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录制已经开始,在搭好的录影棚里,墨菲和骆歆面对面地坐着,几部摄影机分不同的角度拍着她们。

    “所以当时你在发行第一个唱片的时候,才十四、五岁?”骆歆笑着问道。

    “十四岁。”墨菲点了点头。

    “噢,那年纪很小啊!为什么想着这么早就出道?”骆歆问道。

    墨菲的回答总是言简意赅,而且容易冷场,还好是骆歆作为主持,她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在给墨菲找话说,引导她讲出自己的故事。

    “因为我喜欢音乐。”墨菲还是回答得很简单,不过看了一下骆歆的眼神,她便接着拓展着说下去,“骆歆姐说得也不太对,我并不是十四岁出道,因为那是发第一个正式唱片的年纪,在此之前,我有安排发过一些单曲CD,或者和其他歌手合唱新年歌曲,小的时候也参加过一些电视台的比赛。”

    骆歆笑道:“原来如此,我们墨菲从小就是一个音乐天才了呢!”

    “不能说天才,我只是学得比别人早,受到我母亲的影响比较深。”墨菲说道。

    骆歆转头看向镜头,笑道:“在这里给一些可能不了解的观众介绍一下,墨菲的母亲,是港城七十年代的歌星周梦玉女士。”

    不出名,但骆歆没有点出来。

    “我们都知道,墨菲你第一个唱片的成绩还算不错,当时还获得了港城年度新人的提名,但为什么不继续留在港城发展?而是选择来到内地?”骆歆问道。

    “因为我并没有真正获得这个年度新人的奖项,后来的发展并不顺利,这时候刚刚创办了天美不久的玲姐觉得我的唱功有发展的潜力,就把我带到了内地。”墨菲轻描淡写地说道。

    真正的原因其实并不只是这些,当时墨菲丢掉了那个奖项之后,公司内部有一些人便对她发出了质疑,觉得墨菲是靠她母亲的关系获得了公司的资源倾斜,从而这也成为了那些人攻讦音乐总监的借口。

    当然,这个传言并非无根之萍,墨菲的母亲确实是跟当时公司的音乐总监关系很好,所以墨菲进入乐坛的开始还算顺利,也差点获得了年度新人的大奖。

    但墨菲自己实际上是非常努力的。这些人的风言风语,让才十四、五岁的墨菲有些受不了,她用冷漠把自己和这些人隔离开来,不闻不问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努力地做自己的音乐。

    以墨菲这样棱角分明的性格,在音乐总监换人、她失去靠山之后,自然是被全公司孤立起来,连续两年,她都没有什么出头的机会。

    这个困难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牛美玲出现,看中墨菲潜能的牛美玲将她带到了内地。

    对此,骆歆问道:“所以在天美,在大陆的音乐市场,你几乎是从零开始,刚刚开始那几年我们都知道会比较艰难,对于这段时间,你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故事想要跟观众们分享一下?”

    然而,墨菲却很耿直,她想了想,说道:“艰难?不是很艰难,我觉得还行吧,因为我父亲在家里是要求我们说普通话的,所以我刚来的时候普通话并没有很差,大家也没有把我当成港城歌手来看待。”

    这就有点尴尬了,还好骆歆经验丰富,她笑了笑,说道:“那墨菲还记得自己来到内地之后,唱的第一首华语歌是什么吗?”

    就这样,骆歆通过一次次的引导,慢慢地将墨菲从开始到隐退的歌手生涯梳理了一遍,然后才问道:“那是什么原因?让你在隐退了五年之后,又选择回来,而且是再一次从零开始呢!”

    这个问题,墨菲其实已经在前几个月她出回归专辑的时候回答过很多次,但那时候的话是经过公司公关修改的,这一次,墨菲想说说心里话。

    “因为还是喜欢唱歌,虽然阔别五年多,但还是渴望着那片舞台,这是我从小以来的愿望。所以不管重新开始有多艰难,我都想要回来继续唱歌!”墨菲说道。

    “确实,我们看到你回归专辑的成绩并不理想,可以说是惨败也不过分,但很高兴能够看到,两个多月后,你借助一首新歌《漂洋过海来看你》重新地回到了大众的面前。”骆歆的话音落下,观众席响起了掌声。

    “说实话,听到你这首歌,我很感慨,墨菲知道为什么吗?”骆歆笑着问道。

    “为什么?”

    “因为时隔这么多年,听你唱《漂洋过海来看你》,就仿佛听到你当年唱《情同陌路》一样,还是熟悉又好听的歌声,还是熟悉又忧伤的情绪,还是你,熟悉又漂亮的墨菲,五年了,你一点都没有变!”骆歆煽情地说道。

    墨菲恬淡的脸也隐隐有些感动,眼中飘起了一丝雾气,她轻轻地说道:“谢谢骆歆姐。”

    “能告诉我们,你隐退了这么多年,是怎么样保持这么好的嗓音和歌声吗?”骆歆问道。

    “因为我虽然离开了乐坛,但我还是每天维持着和工作时候一样的训练啊!”墨菲简单地说道。

    其实,在台本里,这里是关键啊!

    骆歆努力地引导墨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你是怎么样坚持下来的?”

    墨菲这会儿才想了起来,她顺着骆歆的话说道:“还是因为音乐的梦想还在,我一直没有放弃。”

    “说得非常好!因为梦想,墨菲才一路走到现在,尽管坎坷,尽管一波三折,但她一直在坚持着,我也坚信墨菲你能够成功,就好像你隐退前一样,总有一天会站在乐坛的巅峰,站在你最渴望的那个舞台上!”骆歆笑着说道。

    一番煽情,骆歆却忽然又变得调皮起来,镜头里的她跟年轻人一样,搞怪地眨了眨眼睛:“墨菲,我都给你说了这么多好话了,今天是不是得在这给大家唱一首新歌?”

    “啊?”骆歆的套路,墨菲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像台本上不应该是这样突然引出来。

    “难得来一次《知歆访谈》,你总不能在这唱老歌吧?唱《漂洋过海来看你》也不行!我可是听说你正在准备的新专辑,十二首歌都是木子昂为你而写的,而且首首精品,今天不拿出一首新歌出来,观众们可不会同意哦!”骆歆笑道。

    墨菲听明白了,她轻轻地笑了笑,自己应付道:“既然如此,那我给大家唱一首新歌吧,这首歌也是符合今晚和骆歆姐谈话的内容,歌词更是写出了我的心声!”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进入我们最期待的环节……Music!”

    “谢谢骆歆姐……《最初的梦想》,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