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虽然街上灯火通明,但依然是寒风呼啸,呜呜地叫得人心慌意乱。

    车内倒是比较温暖,郭子意和丁湘坐在后座上,等着杨轶,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独处,显得有点儿尴尬。

    “咳,这个,丁湘姐啊!那个唱歌的男的,你认识?”郭子意忽然问道,稍微打破了一下僵硬的气氛。

    “嗯,以前我在这里工作,听他唱过不少歌。”丁湘点了点头,“后来,他跟他女朋友也来过杨大哥的店,所以也算是认识了。”

    “噢,我还以为是你喜欢的男生,哈哈,人家居然都有女朋友了!”郭子意眉飞色舞地说道,他还用手肘顶了顶丁湘。

    丁湘愣了一下,没好气地推了一下郭子意,将他推开:“去去去,别动手动脚,瞎猜什么?他女朋友还是我们学校的辅导员。”

    这边揶揄打闹着,忽然,车门被打开了,杨轶从前面驾驶座钻了进来。

    “杨大哥,事情都解决了吗?”郭子意好奇地问道。

    “嗯,解决了。”杨轶点了点头,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没有急着启动车,而是扭头望着酒吧门口。

    “那,那个林幕安,杨大哥你把他救出来了吗?”

    杨轶在后视镜那里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放心,不会有人再为难他。”

    “杨大哥,我们怎么还不走?”丁湘不解地问道。

    “因为你不会开车呗,我和杨大哥都喝了酒,喝酒不能开车,听说过吗?”郭子意调侃着丁湘。

    “啊?那可怎么办?”丁湘傻乎乎地看着郭子意。

    “别听他胡说,我就喝了点,不碍事。现在是等一个人,一会儿就走!”杨轶还是望着酒吧门口,头也不转地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丁湘,你是要学一下开车了,能春节回来,我给你报个班,去学一下,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开车的,你也可以帮忙。”

    “好吧……”丁湘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

    “报什么班?不如我教她得了!”郭子意笑嘻嘻地说道。

    “谁要你教……”

    ……

    这天,可真冷啊!

    林幕安从酒吧出来,便忍不住裹了裹身上的风衣,但夜里萧瑟的寒风还是不住地往脖子里灌,冻得人跟这心一样冷。

    他回头望了一眼隐约有吵杂的音乐传出来的酒吧,眼神一暗,还是背着自己的吉他,往回路走去。

    有一辆空着的出租车从他身边缓缓开过,为了揽客,也是冲他鸣了一下喇叭。

    林幕安心里有些意动,不过,他轻轻地拍了拍刚刚揣进兜里的几百块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往前走,再走两条街,就能到可以直接搭回家的公交车站。

    没多久,又是一个喇叭响,但不再是出租车,而是一辆肌肉盘虬的大皮卡车。

    在林幕安愣神的时候,车窗被按下,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面前:“回家?你住哪?”

    林幕安呆呆地说道:“大学城……”

    “那顺路啊!上来吧!送你一趟!”杨轶笑了笑,“哎,等等,你会开车吗?”

    “嗯,会……”

    一会儿,林幕安坐在驾驶座,缓缓地开动了霸狼,而杨轶坐在副驾驶座上,优哉游哉地享受着,后面郭子意和丁湘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那个,老板,刚才在酒吧里,多谢你出手相救!”林幕安到现在还不知道杨轶的姓名,他小声地说道。

    “没事。”杨轶轻描淡写地将之前的事情揭了过去,“哦,对了,后来,你们酒吧那个雷老板,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雷哥还是很照顾我的。”林幕安轻轻地苦笑,“不过,我想了好久,决定还是不要再连累雷哥,所以我还是决定辞职,老板你不要怪雷哥。”

    杨轶瞥了林幕安一眼,知道他在撒谎,不过杨轶没有说什么。

    倒是郭子意很好奇地问道:“那你为啥唱粤语歌啊?我看你唱了好几首咯!”

    “听说是老板喜欢听粤语歌,所以才把他请来驻唱的。”丁湘小声地说道。

    林幕安好奇地在后视镜那里看了一眼丁湘,他没认出丁湘来,解释道:“有两个原因,一方面确实是跟这个姑娘说的那样,另一方面,也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粤语歌,因为我是粤省人,从小听的、学的这些歌比较多。”

    “粤语歌市场在粤省,在港城啊,你回老家发展多好啊?”郭子意不解地说道。

    “以前我毕业的时候,确实是想回老家,但我的女朋友留校当辅导员了,所以,我也就留在了江城,想跟她在一起。”林幕安说道。

    杨轶挺欣赏林幕安这番话的,所以他开口问道:“你的嗓子,各方面的条件也还都不错,怎么不去一些唱片公司、经纪公司试一试?”

    “试过很多次了,没有能成,可能是因为我就会唱粤语歌的原因吧?”林幕安苦笑着说道。他还是有音乐梦想的,不过,碰过了太多壁。

    “什么叫就会唱粤语歌?你又不是不会说普通话!”杨轶皱起了眉头。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最擅长唱粤语歌,所以在试唱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唱的粤语歌。不好意思,我的嘴笨,说得不清楚。”林幕安有些窘迫地说道。

    “因为你唱粤语歌,他们就把你淘汰了?”郭子意不相信。

    “可能……是因为我跟他们说,我就想唱粤语歌吧……”林幕安吞吞吐吐地说道,“他们让我唱华语歌,我也能唱,但我不喜欢他们说我以后要唱只能唱华语歌,所以,我不想唱给他们听。”

    还真的是一个耿直boy,因为不想放弃粤语歌,就不给别人展示自己在华语歌上的能力……

    “哎,你怎么对粤语歌这么执着啊?”郭子意问道。

    “因为它真的很好,别看现在粤语歌市场已经比不上华语歌市场了,但曾经它也是创造过华语歌无法匹敌的辉煌,甚至可以说是我们民族、国家曾经的荣耀,我觉得,在大家都唱华语歌的时候,还是需要有些人坚持,不能让它再继续没落下去!”

    林幕安觉得自己讲得太过偏激,连忙解释:“我不是说我就一定都要唱粤语歌,华语歌我也是喜欢的,只是我不想放弃粤语歌而已,最好是两个能兼顾,我还可以为粤语歌尽一点绵薄之力。”

    “明白了,你意思就是唱华语歌,但最好唱片里也能有几首粤语歌呗!我觉得可以啊,我也喜欢听粤语歌。”郭子意点了点头。

    “嗯,可是我在江城,甚至还去过魔都,都觉得大家对粤语歌会有一些偏见。”林幕安叹息了一声。

    “那是因为他们听不懂,就不想听。”郭子意一针见血地说道。

    他还是认真地给林幕安提意见:“我觉得吧,你的音乐梦想还是要坚持下去,唱片公司对你的想法有偏见,那你可以去参加一些比赛,打出成绩来,再回去跟他们谈!”

    “拿什么坚持梦想?他现在都没有工作了,难道靠女朋友养着吗?”杨轶忽然插了一句话。

    林幕安黯然,他不知道说一些什么。

    郭子意挠了挠头,他这个大少爷是想不到梦想和面包有时候是无法兼顾的。

    现实,往往是横亘在梦想面前最大一道鸿沟。

    林幕安也一样,虽然冉瑾一直支持着他走音乐道路,但林幕安自己很不安,因为一直这样看不到希望,他没有办法给冉瑾最大的承诺……

    “难道我坚持粤语歌的想法,错了吗?”林幕安开着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说道。

    郭子意此刻也不知道说一些什么了,他想不到,但不代表他不懂。

    “把林幕安的吉他给我拿过来!”杨轶忽然扭头跟丁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