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曦今天很开心,因为妈妈来看她的表演了!

    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以前妈妈都不能出席自己很多很多的场合。小姑娘虽然很懂事,能理解妈妈的苦衷,但打心底还是希望妈妈能来的。

    跟妈妈说完话之后,曦曦带着愉悦的心情,一蹦一跳地回到了小伙伴们的队伍中。刚刚回来,她立刻被围住了!

    “哇,曦曦,那个特别漂亮的阿姨是谁呀?”南昭宇指了指远处的墨菲问道。

    “我知道,是曦曦的妈妈!”兰馨抢着回答,“我在曦曦的家见过她麻麻!”

    “嘻嘻,就是我麻麻呀!”曦曦挺起小胸膛,很是自豪地点头说道,“我说过的呀,我的麻麻超级漂亮的!”

    当初因为这件事情把曦曦弄哭了的陈诗云同学完全忘记了那件事,她嚷嚷道:“曦曦,你的妈妈是我见过最漂亮的!”

    曦曦也不计前嫌,她还有些不好意思地扭了扭小屁股,心里喜滋滋的。

    ……

    前面一个节目快要结束了,老师们带着已经穿上道具服的孩子们在后台等候,穆老师有些担忧地看着这班孩子们,最后给他们鼓劲:“就跟我们平时练习的那样,别管下面那些观众,把自己的部分演好,加油,老师相信你们!”

    “嘻嘻,我们不怕的。”小家伙们一个撞着一个,乐不开交地笑着。

    说是这么说,真正到了他们上场的时候,还是有小朋友怯场了!而且这种情绪会蔓延,某个小朋友在后台望着下面密密麻麻的爸爸妈妈观众们,紧张地禁不住哭起来。其他小朋友的心情也难免受到波及,一个个绷着小脸蛋,刚才笑嘻嘻的模样已经不见了。

    还好,那个哭的小朋友的戏份比较靠后,申老师先抱着他在一边安慰。

    曦曦也开始紧张了起来,脑袋还算清楚,只是身体轻轻地抖着,小姑娘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演得不好,会不会让妈妈失望,许多情绪交织,她望着那明亮的舞台有些迈不动自己的步伐。

    还好,她们节目开始之前,舞台的灯光先暗了下来,穆老师和蔡老师赶紧领着第一幕里表演的小朋友们上场。

    “曦曦,你也快点过来。”穆老师还以为曦曦是最不需要她担心的听话孩子,她光顾着拉其他怯场的小朋友了。

    曦曦紧张坏了,她心里不知道为啥,忽然委屈了起来,有点想哭。

    不,不,今天是妈妈来看自己,要表现得棒棒的,不能让妈妈难过呀!曦曦心里头又响起了另一个念头。

    好像是信仰一样,给了曦曦一股力量,让她鼓起勇气,跟着队伍走上了台,小姑娘蜷缩在了她的蛋壳下面,等着穆老师的指令。

    台上台下的声音都还很嘈杂,但忽然,曦曦好像听到了爸爸的叫声:“曦曦,加油!”

    是真的!爸爸在台下给曦曦加油鼓劲了!

    曦曦抬了抬头,黯淡的舞台布景小灯光下,小姑娘的眼里流露着惊喜,不知道为啥,听到爸爸的声音,曦曦的心安定了下来。

    浑身上下暖洋洋的,曦曦觉得自己的力气又回来了!

    灯光亮起,穆老师开始念起了旁白:“乡下真美,到了夏天,向日葵是金黄的,稻苗是绿油油的……”

    随着鸭蛋一个个被孵化,一个有一个“小鸭子”破壳而出,扮演母鸭子的小朋友“嘎嘎”地叫着,其他扮演“小鸭子”的小朋友们也“嘎嘎”地叫着,台下的爸爸妈妈们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笑声,让小朋友们都纷纷紧张了起来,还好,有穆老师的旁白提示,而且下一个念台词的“小鸭子”戏份不多,他还是能记住自己的台词:“这个世界真的好大呀!”

    一顿儿折腾、对话之后,母鸭子还是将没有动静的大鸭蛋孵化了,曦曦穿着道具服,也是从蛋壳里爬了出来。

    刚刚起来,曦曦还要适应一下舞台上的灯光,很快她看到了台下好多家长的脑袋,有一种紧张的情绪又要在小姑娘的心中蔓延开来。

    但曦曦又看到了台下的爸爸妈妈,妈妈很激动的样子,拉着爸爸的手,指着她好像在说一些什么。

    妈妈一定再说,曦曦出来了,曦曦出来了!妈妈高兴的样子,也感染了曦曦,小姑娘忘记了紧张,她挺起小胸膛,好好地表演。

    脑海里所有的动作都浮现了出来,曦曦一丝不苟地完成着自己的动作,很好地演绎了一个可怜的丑小鸭,在养鸡场备受欺负。

    随着剧情的深入,这个谁也没看过的儿童戏剧似乎越来越有趣了,每一个家长的心都开始为这个丑小鸭牵挂了起来,他们顾不上哄笑,顾不上鼓掌,也顾不上跟旁边的家长交流,几乎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孩子们的表演。

    台下干扰的声音不再有,台上的孩子们受到的压力也便减少了许多,小家伙们的表现越来越好,就连之前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小男孩也擦掉了眼泪,回到舞台。

    当然,表现得好,不代表不会忘词,

    只见有一幕,一个小男孩扮演的雄吐绶鸡,大摇大摆,气势汹汹地冲向了曦曦,他努力地瞪着眼睛,表演得很好,但半天不吭声,他忘记该说什么了。

    还好,曦曦记得,她小声提醒:“王希隽,快说我又大又丑。”

    “曦曦,你又大又丑!”王希隽叉着腰,大声嚷嚷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穿帮了!

    还好,观众们都有些不明所以,没有注意,这个小差错也便糊弄过去了。

    台下的杨轶倒是发现了,他还笑着提醒了一下墨菲,两个坏人在台下偷笑了起来。

    渐渐的,剧情推进,曦曦扮演的丑小鸭被排挤离开,它开始了可怜的流浪生涯,到这里,整部戏剧已经上演了三分之一,曦曦的戏份也过去了一半,整体的表现都还不错,瑕不掩瑜。

    南昭宇和另一个“野鸭子”也上场了,他们飞过来围观丑小鸭,丑小鸭被吓得有些害怕,一步一步地倒退。

    以前这一幕,出问题的都是南昭宇,曦曦一向演得都非常好!只是,这次小姑娘没把握好,脚下被自己的道具服脚蹼绊了一下。

    “扑通”的一声大响,曦曦无法维持自己身体平衡,向后仰着摔倒在地上,摔得四仰八叉的,看上去很凄惨!

    这一摔,曦曦倒是不痛,因为有厚厚的道具服垫着。

    但小姑娘被这一摔给吓到了,她自己翻过身来,傻愣愣地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啥也不知道,心里头有股委屈劲儿涌了上来,晶莹的泪珠已经开始在小姑娘的眼眶里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