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三十章 胜者为王败者工具
    以孔落月石不佳为始,九尊府众位尊位接连出战,外面等待挑战的十几个门派所遭遇承受的震撼,可谓是无与伦比,惊心动魄。

    九尊府明明就是一个才草创不久,登记府主更只是一个才刚刚飞升玄黄的土鳖,山门一共立下还不到半年时间,乃是众人心中的最软柿子,还要是没有之一的那种!

    可是怎地甫一挑战就有天残十秀这样脍炙人口的狠角色跳了出来呢?

    你跳出来就跳出来吧,可眼前这天残十秀……实力比之传说中的,何止高出了一筹……不,应该何止搞出一倍?

    这简直就是在做噩梦。

    所有意欲挑战九尊府派门的集体噩梦!

    我们信心十足的来捞取资历,最终结果却变成了自动自觉地来为目标送资历?

    这是什么说法?

    天残十秀虽然被各大宗门认定为磨刀石……但是,对于这些不入品的门派来说,却个顶个的都是高手。

    更何况,实力修为居然还翻了一番?

    一直到史无尘出战的时候,外面仅剩的四个门派已经毫无战意。

    随着天残十秀的先后动作,接连七个门派,尽数在九尊府山门之前折戟沉沙,大家看得几乎都麻木了,怎么可能继续重蹈覆辙?

    前仆后继的去送死!

    “别动手,我们只是来看热闹的,就只是看热闹!”

    外面晋升的五六个门派的人异口同声:“而且我们也没打算要参与天运旗大比……就是为了来看看差距……”

    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几个门派的主事之人的心里都在滴血。

    兴冲冲的前来看热闹?

    自己亲口否认自己的资格,与双手奉上别人的资格又有何异……

    这种感觉可谓极致的憋屈,还要外带全数掩埋在心底,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外泄,以免给眼前的严加对头以口实。

    不过再看着九尊府山门外越来越多的尸体,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道……

    所有人都是一头凉水泼下来,醍醐灌顶。

    再屈辱,再憋闷,总比变成尸体好吧?

    九尊府出战的前几批人手,根本就是杀神,全程的不留活口,出手就是必杀之招。

    前面七个门派,每一个门派的出战者都最少三十人,但无一例外无一幸免,全部倒在了九尊府门前,一命呜呼,共走九泉。

    他们和自己等人的初衷无二,都是想要征服九尊府,让九尊府成为自己的踏脚石,成就此番天运旗之战的一笔资历。但无一例外的全部成为了九尊府的踏脚石!

    或许一开始挑战的门派实力相对有限,并不很强,但是到后来都是大家认为自己有绝对把握才会出战的,毕竟没有几分信心,谈何征战天运旗竞旗之战?!

    可结果却没有任何两样,往昔的天残十秀,现如今九尊府的八大尊位竟是一个比一个更强,强得高山仰止,再无争锋之心!

    宁愿违心开口放弃,几如摇尾乞怜,苟延残喘!

    这就是实力至上,九尊府门前的鲜血横流,超过二百多位江湖高手的尸体,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再次以现实佐证了这一点!

    史无尘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可是没有想到,怎地轮到自己率领弟子出战,这些家伙居然全都怂了……

    留到最后的派门不该是个中实力最强的,怎地就萎了呢,这不应该啊,于理不合!

    你萎了,我还怎么锻炼弟子?

    “罢了,你们过去将这些个尸体收拾一下。”

    史无尘下令:“记得仔细将每一具尸体搜身一番,此番乃是他们主动挑衅,没有什么舍命不舍财的说法……这里的全都是我方的战利品,毋庸置疑。”

    “本门正值草创阶段,任何一点物资都不能浪费!包括,兵器,衣服。”

    侥幸逃过一劫五个门派合共接近二百人,便如泥雕木塑一般站在原地,看着十个粉妆玉琢的少年少女,在鲜血淋漓的战场中翻检,寻找,搜罗。

    人人心下都是有一种强烈的呕吐冲动。

    一条腿一只手的反过来翻过去,寻找这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那感觉……简直就跟自己身上寻找无异——若是自己门派刚才出手,现在,自己岂不也是被翻检的对象?

    所有旁观者都忍不住有呕吐感觉,更何况是正在执行的十个弟子?

    十个未谙世事的少年人!

    史无尘的十个弟子人人都是脸色煞白,面色绝不比之前出战的七尊弟子稍好。

    但却没有一个人停下,甚至动作全程不见半分滞涩,犹疑。

    史无尘的话,冷漠阴沉。

    “若是我们九尊府落败,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你们,被搜刮的也是你们。”

    “胜者为王败者贼。这就是江湖的优胜劣汰。”

    “胜者活下去,为了生存而越来越强大;一旦落败,便沦为败死之地战利品。你们若是不想败亡,不想成为别人手中的战利品,那么就必须要从现在开始强大,一味的强大下去。”

    “师父今天可以为你们战果一次,但你们迟早要自己行道江湖,由自己去面对现实的残酷。”

    “善良可以存在心间,但是无谓的怜悯却必须要摒弃。”

    “因为,这就是江湖。”

    |“现实不会因为所谓怜悯悲戚而轻纵,谨记今日之事,此生勿忘!”

    ……

    五个门派的人,尽都在一边站立着,听着史无尘旁若无人的教导弟子,人人都感觉心中一股寒意,油然升起,久久不去。

    此刻,在他们的感觉中,就只剩下了两个字。

    后悔。

    这九尊府出现的人众,给人的感觉,就是一群饿狼,而且是充满了凶残的饿狼。

    他们对后辈弟子的教育就只有血腥,只有现实。

    史无尘终于带领弟子们离去。但是地上的鲜血却没有任何处理,地上的尸体,仍旧是横七竖八,甚至比之前还要凄惨刺目。

    因为,云扬还没有出来。

    残留的这些,可都是工具,教导弟子的极佳工具。

    虽然他们曾经是活生生的人,但他们既然选择了来消灭九尊府,乃至现如今的被杀,暴尸此地,那他们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代价却又不仅仅是生命,而且必须要成为九尊府的道具。

    生前死后,都是被人利用的道具,性命如是,尸身亦如是!

    已经没有了挑战,早已心胆俱裂的五个门派门人静悄悄的离去,唯恐闹出一点点的动静,被视为挑衅,再启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