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吃饭,墨菲是领略了一番杨轶家严厉的家教,整个饭桌上,大家都是呼噜噜地吃饭,就算是说话,那也是简单地讲了两句,比如杨欢赞叹一下杨轶做的菜好吃,然后还是在杨崇贵的瞪眼下噤若寒蝉,继续埋头扒饭。

    唯一有特权说话的是曦曦,小姑娘一点也没有受到这个气氛的影响,她一边跟爷爷和爸爸说着刚刚她在院子里“探险”遇到的新鲜事,一边指着自己想吃的菜。

    杨轶还准备给曦曦夹菜,没想到杨崇贵的动作更快,他啪得一下伸出了筷子,夹了一大筷,夹到曦曦的碗里,一下子便堆得跟小山一样高。

    “爷爷,我都吃不了了,太多了!”曦曦抓着小勺子,有点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吃多点好,长身体。”杨崇贵笑眯眯地跟孙女说道。

    曦曦是不喜欢一下子这么多菜堆在碗里,这样她会弄洒,比如喜欢吃的肉掉地上,这样她会难过。

    还好,杨轶来给女儿解围,他顶着杨崇贵杀人的目光,将曦曦碗里的菜,每样都扒去了一半:“给爸爸吧,你待会还要,爸爸再给你夹。”

    食而不语,午饭就吃得很快,但一阵忙乎下来,也到下午了。

    杨轶被那些相识的同村小伙子喊出去开车玩,墨菲便带着曦曦到楼上补一下午觉,小姑娘早上没睡饱,吃饭的时候就开始呵欠连连。

    整个四楼都是他们的,两个挨着的大房间,不过,家具很少!现在住的这个屋,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桌和两张椅子,就没有了。

    而且整个屋子就墨菲和曦曦睡的这张床和被褥是新的,桌子和衣柜都是原来杨轶和杨庆的房间搬过来的,索性还算干净,就是看上去很老旧,桌子上还有以前杨轶画的圆珠笔涂鸦。

    隔壁的房间更简陋,就一张杨轶以前睡的床,暂时不启用,但留张床垫着吉利。

    刚刚有杨轶在,墨菲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杨轶不在,就她和曦曦,墨菲便觉得这个屋子有些空荡荡的,陌生感徒然而生。

    当然,墨菲并不是嫌弃,她知道,现在杨轶家已经够好了,据杨欢之前介绍,原来的房子,是全村最老旧的,三个小房间挤了一家五口人。

    对比起自己今天坐在车上经过,见到的那些房子,墨菲都觉得自己很幸运了,至少还是住楼房,瓷砖据说没来得及铺上,但这不都比那些黑乎乎、踢上一脚还掉灰的老房子好吗?并不是所有安庆省的老房子,都能被称上是徽派建筑啊!

    “曦曦,你觉得爷爷家怎么样?好不好玩?”墨菲侧向曦曦,手臂伸出被窝,轻轻地摸着女儿的小脸蛋。

    “好玩呀!麻麻,爷爷说,下午要带我去一个特别好玩的地方!”小姑娘翻过身,和妈妈面对面,甜甜地笑着,“然后,我跟你说哟,爷爷家还有两个小牛,很小的牛,没有它们的麻麻那么大……”

    墨菲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听着曦曦的描述,墨菲也便知道曦曦没有在意这些简陋,她还沉浸在不停地发掘新鲜事物中。

    也是,小孩子哪有大人那么多弯弯道道,她们还是很容易满足的。

    曦曦现在就是,一说到好玩的,她便兴奋起来,睡意都没了。

    “那你赶紧睡觉,睡醒了,就可以跟爷爷去玩了!”墨菲微笑着用手指头刮了刮女儿的鼻子。

    “我不想睡觉,我想跟爷爷去玩。”小姑娘还撒起娇来。

    “不行,你这样不乖,爷爷就不喜欢你了!”墨菲假装不开心。

    “那好吧,我睡觉了。”曦曦乖乖地闭上了眼睛,不过,她薄薄的眼皮还有些鼓动,估计是眼珠子在里面打转,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

    ……

    下午接近四点钟,杨崇贵牵着曦曦的手,优哉游哉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小姑娘刚刚睡醒,但精神劲头很足,她一直在好奇地左顾右盼。

    但路过的一些人家,别人也在好奇地打量着她,曦曦穿着打扮,跟村里的其他孩子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自然会吸引别人的目光。

    曦曦有时候被看得不好意思了,连忙又走快几步,紧紧地贴着爷爷。

    “老杨,你这带的哪家的娃儿?”终于,还是有个跟杨崇贵同辈的老人问了起来,“你家老大的?”

    “对,铁子的娃,你看漂亮么?”杨崇贵还得意地扬了扬眉头,以前他可是不苟言笑的,而且“凶名”在外,以至于小辈们都不敢跟他主动搭话。

    但开了话匣子,村里的那些邻居也便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漂亮,城里的娃娃就是长得漂亮!”

    “老杨,你家现在发达了啊!铁子又是给钱你建房子,又是开一个大车回来,又是娶了城里的媳妇生孩子……”

    “不过怎么我记得这次才带回来,以前没听说你家铁子有孩子。”

    “是,以前没带回来,家里没建房子,没地方住,怕委屈了娃。”杨崇贵笑着糊弄过去,不想跟他们说实情,而且说起这个,他肚子里对杨轶的那火气,又冒了出来。

    “爷爷,我们去哪儿呀?”还好,曦曦稚嫩的声音,又把他想着怎么收拾杨轶这个“不孝之子”的念头拉了回来。

    “快到了!”杨崇贵指了指前面,“拐个弯,就到了!”

    拐个弯,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没有了拥挤、矮小的房子,一个宽阔、平整的场地出现在了曦曦的面前。

    “嚯,嚯!”还没到春耕的时候,而且近了春节,年轻人们大多都没有事做,场地上,有两个人就在场地里扭打,但旁人却熟视无睹,别说劝架,他们压根都不瞅一眼,自顾自地把玩着石锁或者其他兵器。

    是的,兵器,这里也有几个兵器架子,不过比起杨家大堂里的,这里的兵器质地就差了一些,但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十八般兵器也是样样俱全。

    “杨曦,这里,是村里的演武场,你爷爷亲手打造出来的。”杨崇贵有些得意地给曦曦介绍道。

    他想听到孙女崇拜的呼声。

    然而,曦曦却没有配合,她有些着急地拉了拉爷爷的衣袖,指着那两个抱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的男人,抬着头说道:“爷爷,他们在打架,打架不好的。”

    “他们不是在打架,只是在练武,互相切磋。”杨崇贵连忙解释。

    “长安、大坡,可以了,点到为止,大冬天,把衣服弄成这样,回去你们老娘不揍死你们!”杨崇贵喝了一声,声音洪亮,犹如一声冬雷。

    这会儿,演武场里的老少爷们才注意到杨崇贵的到来,纷纷打招呼。

    刚才在切磋拳脚的穆长安和李舒坡,两个面相还很青涩的小年轻也连忙松开了手,从地上爬起来,他们跟做错了事一样,低眉顺眼地叫了一声:“杨老师。”

    杨老师?

    曦曦好奇地眨了眨眼睛。

    眼前这一幕挺神奇的,好多人都在跟杨崇贵打招呼,而且大部分年轻人还很畏惧地叫他杨老师。

    而杨崇贵也是有如皇帝微服私巡一样,一只手牵着曦曦,一只手背着后面,点头走过,容光焕发。

    “好好练,男人就是要练出一身功夫,以后行走江湖,才不会被人欺负!”杨崇贵伸手拍了拍穆长安和李舒坡的肩膀,勉励道。

    两个小伙子还第一次得到他的勉励,两人身体一僵,似乎被美杜莎碰到一样。

    但杨崇贵还不满足,因为曦曦只是好奇,还没有表现出惊讶、崇拜的小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