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认真,杨轶越是心惊。

    纵然杨轶使上了全力,也未能撼动杨崇贵一丝一毫,他一双布鞋扎马,似乎老树盘根,稳若泰山。纵然杨轶不再儿戏,身法如龙戏水,矫若蝴蝶翻飞,老爷子那浑若天成的拳招,也一一接下杨轶所有攻势。

    而老爷子随便出一拳,突如其来的进攻,总是那么出其不意,而且打在了杨轶进攻最猛烈的时候,让他慌忙收招,疲于招架,十分难受!

    几个回合下来,头发花白的老爷子依然是气息悠长,不动如山,有如一代宗师!

    这还是平时土里土气的老父亲吗?

    之前杨轶还对前身的记忆有点不以为然,觉得不是老爷子太强,而是自己前身太菜,但现在看来,杨崇贵的功夫确实有点深不可测!

    而他在为杨崇贵的功夫感到惊讶的时候,杨庆和杨欢也是被这场切磋惊掉了下巴!

    杨庆完全不知道杨轶这么强,杨欢也一样,这两个家伙对武术的痴迷自然是比不上杨轶的,所以即便是杨庆,也跟原来的杨轶有一定的差距,但他知道父亲功夫很强。

    只是没想到,大哥居然能跟老爷子打得难解难分,看起来,这些年的功夫又精进了许多啊!

    杨欢更是被父亲的老当益壮给镇住了,老爹快七十岁了,还这么猛?不科学啊!

    院子里的打斗,动静不小,厨房里的三人都被吸引了出来,曦曦蹦蹦跳跳地跑在了前面,结果一抬头,看到爷爷和爸爸纠缠在了一起。

    “呀,粑粑,粑粑和爷爷在打架!”小姑娘有些焦急,她转身去拉妈妈的手,瘪着嘴,难过地说道,“麻麻,粑粑和爷爷打架了,你快让他们别打架呀!”

    董月娥却很淡定,她走了上来,一边拍着手上的面粉,一边笑眯眯地跟曦曦说道:“小杨曦,你别担心,他们不是在打架,他们是在闹着玩,练功夫呢!”

    曦曦眨着大眼睛,有些疑惑地问道:“跟粑粑和那几个大叔叔一样吗?粑粑跟沈叔叔也是打架,不过不是打架喔……”

    董月娥不太能理解小家伙说的是什么,她只能笑着点头。

    这时候,场中的局势有了变化。

    棋逢对手,杨轶这个武痴也是打上头了,他一脸兴奋,为了能探出父亲的真正实力,他决定动用上秘密武器——内功。

    气沉丹田,数股暖流涌入四肢五骸,杨轶的力气徒然增大,只是小臂一抖,便将杨崇贵抓来的手给震开,随即一拳,打了出去。

    杨崇贵招架及时,双臂挡住了杨轶势大力沉的这一拳,但他却被震得后退了两步!

    “停!”杨崇贵喝了一声,跳出了圈子,老爷子微微喘气,但也是瞪起了牛眼,不住地打量着杨轶,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

    杨轶收了手,这时候才渐渐地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他开始冒起冷汗,窘迫得不行:真的是,活了多大的人了?还跟一个快七十岁的老人家较什么劲?非要动上内功,赢下这场切磋才行吗?

    说出去,还不得被那些兄弟笑死?

    然而,杨崇贵并不是因为自己有些招架不住杨轶的攻势而瞪眼,他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将杨轶的右手抓起,双指搭在杨轶的脉搏上。

    杨轶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但很快感觉到一股细微的热流涌入自己的脉络,不过,毕竟是外来的,杨轶体内的热流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动作起来,将异物横扫,硬生生地赶了出去。

    杨崇贵的手指被震开,但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老爷子瞪起了牛眼,紧紧地盯着杨轶:“你从哪里学的这个?”

    原来,刚才杨轶力气徒然增大,老爷子就察觉出了问题。

    然而,此刻杨轶也是睁大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父亲、

    怎么可能?

    老爷子怎么可能会内功?

    在他的记忆里,父亲就是一个普通的武者,练的是拳脚功夫,而父亲教给他们三兄妹的,也只是区区一个洪拳而已。三十多年以来,杨轶压根就没有见过杨崇贵使用内功,一次都没有!甚至提都没提过!

    不过,这么说,也解开了杨轶的疑惑,他之前还想不通,为啥父亲年纪这么大了,力气还这么大!原来也是有内功增幅的啊!

    当然,杨轶也是知道,就算是前世,会内功的人都是凤毛麟角——这东西不是说学就能学的,要极高的天赋,而且又要有传承。一般都不外传,杨轶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了一个老者的传承!

    想必这个世界的高手也不多,而且要么隐于市井,要么高居庙堂当保镖去了。要不然,杨轶见到的军中高手就不会只是沈昕雨这个级别的……

    现在老爷子居然给他秀了这么一手,自己身边的人居然就是大隐隐于市的高手?杨轶都傻了。

    杨崇贵转头看了一圈,拉着杨轶到祠堂后面说话。

    院子里,曦曦看得迷迷糊糊的,她忍不住拉了拉奶奶的手,问道:“奶奶,粑粑和爷爷是不是不打架了?”

    “嗯,不知道他们在嘀咕着什么,别理他们。”董月娥笑眯眯地说道,“来,奶奶带你去看喔喔!”

    “好呀!”曦曦顿时来了兴致。

    董月娥抓了一把谷子,来到院子里,“啄啄”地叫唤了几声,顿时院子里一顿鸡飞鸭跳,在四处溜达散步的鸡鸭们纷纷地扑扇着翅膀,一扭一扭地跑了过来。

    “哇!奶奶好厉害!”曦曦看得眼睛都圆了。

    这边,杨崇贵还在逼问着杨轶,他一脸的严肃。

    杨轶只好编了一个理由:“是这样的,我前些年,刚从部队退役那时候,在一个饭店打工,遇到一个白胡子的老乞丐……”

    这个理由,是前世那些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里用烂的套路,但多亏了那些套路,杨轶编得很详细,都把杨崇贵说服了。

    杨崇贵摸了摸胡子,肃然说道:“这么说来,你也是机缘巧合,学了这么一手。”

    杨轶点了点头,他也忍不住问道:“爸,您怎么也会内功?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看到您用过?而且,为什么你都不教给我们?我可是你的亲儿子啊!”

    杨崇贵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不能教,以前我与教我的师傅有诺,这个功夫要带到棺材里去,绝不传人。因为,这是他们家族的不传之秘。”

    “虽然那些年战乱,他们家族也杳无音信,估计也是遭难了。但人不能无信,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这个秘密,我也是藏了几十年。”杨崇贵叹息。

    要不然,他刚才怎么会那么严肃,他还以为杨轶是跟他偷学的。

    杨轶倒没有非得要学的意思,他笑了笑,说道:“那没关系,反正,我也会了一套内功,而且不一定比爸您的差!”

    “哼,你跟你爹比啊?要早几十年,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按倒!想当年,我……”杨崇贵说的话戛然而止。

    杨轶却没有忽视,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忽然觉得自己老爹确实是有点神秘,回想起那些记忆,他过去的经历似乎从来没有跟自己还有杨庆、杨欢说过。

    “爸,您当年究竟经历过什么?”杨轶忍不住问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能说吗?”

    杨崇贵凝神看了杨轶好一会儿,良久,才慢慢地说道:“你真的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