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落月九个弟子闻言目光齐齐一亮,纷纷央求:“师尊,能否看石师伯为师兄报仇?求求你了师父!”

    孔落月脸色如铁:“你们一个个的全都听不懂人话么?你们没有资格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么?!报仇也不是你们的事,不该你们做的事情,别人做了与不做,你们都没有资格过问!过去!不要让我再多费一句话!”

    再无废话,强硬的带着九个弟子回身而去。

    那九个弟子人人都是咬牙切齿,泪流满面,但却毫无办法,唯一能做的只有跟着孔落月离去。

    然而这几个人人人的心底都种下了一颗种子。

    这,就是江湖!

    敌不死,我死!

    我不死,敌死!

    资格,就是实力。

    实力不够,只能流泪!

    连看看仇人授首,大快人心的资格都没有。

    这,才是真正的江湖,最残酷的现实。

    他们一步三回头的拖延着,期盼着能够听到石师伯大开杀戒的声音,但他们的心愿注定落空,根本没有听到就已经回到了九峰内中。

    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处在即将爆炸边缘的。

    孔落月淡淡的:“继续修炼!”

    话音未落,径自回去自己的宫殿,毫不留恋。

    而那受伤的少年,直接被孔落月扔在大殿之前,仍旧鲜血淋漓地躺在地上,人事不知,唯有胸口微微起伏,象征着生命仍存。

    众少年睚眦欲裂,却又并无一人敢违背师命,只能眼睛几乎冒出血光来一般看着自己的兄弟在苟延残喘,自己只有拼命练功。

    “不努力练功,不尽力精进,得到的结果就只有悲哀,之后会躺在这里的,或者是你身边的任何兄弟姐妹,又或者你自己本人,累人累己,白白糟蹋资源。”

    孔落月的声音尽是冷酷无情。

    “此子自不量力,螳臂当车,便是自寻死路,与人无尤,更兼被兄弟姐妹连累,端的死有余辜,但念在尔等终究初犯,吾法外施恩,许你们若能提升一级,我就破例救他活命!”

    “若是你们无能进步,那就让他死在你们面前!你们害了他受伤,再坐视他亡命,不过是他咎由自取,取死有道,为师绝不怪罪!”

    鲜血淋漓的兄弟身体就在眼前,自己不能突破进步,兄弟就活不成。

    九个少年少女,同时拼了命的运转功体,唯一心念,修炼,突破!

    ……

    孔落月在大殿中,看着殿外广场上九个弟子在拼命,仍旧冷漠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欣慰。

    看着横卧在校场的那个早被自己封住血脉,看似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凄惨无比,实则只是暂时失去知觉而躺在那里的那个弟子,哼哼两声,喃喃道:“你将你的兄弟姐妹们全都激励起来,一时的强出头,一瞬的机敏,成全了这番际遇和威望,这是你的机缘,更是他们的机缘。”

    ……

    石不佳一步踏出去,大怒斥道:“是谁暗算偷袭打伤了我九尊府的弟子?痛快的站出来!特么的,一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跟在石不佳身后的一种少年弟子们,也是人人一脸悲痛。

    人同此心,心同此念,与自己等人一同出身的兄弟,居然在自己眼前被来敌暗算人打得生死不知!

    若不是有师父师叔,自己这些个师兄弟,又有几个能活下来?

    十个弟子眼中此际满满的尽是怒火,怒不可遏。

    石不佳的教育方式,又与孔落月有所不同。

    孔落月所采用的方式是化悲愤为力量,直接带人离去,让那股怒火持久不熄的激励弟子。

    而石不佳则是直接用孔落月那边的事情,省略了一个步骤,但效果却是一样。

    对面,发出飞刀偷袭的飞刀门门人却也是人人满脸愤慨。

    刚才那一记飞刀虽然份属偷袭,但偷袭者早有评估距离方位,以孔落月之前所展现的实力而论,可以轻而易举的挡下飞刀救下那小丫头,但也等同将孔落月留住了,以孔落月刚刚尽展实力,屠灭黑虎门上下所消耗的战力,实力还要略胜一筹的飞刀门以逸待劳,自然胜算大增,籍此树立飞刀门威名,乃至凑够需要击杀的人头数。

    不意孔落月全然置之不理的离去了,现在另一个又跳了出来,赫然是将自己门派当做了教育弟子的道具!

    这事……简直混账之极!

    飞刀门所属之人自然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

    却见石不佳冷冷道:“黑虎门已然全军覆没,怎可没有录入天运旗记载?”

    但见其伸手一招,代表九尊府的天运旗蓦然出现在他所在位置的上空,一阵旋风起,黑虎门众人的破败尸体上,突然腾起一股天运旗的虚影,转化为青烟气象,融进了九尊府的天运旗虚影。

    九尊府的天运旗虚影上,出现了一个数字:“一!”

    这是代表打败了一个门派的表示,端的简单粗暴。

    须臾,石不佳蓦然抬头,注视着面前的飞刀门弟子们,狞笑一声:“在下,天残十秀石不佳!”

    也不等对面的人答话,径自拔剑冲了上去。

    时间紧迫,谁有兴趣跟你们一句话一句话的磨蹭?赶紧拉家伙打杀了是正经。

    一时间,鲜血四溅,赤色满天!

    飞刀门众人的综合实力比之黑虎门不过稍胜,否则又何须以偷袭的方式算计孔落月,不外就是盘算以逸待劳,搏一个侥幸,并无太多胜算,现在对上比孔落月还要更甚一筹的石不佳,更是不堪,被他直接冲进阵营,一下子乱了手脚。

    飞刀门素来以暗器著称,而精擅暗器派门,最忌讳的莫过于是近身搏杀。

    偏偏石不佳最擅长的,就是近身搏杀,战事不过片刻,便已呈现一面倒之势。

    “看师尊为你们兄弟报仇!”

    “但你们以后若是没有实力,也就只能等着别人给你们报仇!”

    “然而乞求外力相助,乃是最被动最无奈的懦夫之举,我的弟子绝不许如此!”

    “行走江湖,直面生死,才是真正的江湖!”

    石不佳此刻的声音,与孔落月一样的清冷。

    但一种弟子们却没有半点怨言,脸色苍白的紧盯着血肉纷飞,一瞬不瞬!

    师尊说的对,这,才是江湖!

    战罢,九尊府天运旗虚影又换了一个数字。

    “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