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悄然进入了三月,连绵的春雨开始侵扰着这座江南小城,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诸多的不便,但空中如柳絮飘飞的细雨,也是为这咖啡店前后的山山水水,平添了几分魅力。

    杨轶从外面回来,在车上,他便看到花圃里,撑着一把油纸伞,忙着在泥泞里,深一脚、浅一脚地给娇弱的花苗盖上塑料膜的墨菲。

    当然,杨欢和林幕安也在披着雨衣帮忙——丁湘周一上午有课。不过,人群里,杨轶就瞧见了自家媳妇。

    花尚且未开,但此间人比花俏!

    或许是因为这把油纸伞,也或许是因为墨菲在雨中绰约的身姿,杨轶竟然想起了前世那首优美的现代诗《雨巷》,那个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结着愁怨的姑娘。

    当然,墨菲没有结着愁怨,她抬头看见了从车上下来的杨轶,欢喜地招了招手,说道:“杨轶,过来,帮我们拉那边那个角!”

    杨轶微微一笑,走了过去,帮她们弄好。

    回到楼上,杨轶帮墨菲拿雨伞去阳台挂起来。墨菲换了居家的睡衣,然后拿着一条松软的干毛巾跑来找杨轶。

    “帮我擦头发。”墨菲把毛巾递过来,眼睛犹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亮晶晶地看着杨轶,笑道。

    其实她可以自己擦的,但跟杨轶确定关系之后,墨菲就喜欢两个人腻在一块的感觉。

    杨轶一边给墨菲擦着头发,一边斟酌了一下,跟她说道:“明天,你可以放心地去公司,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

    “什么?”墨菲还没反应过来。

    “牛美玲的思想工作,我已经让人做通了,她可以冷静对待你的离开,尽管不可能完全释然,但至少不会跟之前那样激动。”杨轶柔声说道。

    “真的?”墨菲有些惊喜地扭过头来,看着杨轶问道。

    “嗯,能够好聚好散,我觉得这已经很难得了。”杨轶微微一笑。

    “这样就足够了,我没盼着玲姐还会跟以前那样对我,只是不要反目成仇,以后相见还能点头打声招呼,那就足够了!”墨菲有些感激地说道。

    “谢谢你,老公。”墨菲转过身来,用力地抱住杨轶,眼里泛出了一些泪花。

    杨轶动用了什么手段,墨菲没有追问,她在这点还是有点聪明的,知道杨轶能说的会跟她说,而不能说的,她追问了,反而给杨轶带来麻烦。

    “傻瓜!谢我干什么?你的事情,不就是我的吗?”杨轶笑着,轻轻地拍了拍墨菲的脑袋。

    安抚了情绪有些感伤的墨菲,杨轶来到书房,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U盘。

    杨轶凝眉注视着这个U盘,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才将它放在了自己书架的一个暗格里。

    ……

    时间回到了今天上午,杨轶送曦曦去幼儿园之后,便到了“老地方”,跟鞠杰见面。

    鞠杰很是得意地向杨轶讲述了自己的成绩,跟邀功一样,不,他就是在邀功,还将牛美玲之前给简绰的那个U盘插在他带来的笔记本电脑里,展示了一番他经过“千辛万苦”才拿到的绯闻资料。

    “木子昂老大,光是这个资料,就值五十万,别说我爸后来还给我姨一些经济上的补偿。”鞠杰摆了摆手,笑嘻嘻地说道,“不过,这算什么?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都不算事儿!老大,我这次的表现不错吧?”

    当然不错,这个杨轶很满意,当赏!

    赏什么?自然不会是钱,鞠杰又不缺钱,杨轶将《那一夜》的完整曲谱连同歌词交给了鞠杰。

    不过,第二首歌,杨轶只是清唱了一遍,曲谱、歌词他暂时截留了下来。

    “这首歌现在给你也没有用,以你现在的唱功,驾驭不了这首歌,推出去,反而是毁了它。”杨轶淡淡地跟鞠杰说道。

    鞠杰很喜欢第二首歌,不仅是歌词表达的伤情,和《那一夜》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更胜一筹,更是因为这首歌,旋律动人,从头到尾都令人难忘,从头到尾都可以说是高//潮,令人欲罢不能!

    杨轶刚才用沙哑的嗓音,将这首歌演绎得淋漓尽致,鞠杰在一边听着,都痴迷地忍不住想跟着吼两嗓子。

    但鞠杰也明白,“木子昂”老大说得没错,这首歌不是他能驾驭的,通篇扯着嗓子在吼,鞠杰换气都跟不上……

    “那怎么办?”鞠杰哭丧着脸说道,“木子昂老大,这首歌可不能不给我啊!我觉得这首歌,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

    量身打造?杨轶其实想抽死这个逗比,但他还是忍住了,这个家伙有时候有点混蛋、也有点傻,但关键时候还是有用。

    而且,杨轶也觉得“栽培”鞠杰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他很想看看,鞠杰这个小白鼠,不,这个纨绔,在一首首“神曲”堆砌之下,能有怎么样的成就!

    “放心,只要墨菲能如常地离开天美,这首歌,我还是会兑现给你,我木子昂从来不食言!况且,我们又不是就合作这么一次。”杨轶淡淡一笑,说道。

    “对了,这两首歌分开来发布,对你有好处,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热度。我建议,从今天开始,你老实地去学一下唱功,等到我把它给你的时候,你也可以唱得出来。而且,有点唱功了,以后我有什么歌想给你,也不用担心你毁了我的作品!”

    鞠杰的性格很毛躁,听不得别人的叨唠,特别是劝他学唱功、学这学那的话。以前杜伦就很识相,见鞠杰不爽了,就再也不会提第二遍。但如今,木子昂老大的指示,鞠杰再恼火,也得老实地听下去。

    更何况,他是真的很想唱第二首歌,想想就心痒难耐。

    而且,想想自己以后在舞台上,能够扯着脖子唱这首歌,然后台下很多粉丝们迷醉欢呼的样子,鞠杰就振奋了起来。

    只见他咬了咬牙,说道:“好,木子昂老大,我学,回去就让我姨给我找音乐老师,我就不信,我唱不好这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