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机位做好准备,are_ you_ ready?Action!”随着一声中英夹杂的喊叫,一个竹林里几个摄影师扛着摄影机一边走,一边拍,旁边还有人帮忙拉着线。

    而在洒落的翩翩竹叶中,一个素白古装的美女好像穿越了一般,缓缓地走出,她容貌无双,清秀脱俗,神情寡淡,气质出尘,飘飘白裙若仙若灵,美得有些令人窒息。

    没有伴奏,她丹唇微启,清唱而出:“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是的,正在被摄影师们围着拍的,就是换上了古装的墨菲。

    换上古装的墨菲是真的美,整个人好像年轻了十岁,更令人惊叹的是她身上原有的冷淡气质,和她这身白色古装裙交相呼应,愣是给人一种天仙下凡尘的惊艳!

    她几乎没有看镜头,仿佛四周无人,顾盼之间,将歌词缓缓唱出。没有伴奏,她用共鸣腔唱出了有伴奏的感觉!

    “昔日伊人耳边话,已和潮声向东流……”最妙的是前一句,墨菲高而不亢的歌声,空灵地在这个竹林里回荡,竟然是听得令人心醉。(注1)

    这个镜头拍完了,导演都沉迷在了墨菲的容颜和歌声里,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喊:“咔!”

    他走过来,叹息着说道:“刚才拍的这一条有问题,墨菲,我虽然说你可以不镜头,但你也不要全程都不撇镜头一眼,好歹也要有一个,不,两个正面的镜头吧?”

    墨菲双手放在身前,安安静静地站着,认认真真地听着,微微点头。

    “再来一次!”

    这是墨菲新专辑中《逍遥叹》的MV拍摄现场,墨菲并不是主角,导演要拍她唱歌的画面,到时候选取几段穿插在MV的剧情中,只不过,今天拍完导演恐怕又要发愁了。

    这个歌手的形象恐怕是要全面压制MV的女主演,甚至把男主演的风头都要抢走了!他是该哭呢?还是该笑呢?

    当然,让墨菲来担任女主演是最好的,可是墨菲又不会演戏……还是算了吧!

    中间有一段时间休息,墨菲提着古装长裙的裙摆,走到一边,墨晓娟害怕她着凉,连忙给她披上一件外套。

    墨菲坐在椅子上喝水,看着墨晓娟在那里伸懒腰、打哈欠,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晓娟,你也来坐吧,挤一挤可以的。”

    毕竟是拍外景,没有那么多椅子,墨晓娟也有些疏忽大意,忘记自己准备了,这不,一张椅子姐妹俩轮流坐。

    “不用了,挤一块还弄皱你的裙子。你就好好歇一下,待会拍戏,我再坐。”墨晓娟擦着打哈欠泛出的泪花,笑道。

    墨菲看着墨晓娟的脸,有些心疼地说道:“晓娟,这些天辛苦你了,跟我东奔西走,还经常熬夜,瞧你都憔悴了不少。”

    墨晓娟确实是比较辛苦,虽然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在陪墨菲,处理日常生活的问题,包括晚上加班杨轶没办法来接,她得送墨菲回家等等。但她同时也需要处理墨菲的商业事务,而且还要分出一些时间来搭建墨菲的工作室,这些都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甚至平时墨菲放假在家休息,墨晓娟也没有能够闲着。

    “这不是很正常吗?”墨晓娟笑道,“姐,我是你的经纪人,不忙一点,岂不是太不尽责?”

    “那你也得好好休息,平时如果在公司,你没有什么事情,不用呆着陪我,你可以回去休息。”

    墨晓娟转头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了说道:“那怎么行?我要防着玲姐一手,怕我不在,你傻乎乎就跟别人签了合同,那就麻烦了!”

    “我哪有那么傻?”墨菲不服气地嗔道。

    “呵呵……”墨晓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她忽然轻轻一叫,伸手摸向墨菲仅仅是化了淡妆的脸蛋,“姐,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

    “啊?”墨菲有些被她弄糊涂了。

    “前段时间,看到你的精神比我还糟糕,更是累得直不起腰,怎么现在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精神还要好?你看,脸蛋都水嫩水嫩的。”墨晓娟有些惊奇,“你是用了什么保养品、护肤品吗?”

    如果有,墨晓娟要一车!

    “哪有?平时我只是擦那些护肤品,你不也有吗?还是让你帮我买的。”墨菲奇怪地说道。

    墨菲忽然想起了什么:“噢,对了,杨轶还会给我做一些护理……”

    按摩一词墨菲有些说不出口,觉得会暴露一些什么。

    墨晓娟眼睛一亮,问道:“怎么样的护理?姐夫这么厉害的吗?我可不可以试试?”

    女人哪有不爱美的?

    然而,墨菲想到了按摩过程中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还有经常后续发生的一些不可描述的美妙,她不由地红起了脸,嗔道:“不可以,你怎么什么都想试?多喝水,多睡觉,保持正确的作息,比什么都重要!”

    墨菲说的有点多,墨晓娟都看出了她掩饰的意图。

    墨晓娟脑洞很大,一下子联想到了什么,顿时囧了起来:“咳咳,咳咳,姐,你就当我没说,我啥也没问……”

    “你想到了哪里去?”墨菲的脸更红了,有些欲盖弥彰。

    ……

    在天美,一个暂时被鞠杰定下来的录音棚里,鞠杰在对着麦克风唱歌。

    “……等着你对我说出来,你要的不只是我的爱,我用沉默面对你的坦白,曾经的快乐都烟消云散。”

    鞠杰的歌声只能说一般,没有特别明显的辨析度,也没有广阔的音域,唱功也勉勉强强。

    但这首歌的音调很平,几乎没有挑战力度,几乎可以说是口水流的歌,鞠杰反而能唱出不错的水准。

    “阿杰,阿杰,你唱得再深情一点,要把那种撕心裂肺唱出来。”在外面,杜伦抢过了可怜的制作人的麦克风,跟鞠杰说道。

    鞠杰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深情他不太懂,但撕心裂肺还是可以的,只见他伸爪、揪住胸口的衣服,凄凉地唱:“终于你做了别人的小三,我也知道那不是因为爱……”

    杜伦满意地点了点头。

    “杜伦,他这样唱,就有一点点跑调了啊!”制作人弱弱地提醒道。

    “没关系,唱跑调了可以调,现在要的是这种感觉,你帮他把这个感觉巩固住,月中就要赶着出单曲了,趁着年底没什么人发歌……”杜伦嘴角勾起,有些得意地说道。

    他已经看到自己亲手打造的一个潜力新人在冉冉升起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