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曦摔倒的那一刹那,杨轶都已经忍不住从观众席的座椅上站了起来。

    女儿摔倒了,摔到哪了?疼不疼?有没有流血?

    女儿的一切都牵动着杨轶的心,他都已经失去了正确的思考能力,要不是墨菲拉了拉他,杨轶都想着上台去把女儿抱起来。

    还好,墨菲比较冷静,她虽然也担心曦曦,但毕竟是经常上台表演的人,知道这些小差池出现都是正常的。

    只见台上的曦曦瘪了瘪嘴,不过她没有最终哭出来,只是忍着眼眶里的泪花,自己又努力地站了起来。

    要表现得棒棒的!妈妈在看着呢!

    曦曦靠着一股信念,支撑着她压下了心里头那股委屈,也抹掉了眼泪。只是站起来的时候有点费劲,毕竟这个道具服有点让曦曦变得臃肿了。

    南昭宇和另外一个男生也是呆呆的,不知道是不是被曦曦的摔倒吓傻了,两个男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小伙伴自己挣扎着爬起来。

    不知道谁带的头,台下的家长们都纷纷地鼓起掌来,为曦曦这个小姑娘的坚强鼓掌。

    他们不是来看那些要求精益求精的真正戏剧,看孩子们的表演,不就是想看看他们努力之后的表现吗?一点点小波折、小失误,又算得了什么?

    在掌声中,舞台上的曦曦还挂着泪花,但情绪已经好了许多,远远看着小姑娘含泪带笑的模样,也是可爱极了!

    杨轶有些骄傲地环视了一圈,心里为女儿感到自豪,他都没想到曦曦会自己站起来,还这么坚强!

    这就是我的女儿啊!

    ……

    表演还在继续,最有意思的一幕,还是丑小鸭变天鹅那里!

    曦曦扮演的丑小鸭钻进了沼泽地的芦苇里,有个小朋友举着太阳晃晃悠悠地出现在舞台上。

    “太阳渐渐升起,这片被冻僵的大地在太阳的照耀下渐渐地温暖起来,百灵鸟也开始唱起了动听的歌儿,啊,美丽的春天,到了……”穆老师抒情的旁白,也预兆着丑小鸭经历的磨难已经过去。

    这时候,芦苇里的丑小鸭走了出来,观众们一阵儿惊呼,因为不再是曦曦扮演的那个呆头呆脑的丑小鸭,而是变成了杨珞琪扮演的洁白高雅的天鹅。

    台下伍玥已经激动地鼓起了掌,她跟身边的家长说道:“这是我的女儿,这是我的女儿!”

    曦曦的戏份已经结束了,杨轶和墨菲都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他们放下了心里的负担,可以淡定地欣赏别人家孩子的表演。

    不过,刚才不知道去哪了的兰州凯回来了,他身后跟着拎着一个大网兜的保镖,里面有许多新鲜漂亮的玫瑰花,每一枝都单独包装,精心剪掉了荆棘,不会扎手。

    兰州凯很低调,压着头在家长席里上蹿下跳,不过动静很小,尽量不影响别人。看上去有些神奇,一个身家数十亿的大老板,亲自点头哈腰地给那些家长们发着玫瑰花,最后他到了杨轶这儿,他才坐了下来,笑嘻嘻地将一枝玫瑰递给杨轶,也给墨菲递了一枝。

    “一会儿,都去给咱们孩子献花,辛苦了这么一个月,也让她们高兴高兴!”兰州凯说道。

    “噢!对了,你得两支!”兰州凯又给杨轶塞了一支,有些酸溜溜地说道,“你还得给我家闺女也送一个,她就喜欢你这个杨叔叔,她看到你给她送花,准比我这个当爹的送还要欢喜。”

    杨轶讶然失笑。

    《丑小鸭》的这个故事最终表演结束的时候,还是获得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和喝彩,不仅是因为这个故事新颖有趣,更是因为孩子们演得确实不错!要知道这是戏剧啊,四五岁的小姑娘们表演戏剧,这比其他的歌唱节目要困难多了!

    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个戏剧,所有的小朋友都参与了进来,光是看都看得眼花缭乱,更别说幕后的编排和练习有多艰辛了!这让其他班的家长们也十分敬佩,衷心地为中班的小朋友们鼓掌。

    当然,表演也不是十全十美,中间磕磕碰碰,出现了一些小失误,可这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相比起其他班的小朋友们的表演,曦曦她们做得已经足够好了!

    在掌声中,杨轶看到了自己女儿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这小家伙也终于享受了一次努力带来的荣光啊!

    ……

    一会儿,在后台,中班的家长们都纷纷地接到了自己的孩子。

    杨轶也看到了刚刚脱下道具服的曦曦,虽然是冬天,但小姑娘闷在道具服里,也是有些热了,脑门上汗涔涔的,发丝都被汗水润湿,弯曲地粘在了脸颊上,脸上的妆早就被汗水冲花了。

    “粑粑!”看到爸爸,曦曦欢呼着,卸下担子的小家伙别提有多兴奋,羽绒服都顾不上穿,立刻蹦了过来。

    杨轶连忙将跳起来女儿抱住,跟穆老师要了一张湿纸巾,给曦曦擦掉脸上劣质的妆,一边也是听着曦曦叽叽喳喳地说话。

    这一幕,其实在后台随处可见。第一次登台的孩子们都很激动,就连有些腼腆的杨珞琪都忍不住抱着她妈妈的脖子小声述说着自己的心情。

    “咦,麻麻呢?”曦曦激动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两个小手握着刚刚爸爸给她送的花,疑惑地问道。

    “你妈妈在外面等你,来,爸爸给你穿上衣服,我们再去见妈妈!”杨轶笑着,拿过羽绒外套给小姑娘穿上。

    从后台绕到礼堂外面的走廊上,墨菲已经等在了那里,刚才她不方便进去,太多人了。

    但曦曦没有在意,她迫不及待地要妈妈抱起来:“麻麻,你有没有看到我表演呀?”

    “有啊!我们曦曦太厉害了,演得很好看,麻麻很喜欢你演的丑小鸭,把丑小鸭的可怜都演出来了!”墨菲夸奖道。

    曦曦其实只听进去了墨菲的赞誉,至于到底有多好,哪里好,小姑娘又听不懂,但这也足够了,曦曦甜甜地笑着,跟妈妈说道:“麻麻,我跟你说呀,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我之前差点演不好呢!”

    “昭宇他们呱呱过来时候,我还摔倒了,摔得屁股疼疼的,唔……也不是很疼啦,就是好难过,我都好想哭。”小姑娘极力地描述着自己当时的情绪,现在她完全没有当时那种惶恐委屈,反而说得眉飞色舞,好像在描述自己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那后来曦曦是怎么自己起来的?”墨菲也很好奇当时女儿的心理活动,她问道,“麻麻看到,都紧张坏了,害怕曦曦伤心。”

    “嘻嘻,麻麻不要担心啦!穆老师都说我超级勇敢超级棒的,我才不会害怕,也不会哭,然后就站起来了,要让麻麻看我的表演,不哭不哭,就站起来了!”曦曦词穷了,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

    “反正曦曦很坚强,对吧?”墨菲刮了刮小姑娘的小鼻子,笑道。

    “嗯嗯!麻麻,我是不是很棒呢?”曦曦期盼地看着妈妈。

    “当然,曦曦最棒了!”墨菲在女儿脸蛋上亲了一口。

    曦曦开心地笑了起来。

    杨轶微笑地在一边看着,他忽然觉得有时候让女儿去面对一些挑战也是不错的。经历了这次舞台之后,相信曦曦也会变得更加自信,瞧她神采飞扬的样子,这也是一种成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