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轶家里,这几天三只小猫的状态,一直牵动着所有人的注意。

    头一天晚上最折腾,或许是因为难受,半夜还在那里鬼叫,杨轶去安抚它们,都被挠了一爪子。

    第二天情绪好了一些,杨轶也给它们喂水喂食,不过,为了防止它们舔到伤口,杨轶给它们带了伊丽莎白圈,而且,也防止它们到处乱蹭,碰到伤口,杨轶还给它们穿上猫裤子……

    今天,杨轶扒拉下它们的裤子,看到伤口已经开始结痂,而且旁边的毛也长了一些,杨轶才决定给它们卸下铠甲。

    不过,这要等曦曦回来才能弄,小姑娘最担心这三只小伙伴了,天天陪着,最喜欢看的动画片都不想看了。

    “你说它们那个之后,会不会萎靡掉啊?”墨菲回来后,蹲着看了好一会儿猫,还给它们理了理毛发。

    “应该不会,你没看它们今天又开始到处乱跳了吗?而且书上说,猫做了绝育,性格会变温顺,顾家。”杨轶笑着指了指正趴在阳台的玻璃窗前晒太阳的小灰,说道,“你看这家伙,之前还整天想往外面跑,让你都不敢开窗,现在好了,多听话。”

    这会儿,杨轶的手机响了,他这个手机是双卡双待的,接到电话的,是副卡,而这个号码只有鞠杰知道。

    鞠杰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杨轶皱了皱眉头,还是走去了书房接了起来。

    电话接通,杨轶便听到鞠杰一顿抱怨:“木子昂老大,你不仗义啊!不是说好的,让我去帮你想办法,安抚我姨吗?怎么墨菲姐先跑去跟我姨说了她不续约的事情?”

    “墨菲跟牛美玲说了这事?”杨轶愣了一下。

    “是啊!就今天的事,你都不知道,我姨差点原地爆炸,然后,她还准备报复墨菲姐,听说是有个狗仔猎人拍了你们在民政局登记的照片,让我姨给买了下来,然后我姨都准备让人给你捅出去!”鞠杰说道。

    真的是太多的意外!

    杨轶再次愣住了,他脑袋这时候转动得飞快,终于想到了那天自己忽视了的蹊跷。

    先是有人开车跟踪,然后又在民政局门口,自己感受到的一闪而过的窥视感!

    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自己和墨菲被偷拍了!杨轶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想抽自己一巴掌:“特么的,你还顶尖杀手,安逸生活过得太舒坦了吧?这都发现不了!”

    不过,鞠杰是来邀功的,他得意洋洋地说道:“不过啊,木子昂老大,你这个不用着急,幸亏我今天也来了公司,听到我姨说了这事,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她给安抚了下来。”

    杨轶面色稍霁,他问道:“你是说,事情解决了?”

    鞠杰顿了顿,他有些窘迫地说道:“还没,我姨还没肯松口,不过你放心,她现在已经不想把事情往糟糕的方向去搞,所以也不会把那些照片往外捅,她现在只是心里那道坎还过不去!”

    “不过木子昂老大,你放心,等我爸从澳洲回来,也就过两天,他会劝我姨,我姨最听我爸的话,这事情,我保证给你办得圆圆满满的!”鞠杰自信地说道。

    “那行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电话那头,“木子昂”先挂断了,但鞠杰不以为意,他得意洋洋地跟旁边的杜伦说道:“我姨现在就死要面子,但我觉得,我爸回来之后,啥事都没了!还好我机智,好说歹说,让我姨把这个计划给搁置下来,不然,我那两首歌,就跟煮熟的鸭子一样,飞了!”

    杜伦却没有关心这个问题,他鼻息有些厚重,跟鞠杰问道:“你说那些照片,玲姐花了五十万买回来?”

    “是啊!你说那个狗仔猎人,是不是很黑啊?”

    ……

    杨轶挂断电话之后,他更多的是自责,怔怔地坐在书房里,反思自己的过错。

    这次被狗仔猎人拍了照片,虽然看起来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在他看来是如此,不过是曝光而已,墨菲也早就准备要坦诚他们的关系了,只是要等合约结束再对外公开——但这暴露出了他贪图安逸,消磨得越来越薄弱的防范意识!

    狼如果失去了它的爪牙,那他就不是狼,是哈士奇了啊!

    虽然杨轶不想再回到当初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但危机总是隐藏在平静的河流下面,他如果泯然众人了,如何肩负起保护曦曦,保护墨菲的责任?

    就在杨轶一头乱麻地自责着,墨菲也很奇怪,因为杨轶很少会背着她打电话,而且钻进书房里,这么久都没有出来,她便走过来看一下。

    “你怎么了?”墨菲走过来的动静,已经让杨轶发觉,他抬起头,便看到墨菲关心的眼神。

    “没什么。”杨轶收敛起心神,他跟墨菲微微一笑,“不过,你过来!”

    “干嘛偷偷地打电话?”墨菲嘟囔着,还是听话地走了过来。

    杨轶将她一把揽入怀里,然后捏了捏她的鼻子,有些宠溺地问道:“你啊,怎么不听我的话?跟你说了,我会帮你解决,怎么你自己偷偷跑去跟牛美玲坦白了?”

    “哎,你知道了?”墨菲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嗯!你忽然跟牛美玲说了,搞得我好被动。”

    “但那是你让我直接跟玲姐说的啊!”墨菲不服气地说道,“你可不能怪我。”

    “我让你直接跟玲姐说的?”杨轶愣了一下。

    墨菲便将那天杨轶的话复述了一遍。

    “好吧,是我表述得不好,也让你误解了……”杨轶有些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我会找人跟牛美玲直接说这个问题,不是让你去直接说。”

    “那现在是不是很麻烦?哎,我直接跟玲姐说了,玲姐很生气,我觉得我又把事情弄糟糕了!”墨菲担忧地看着杨轶。

    “有点麻烦,不过还好,我找的那个人,应该还算靠谱,他应该能帮我们说和。”杨轶揉了揉墨菲的脑袋,微笑着安慰道。

    他没有告诉墨菲更多细节,因为不需要让她触及太多人性的阴暗面,既然都要走了,留个好的念想吧!

    “为什么我老是好心办坏事?”墨菲自责了起来。

    “别担心,不是还有我吗?就算你把天捅了一个窟窿,我都能帮你把它给补好!”杨轶笑道。

    墨菲心里甜滋滋的,但她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才不要老是让你给我擦屁股,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以后还是尽量要注意一下,不能给大家带来麻烦。”

    “其实,麻烦什么的不是很重要,我对擦屁股这个动作有很浓烈的xing趣!”杨轶嘿嘿一笑。

    “要死啦你!大白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