许空间,那一道源自山林间的飞刃,就在这点间隙之差,强势来袭。

    平心而论,这一下突袭来得虽然变生肘腋,出人意表,但以孔落月今时今日的修为实力,只需要一出手,就能将这飞刀击飞,但是他冷着脸,一动不动,冷眼坐视那飞斩在他面前斩落!

    眼看小丫头狂奔的脚步未停,却即将丧命在飞刀之下。

    孔落月毫不动容。

    当!

    一声响亮,一把剑于间不容发之际拦截住了夺命飞刀。

    跟着便是一声哇的惨呼声,随之而出。

    却是此次九尊府随同一道出来的一名十三四岁少年猛然跨前一步,用手中的剑架住了来袭飞刀,拯救下了小丫头的一条小命,然而他固然是救下了小丫头,其本身却被那飞刀上面的强横劲气反噬,非但将这少年的剑瞬时击碎,更顺势袭入其身体,侵经噬络。

    少年惨呼一声,身体忍不住的一阵剧烈的颤抖,哇哇哇连吐三口鲜血,跟着就是整个身体,仰天栽倒了下去。

    “白师兄!”

    小丫头小身子一颤,眼中登时显出不可置信的眼光,猛的大叫一声,眼泪滚滚而落。

    孔落月在那少年倒下的时候,才伸出手,一把揽住。

    眼神冷厉的看着十个弟子,淡淡道:“不忍心了?那你们又是否忍心,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一刀斩杀?”

    剩下的八个弟子脸色一下子涨红了,也不止是羞是愧。

    孔落月冷森的声音,兀自响彻在众人耳边:“这,就是江湖!”

    “我不死,敌死!”

    “敌不死,我死!”

    孔落月扶着那少年已然人事不知的身子,淡淡道:“收队!”

    九个弟子再度浑身一颤,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着孔落月,有几人嘶声叫道:“师尊!”

    对方出手偷袭自己小师妹,导致师兄重伤,生死未卜,而师尊居然就要就此收兵不闻不问?

    孔落月冷酷地说道:“想报仇?还轮不到你们。你们刚才的表现太过怯懦差劲,门派已经让我们回归。接下来的事,再不属于我们了。”

    “现在知道憋屈?早干什么了?全都跟我回去!还是说想听我再数十声?”

    孔落月一手抱着那负伤弟子,一边铁面无情的招呼剩下的九个弟子回去。

    那最后回归的小丫头早已经满脸是泪,几步抢上来:“师尊,白师兄怎样了?”

    孔落月漠然道:“怎么样了又如何?你若是早一些完成任务,你师兄怎么会被你现在问怎样了?于事无补的废话说什么?!”

    他侧头看着小丫头,声音如冰雪:“以后若不想你的师兄弟怎样了,那就早早将你的敌人脑袋砍下来!记住了没有!”

    小丫头神情一震:“记住了,师尊!”

    “哼!回去!”

    “师尊,我们要报仇!”

    “你们的作为已经让你们失去说报仇的资格了!”孔落月淡淡地:“现在你们唯一要做的只有跟我回去,而不是说废话。”

    九尊府大门中,石不佳的声音已经传出来:“谁要挑战九尊府?是谁伤了我师侄?滚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