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啦!”坐上车的曦曦很激动,她在后面举着小胳膊,清亮的声音,倒是冲淡了大人们的紧张情绪。

    杨轶踩了一脚油门,霸狼驶出了已经空荡荡的校门,往高速路的方向开去。

    “别那么激动,还有好久才能到家。”杨欢转过头,跟曦曦笑嘻嘻地说道。

    “要多久呀?”曦曦正在看车窗外的风景,她扭过头来,好奇地问道。

    “唔,我也不知道具体要多久。”这还真的问住了杨欢,她想了想,说道,“要先回到我们安庆,回到沛郡市,然后还要走好久的山路,才到家,可能要一天吧?”

    她坐火车来,都花了半天时间,虽然这个火车速度很慢,中途还停了很多站,不过,路途确实很远,折腾下来开车应该要一天时间。

    “要有导航,花不了一天时间。”杨轶一边开车,一边瞥了眼后视镜里的女儿,笑道,“但现在手机不能定位,不能导航,只能看着地图走,说不定还要问路,所以,要做好今晚在车上睡觉的打算!”

    杨轶现在出发都是中午了,晚上到不了,又不能把车停在外面,他车上装了这么多东西,过了一晚,估计就没了!所以,杨轶索性连夜赶车,争取第二天上午回到老家。

    “可是,可是我怎么办?”曦曦却皱起了眉头,忧心忡忡地说道,“粑粑,我没有吃很多饭,会饿死的!”

    曦曦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不久前吃午饭的时候,小姑娘兴奋得都坐不住,扒拉了几口饭,就跳下去,背着书包在旁边转来转去,催促着大人们快点出发。还是墨菲后来端着碗,追着她喂了几口。

    “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杨欢连忙挥了挥手,叫道,“曦曦,不能这么说自己!”

    墨菲本来紧张兮兮的,都不太说话,这会儿也是被曦曦逗乐了,她伸手勾了勾女儿的鼻梁,微笑着说道:“怎么会让你饿到?我们在路上,也可以去饭店吃饭呀!”

    “这样呀!那我就放心了。”曦曦跟小大人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舒了一口气。

    ……

    “怎么样?”董月娥坐在一边,看着杨庆对着电话,“哦哦”了好一会儿,挂断了电话,她才迫不及待地问道。

    “已经出发了,不过今晚到不了,可能明天一早才到。”杨庆老实地回答道。

    “那我把鸡放出来,不能这么着急着杀了,放一宿,明天就不新鲜了!”董月娥将手上的抹布放下,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

    “妈,您坐吧,我去就行。”杨庆连忙按住母亲,自己起身往院子里走去。

    董月娥不放心,跟到门口,看着杨庆在院子里,把被关在鸡笼里的大公鸡(阉鸡)抓出来,然后解开脚上的绳子。

    大公鸡还有些惊魂未定,自由之后,慌忙扑腾几下,钻进了鸡群里,才安下心来。

    “庆子,你给它洒把谷,一整天没吃东西,饿坏了。”董月娥指挥着。

    杨崇贵背着手,慢慢吞吞,但一点也不佝偻,反而有点龙行虎步,很有气势的样子走过来。他瞥了一眼,有些不满地说道:“向来都是上门媳妇怕婆婆,哪有当婆婆的,紧张在先?”

    “自己做了榜样,你当然不紧张,我当时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窍了,才看上你这个差不多四十岁的老头子,哼,也不知道以前在外头厮混,有没有跟别的婆娘……”

    老伴的揭短,让杨崇贵脸色有点挂不住,他打断了董月娥的话,瞪着牛眼说道:“什么厮混?我杨家自前朝以来,代代忠良,抗战期间,更是揭竿而起,三代家主,无一不是为了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我也是……”

    要换了杨庆,看到杨崇贵瞪眼发火的样子,早就怂得头都不敢抬,但真的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威风如杨崇贵,也吓唬不了董月娥。

    董月娥摆了摆手,同样打断了他的话:“得得得,你这话跟我说了三十多年,我听得都腻了。我不识字,你们杨家以前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来我们五道口之前的那些年,咱们国家压根没有打仗……好了,不说你那些破事,反正啊,铁子今年也老大不小了,三十有二,我可不想他跟你一样,快四十了还没结婚。”

    杨崇贵倒是对这个没有异议,他不吭声。

    “铁子的这个媳妇,应该是城里人,也不知道习不习惯咱们农村的苦日子,所以,这第一餐,要给人家留下一点好印象,别吓跑了!”董月娥笑着说道。

    “又没过门,叫什么媳妇?”杨崇贵皱了皱眉头。

    “现在年轻人跟我们以前不一样,讲究什么要媒婆上门介绍,父母同意,说不定,铁子他早就跟人家在城里领了证……”董月娥笑呵呵地说道。

    “砰!”

    杨崇贵拍了一下旁边的桌子,震得上门的杯子都哐啷响,他竖起眉毛,怒不可遏地说道:“他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他们现在讲究什么自由,但结婚这种大事,把父母丢在一边,成何体统?”

    杨庆本来已经忙完准备回来,但听到了老爹的怒吼,他缩了缩脖子,将迈过去的步子小心翼翼地收回来,然后扭头,苦笑地接着在院子里照看那几只鸡,不让它们跑到旁边的祠堂里,心里暗暗为大哥默哀。

    这说是祠堂,其实也就只是一个单独建在院子一角、用来供奉祖先的房子,但杨崇贵却很注重这些。

    主屋那边,董月娥没有惯着杨崇贵,责怪地说道:“哎,杨崇贵,你激动个啥子?我也只是随口说说,又不是真的,你瞧你,越老越糊涂!”

    杨崇贵这才意识到自己弄错了,但拉不下脸来道歉,绷着脸,一脸不痛快地走到一边,假模假样地整理着摆在一边的兵器架。

    兵器架原本是摆在院子里的,但因为之前修房子,但院子还没来得及休整好,所以搬了进来。架子上,九环刀、三尖刀、月牙戟、錾金枪赫然陈列,甚至还有一把长长的斩马刀!都是一比一的纯铁打造的兵器,不过没有开锋,开了锋就是利器了,摆家里不安全。

    即便如此,每一把兵器都是锃光瓦亮的,长枪的握把处更是光滑如镜,可以看得出来,杨崇贵和杨庆在家里没少耍练。

    “杨崇贵,我跟你说,以前我不说你,但这几天,你这个臭脾气可得放一放,别把你儿媳妇吓走了,我饶不了你!”董月娥不放心地跟着叮嘱。

    “行了,我知道!”杨崇贵不耐烦,但又对老伴发不了火,只能挥了挥手,转身,大步流星地往里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