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就是这样,你说怎么办呢?”饭桌上,墨菲托着腮,美目熠熠地看着杨轶。

    牛美玲拉扯了一大段两人的交情,又叹息着向墨菲“坦白”公司近两年的困境,最后拿出来想让给墨菲续约的合同,却不再是墨菲原先签的顶约。

    当然,她也并没有太不靠谱,拿一些坑人的新人长约来哄骗墨菲,这个合同,比甄甄签的还要好,算是仅次于顶约的第二梯队合同,只不过,这个年限可不短,原本应该是五年的,被牛美玲改成了七年!

    然而,墨菲不知道为啥,最近看牛美玲的笑容都觉得有点虚伪。墨菲感觉玲姐不再是像以前那样和蔼可亲,亦师亦友,反而觉得隔阂了不少。

    虽然她还是被牛美玲先前的拉扯交情给勾起了以往美好的回忆,但看到这份合约的时候,墨菲却清醒了过来,头脑非常冷静。

    按照玲姐说的那样,公司的运营陷入困境,需要她一起同甘共苦,所以次一级的合约似乎并非是不可以签下来。

    可是,墨菲隐隐地觉得不对劲。

    她的合同其实还有将近一年时间才过期,为什么玲姐忽然着急起来?难道有人开始准备要将她挖走?

    但玲姐应该知道,她墨菲一向对天美忠心耿耿!

    当初白金唱片成功登顶的时候,也有别的大唱片公司想要把她挖走培养成台柱子,开出的条件即便是现在都觉得惊艳,但墨菲依然选择留下,而且跟天美立刻完成续约——也就是签了顶约。

    墨菲不愿意把牛美玲想得太恶劣,毕竟玲姐是她的伯乐,所以她想不明白这背后的缘由。

    还好,墨菲不是蠢,她还是有点小聪明。

    在遇事不决的时候,没有在牛美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煽情中脑袋一热地将合约签了,墨菲选择了搁置这个续约的要求。

    当晚墨菲没有心思加班录歌,而是打电话让杨轶过来把她接回去,然后吃完饭后,把这事拿出来跟杨轶商量。

    “为什么问我?”杨轶有些意外地问道。

    “跟你商量不可以吗?”墨菲咬了咬下唇,闷闷不乐地问道。

    “当然可以,我还巴不得能帮到你什么。”杨轶笑了,“只是天美那边的事情,平时你不是都跟晓娟商量吗?”

    “如果问晓娟,她肯定是说不要跟玲姐签约,晓娟对玲姐、简绰还有公司的管理层有很大的成见,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但我希望你也能给我一些好的建议。”墨菲说道。

    很不幸,墨菲不知道她问的人,早就被墨晓娟拉拢到一个阵营……

    但杨轶没有直接给墨菲答案,他问道:“你自己什么想法?想留在天美?”

    墨菲犹豫了一下,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假如公司不是我担心的那样,假如玲姐和其他人不是都变得糟糕,我还是希望能够留在天美,毕竟它们之前给了我很多的帮助。”

    “其实你看得很明白,只是你心里头不愿意承认而已,玲姐早已经不再是你之前认识的那个玲姐,而这家公司对待你,也并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不是吗?”杨轶微微一笑,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比如你回归的时候,那张专辑,他们给你选的都是一些什么歌,你现在还没有看出来吗?”

    墨菲咬了咬下唇,脸色变得黯淡下来。

    “再比如说,你之前跟我说的开会的事情,木子昂给你写了十二首歌,结果她们要全部抢去……”

    “只是分走大部分,不是全部抢走。”墨菲弱弱地辩解。

    “你这个傻瓜。”杨轶将墨菲的手抓过来,大手包裹着,轻声说道,“抢一部分还是全部,这还有什么区别呢?更重要的是,你不是告诉我,玲姐并没有帮你说话,反而还劝你妥协吗?”

    墨菲轻轻地点头。

    “你这个玲姐,心里头早就想的不是为你好,那为什么,你还要想着为她们好呢?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去签一个不好的合约?”杨轶问道。

    墨菲心里不好受,但还是低下眉头,轻轻地说道:“因为我现在只能算是三四线明星,签顶约不够资格,而且公司境况也不好。”

    “天美的境况很好,至少没有玲姐骗你说的那么糟糕!”杨轶斩钉截铁地说道,“而关于你够不够资格签顶约,我看你们玲姐是知道的,不然她也不会死皮赖脸地跑来提前找你续约,不就是怕你新专辑出了之后,一下子又火了吗?”

    仿佛有一道薄膜被捅破……

    杨轶的这一连番反问,彻底地击溃了墨菲最后对人性的一点侥幸,让她看明白了以前不愿意相信的事实。

    杨轶的手被墨菲紧紧地抓着,她有些彷徨:“那这样我怎么办?假如公司一定要逼着我签约呢?”

    “你现在还想留在天美吗?”杨轶再度问道。

    墨菲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不想离开,但我也不想跟玲姐续约。”墨菲说道,她现在对自己的未来很迷茫。

    “那你完全可以等合约结束,然后我们再自己开一个工作室,就写你的名字。”杨轶轻轻地揉着墨菲的手,说道,“就在亭山区开,找一些人,专门给你服务。以后你就在家里住,我送曦曦去幼儿园,顺便送你去上班,晚上又接回来。你不用去赶商演,也不用去赶通告,只需要唱好你的歌,开开演唱会,或者挑一些喜欢的综艺节目去玩玩……”

    墨菲被杨轶画的饼给诱惑住了,她确实很期待这样的生活,过去的几个月,每天坐在飞机上去往陌生的城市,她很累,或者每天晚上回到没有女儿,也没有杨轶在身边的房子,她很孤单……

    杨轶给她描绘的日常,是她想要过的日子,甚至为此她忘记了与天美和玲姐的羁绊,还认真地考虑起了这个可能性。

    “可是,我如果不去跑商演,怎么会有钱?我以前存的钱,剩得不多了,跟曦曦在国外生活开销很大……可能支撑不了工作室几个月。”墨菲担忧地问道。

    杨轶哑然失笑,墨菲真的是问了一个她最不应该担心的问题。

    “还有我啊!傻瓜,你跟我在一起了,难道我的钱不是你的钱?”杨轶问道。

    “你的钱?你有很多钱吗?”墨菲迷糊地问道,她其实没有管钱的念头,钱对她来说只是银行户头里的一排数字,甚至,跟杨轶真正地在一块之后,她都没想过像别的女人一样把男朋友的银行卡拿过来,替他掌管。

    在她的印象里,杨轶写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或许比起以前打工时候手头宽裕了一些,可是他还要经营咖啡店,还要抚育曦曦,能有多少钱剩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