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府尊!”

    萧江湖哈哈大笑:“本座天下商盟萧无意;在此向云掌门郑重致歉赔罪了。”

    云扬哈哈一笑:“盟主阁下实在太客气了。盟主身份显要,出门自然应该小心谨慎几分,何来赔罪之说?岂不是折杀了云某这个后辈小子。”

    萧江湖……哦,萧无意哈哈大笑,一把抓住云扬的手连连摇晃,亲热之极,道:“但是对云掌门这般隐瞒,终究是萧某不敞亮,亦是对合作伙伴的不诚恳……云兄弟勿怪勿怪,此事委实是本座的不是。”

    云扬连说不用。

    萧无意仍旧拉着云扬的手,道:“本座也知道这一次与上一次交易时间间隔太短,拿出来的物资更是超出云兄弟预期的太多,让云兄弟为难了……本座心中,对此也是愧疚万分。”

    他真诚地说道:“然而现在天下商盟正值关键时刻,数千年的心愿,或许就能在此次天运旗竞旗之战中达成……征战上品天运旗,向来是天下商盟数十万人的共同心愿,往昔尤是可望而不可即,现如今却是近在咫尺,只差临门一脚,实在是不甘放手……云兄弟请放宽心,这次不管成与不成,以后何时再进灵之墓地,都是云兄弟说了算,我们绝对不会有半点质疑,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云扬苦笑一声,叹了口气:“盟主阁下既然都这么说了,云某自当尽心竭力,先办好这件事情再说……哎。”

    说到最后,还是有些愁苦的叹口气。

    萧无意大笑:“云兄弟爽快。”

    他一伸手,手心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温润光彩的紫晶盒子,不由分说,径自塞进了云扬手心之中,道:“云兄弟,这是当年萧某机缘巧合得到的一颗苍熊妖将内丹;只是在我手上偌久,却总也没派上用场,今日蒙云兄弟宽宏海量,萧某就将这东西送给云兄弟,聊表心意,还望云兄弟千万莫要推辞,此物虽轻,却是萧某人的一番心意。”

    妖将的内丹?

    身后,张长弓李一心浪翻天风过海等人闻言之下都是悚然动容,变颜变色。

    妖兵妖卫妖将……

    妖将之上可就是妖王了!

    一员妖将的实力层次,差相仿佛人类圣者级数;但若是一位人类圣者与一员妖将正面对阵的话,却基本上是必败无疑的。

    因为妖族具备人类所不具备的天赋神通异能,此异能一出,至少可令自身实力陡增两成以上,岂是等闲。

    而一员妖将的内丹,对于武者来说,更加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罕物事。

    妖族战士素来勇悍,即便是实力不敌,亦多会在最后时刻自爆妖丹,残己伤敌,绝不平白评议对手;而这妖丹便是箫无意手上的内丹。

    可以说,能够得到妖丹多属运气,至于说得到一枚妖将的内丹,不但要有相当的运气成分,还要有惊人的实力打底。

    光是这一枚妖丹,便可以增修炼者数百年修为,可谓是极之难得的好东西!

    而现在,萧无意居然说是派不上用场,要送给云扬?

    这样的一份礼,可是太重了,岂止于聊表寸心?!

    云扬对于这下变故也是吃了一惊,连连推辞:“这,这怎么可以……这哪里好意思了……”

    萧无意不由分说将盒子拍在云扬手中,佯怒:“云兄弟若是不收,便是嫌弃礼物粗鄙,看不起我萧无意的这份心意了!”

    云扬手里紧紧的抓着妖丹盒子:“这……这可真是太不好意思……这……这也太……小弟……小弟只好……咳咳,受之有愧。”

    浪翻天翻个白眼,风过海咳嗽两声,张长弓则是面含微笑,心下蔼然。

    盟主这一招,之前不管是对那一个江湖人,只要落下身段施为,那都是无往而不利。

    但今天对面前这家伙貌似效果不佳啊!

    他们哪里知道云扬的出身来历,过往经历?以云扬这家伙的脾性而言……不要说你送给他一个妖丹,恐怕就算是将天下商盟双手送给他,他也就只会给你说一句:“哎呀呀……这……这多不好意思……”

    然后心安理得,顺水推舟的收下。

    至于从此就被招揽云云……咳,那种事,盟主阁下您还是不要想了,想多了劳心劳力,伤心伤神啊。

    不过,箫大盟主的一个道歉,一份礼物……中是做足了姿态了。

    云扬眉花眼笑,道:“大盟主,诸位贵客,这边请……”

    执手相让将众人让到了主峰大殿之中;大殿广场上,十九个小家伙正在各自用功,潜心修炼,完全没有留意到有一大票外人来到。

    萧无意只看了一眼,便即视若无睹。

    这些小家伙,看上去资质固然是还可以的,都算是可造之材,但也就仅此而已。

    他却不知道,这些孩子的身体禀赋,在几个月之前,可都还是废柴品质……

    更何况众人现在心心念念都只有一件事:灵之墓地!

    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其他一切,尽都不重要!

    在众人心心念念,望眼欲穿之中。

    云扬收了浪翻天手中交出来的天材地宝以及各种奇异金属,虽说之前已经提到这把是按照九十万上品灵玉的市价收取;但等真正看到到手的东西,云扬还是忍不住吐槽一句:“跟上次的,没啥差别……”

    上一次收到这些,端的算是惊喜。

    但是这一次还是这些,可就有些意外了。

    “贵盟此次交易的这批资源,有很多东西都与上一次重复了。”云扬无奈的说道:“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是很不利。”

    萧无意道:“嗯,小兄弟的意思是?”

    云扬道:“我知道贵盟如此做法是为了最大限度的获取到生灵之气,可谓是煞费苦心,更是花了许多心力,然而就算贵盟用心如此,资源品质没有降低,却仍旧怕被里面的前辈不满,若然那前辈直说,是否是一次得到了这么多,却分成了两次进来兑换,你让我如何分辨,就算实话实说,可信吗?”

    他苦笑一声,道:“而这种感觉一旦形成,纵然那位前辈未必会恼怒,总是难免心存芥蒂,只要稍稍改变了兑换规则……无论是于我还是于贵盟都极大麻烦。”

    萧无意悚然动容:“云兄弟说的不错,此次确实是我方想当然了。”

    转头命令道:“赶紧换一批。”

    浪翻天一张脸直接就扭曲了。

    这玩意……是那么说换就能换一批的嘛?

    那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