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这天终于到了,将墨菲送去上班和将曦曦送去学校之后,杨轶开始忙碌了起来。

    他先是去找小艾,将墨晓娟偷偷藏起来的粉丝寄来给墨菲的生日礼物塞车上拉回家,然后翻出之前买好的鲜花、彩带、小彩旗等物资,开始布置家里的客厅。

    这可不简单,虽然场地比起曦曦生日那时候小了一些,但杨轶还是折腾了一上午,才完成了自己计划中的六成布置,剩下四成得晚上再弄,因为气球太早布置会漏气。

    弯弯曲曲从空中垂挂下来的彩带吸引了小乖它们的注意力,这些小家伙在杨轶开始布置的时候便不安分地跑来捣蛋。

    五个月左右的小英短们虽然还有点稚气未脱的萌劲儿,但四肢、肌肉已经发育得很好,就算是体型最小的小乖,猛然一跃都能跳上高高的沙发。

    所以它们兴致勃勃地搅乱着杨轶放在一边的彩带,又在杨轶抽出一条彩带准备挂上去的时候,猛扑上来,拍打着彩带的尾部,兴奋得跟要去游乐场玩的曦曦一样……

    还好,杨轶现在不是刚养猫时候那样的雏儿,他驾轻就熟地掏出几个猫薄荷玩偶,成功地让这三个小家伙转移了注意力。

    不过,到了下午,杨轶去取蛋糕不在家,胆子肥了的它们还是跳上了沙发,踩在扶手上,人立而起,拍打着垂下来的彩带。

    它们也抓不下来,但一爪子将彩带拍得荡起来,然后三只都眼巴巴地蹲在那,抬着头看,脑袋一晃一晃,倒也是玩得不亦乐乎。

    最近一段时间,墨菲晚上加班是常态,墨晓娟肩负起了送她回家的职责,杨轶便接了曦曦直接回家。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哦!爸爸给妈妈买了大蛋糕。”杨轶上楼的时候,便跟小姑娘说道,“你要给妈妈准备什么礼物?”

    小姑娘在一阵儿惊讶之后,开始发起了愁,她不知道准备什么礼物。

    “粑粑,我可不可以把我的小红帽送给麻麻?”小姑娘经过一阵儿心里挣扎之后,才跑过来,拉了拉正在打气球的爸爸的衣摆,嘟着小嘴巴,依依不舍地说道。

    曦曦可宝贝她那个布偶娃娃了,每天晚上睡觉,她都要大熊宝宝陪在身边,然后怀里抱着小红帽才能入睡,别人轻易不让碰。

    “你送那个礼物干嘛?妈妈又不会要你最喜欢的东西。”杨轶放下气球,溺爱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那怎么办呀?”曦曦求助地望着爸爸,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我都不知道送什么生日礼物了呢!”

    “你可以给妈妈画一个画,她肯定会喜欢。”杨轶微笑着说道。

    曦曦嘟着小嘴巴,还不满意:“那,那我画什么呢?”

    “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尽情地发挥你的想象力!”杨轶挥了挥手,豪迈地说道,“甭管画了啥,到时候爸爸再帮你润色一下,就会很漂亮!”

    这个游戏杨轶跟曦曦玩过,小姑娘欣喜地点了点头,然后麻利地跑去翻自己的彩色蜡笔和绘画纸,开始在小书桌上给妈妈准备生日礼物。

    ……

    差不多是同时,有一辆吉普车开进了江城城郊的江南军区军营,在军区招待所前停下。车上的人还没下来,就已经有几个人等候在了招待所外头,军区招待所门口还挂了一条大横幅。

    “欢迎全军大竞赛特种部队比赛冠军莅临指导!”

    不过,因为军区纪律严格,虽然挂着这个大横幅,但也没有人在围观。

    “这就是杨轶做过演讲的地方?”沈昕雨人还没下来,那个慵懒的声音先传了出来。

    “沈昕雨,注意一下场合!”罗宗盛严厉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车门打开,除了驾驶员,三个拎着行李的身影陆续地走了下来,从外表上看上去跟普通军人差不多,平平无奇,但浑身散发着彪悍的气息,咋那么一接近,就有种丛林里遇到蛰伏的狼一样

    江南军区的特战部队蝮蛇的人迎了上来,其中就包括上回见过的大队长老李,还有和沈昕雨过过招的郭达宝。

    “欢迎欢迎,总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虽然说是沾了杨轶的光。”老李笑逐颜开,过来跟罗宗盛握手。

    “哪里,和蝮蛇交流,我们也是很荣幸,兄弟部队,一起学习进步。”罗宗盛毕竟是大队长,把话说得滴水不漏。

    这边两人一阵儿寒暄,另一边沈昕雨跟郭达宝就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两个打过一架的人惺惺相惜,然后一上来便是一个猛烈的熊抱。

    “沈昕雨,上次输给你,回来我又练了一个月,什么时候我们再打上一场?”郭达宝一脸的兴奋,恨不得现在就跟沈昕雨去演武场打一架。

    “随时奉陪,不过你再怎么练,也只是我的手下败将。”沈昕雨虽然跟郭达宝交情不错,但嘴上却不饶人。

    “哼,行不行,打完了再说。”郭达宝不服气地说道,“不过现在不行,领导都在上面等着,要给你们接风洗尘。”

    “不就是喝酒吗?这个我在行!”沈昕雨拍了拍胸脯。

    “哎,你们一块来的,那个是谁?上次好像没见过?”郭达宝推了推沈昕雨,指了指他们身后犹如隐身人一样站在后头的小个子。

    也不算小个子,一米七出头,但跟沈昕雨还有郭达宝这两个一米八几的大汉相比,他的体型就“娇小”了一些。而且,他的性格也是很内敛很安静的人,不像沈昕雨那样喜欢咋咋呼呼。

    “他啊?上次留守没去比赛,不过你肯定知道他的名字!西南第一神狙听说过没?”沈昕雨竖起了大拇指,为自己的兄弟骄傲地说道。

    “西南第一神狙余笑天?夺过国际狙击手竞赛冠军的余笑天?”郭达宝当然听说过,顿时大吃一惊,认真地打量起了对方。

    当然,比赛中夺冠还不算什么,余笑天最厉害的是战场上给队友提供掩护,他神出鬼没又精准无比的子弹随时都会冒出来收割对手的灵魂,即给对方造成了火力上的压制,又极大地保护了交火时队友的安全。

    但这些战狼是很少给余笑天拿出去宣传的,大家知道他是西南第一神狙,只是因为他获得过大奖。

    感觉到了郭达宝的注视,余笑天转过头来,冲郭达宝微微一笑,但那鹰一般的眼眸,还是让郭达宝有些不寒而栗。

    领导的接风洗尘,还有蝮蛇的人作陪,战狼的三个人都被灌了不少,醉醺醺地被搀扶回到招待所的房子。洗过澡,躺在床上的时候,沈昕雨才清醒了一些。

    “罗爷,我们什么时候去见杨轶?”沈昕雨望向隔壁床的罗宗盛,问道。

    余笑天也转过身来,专注地看着他们。

    “见杨轶……不急。”罗宗盛喝得比他们俩都多,现在还有些大舌头,但意识是清醒的,“既然来交流,工作要做好,到时候会有一天假期。”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