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杨轶确实有点轴!

    本尊被自己的小号给压制了,尽管跟左手打右手一个道理,但杨轶还是有些不爽啊!

    好歹,本尊也是有创造过许多经典作品的。

    像《士兵突击》、《亮剑》这两本实体畅销书,在去年年终的销售排行榜里,还双双杀入了前十!像《余罪》、《越狱》这两本连载的网络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目前依然坚挺地屹立在起阅的各大榜单中,其中《越狱》更是不折不扣的第一!

    还有《曦曦的睡前故事》、《白夜行》等,跟最近这个大火的微电影《童话》的编剧也是署的本尊的名字!

    怎么落到这些人的口里,他就是一个无名小卒了?

    的确,他的本尊也很少抛头露面,只参加过一次军区的活动,但木子昂不也没露过面吗?

    不知道为啥,杨轶忽然想起了之前陈风尘老爷子劝说他参加《士兵突击》的发布会时候说过的话:“俗话说得好,出名要趁早。小杨,你们年轻人都没有这个意识吗?这已经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你越是抗拒与公众接触,公众也会抗拒了解你,了解你的作品,最终落下的后果就是再好的作品也会失去它的光芒……”

    虽然陈风尘说这些的目的,还是为了让这部戏能够创造出更多的噱头,可杨轶现在回想起来,才发觉老爷子真的是一语成谶。自己隐姓埋名,导致现在真的成了无名小卒。

    不行,杨轶有点不甘心!

    “我决定了!”杨轶一直在自己暗暗地琢磨着,墨菲却忽然开口说道。

    “决定了什么?”墨晓娟好奇地问道。

    “既然现在都已经被媒体曝光,而且大家又有这么多误解,我决定彻底公开,明天的演唱会,我要亲口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墨菲说道。

    杨轶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墨菲忽然变得果断起来。刚才她知道被曝光了之后,还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难道是受到那些粉丝评论的刺激?

    “我还以为你想直接在微播上公开。”墨晓娟笑嘻嘻地说道。

    “微播上也会说,在演唱会结束之后。”墨菲点了点头。

    毕竟是新生事物,现在大家还没完全领会将微播当成一个信息发布渠道的正确玩法,更多的,还是通过记者、媒体的渠道,或者直接召开新闻发布会,墨晓娟能想到用微播,倒是隐隐约约把握了一些精髓。

    墨菲咬了咬下唇,看向杨轶,有些为难地说道:“杨轶,你明天,能陪我一起登上演唱会的舞台吗?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大家介绍你,跟大家说,你就是木子昂,我不允许他们对你说出这些话,你才是最优秀的!”

    墨菲有些忐忑,她知道杨轶不喜欢抛头露面,而且昨晚还表态说不想出道,他会愿意跟自己一起登上舞台吗?

    然而,墨菲这一番话,却让杨轶感到心里很暖,他不但没有拒绝,而且还看着墨菲的美眸,温柔地说道:“当然,我怎么会让你独自去面对?”

    不过,既然墨菲是要明天晚上才正式公布,杨轶心里头又琢磨了起来。

    还有将近两天时间,杨轶觉得自己可以趁这个时间里,搞一波事情!

    旁边被塞了一肚子狗粮的墨晓娟眼睛骨溜溜地转着。其实,以前的墨晓娟也跟那些粉丝一样,怎么看杨轶都不爽。但现在,随着了解越来越深……

    在墨晓娟的眼里,杨轶和墨菲,两人在一块就像是金童玉女!格外的般配!

    “让这些人好好认识一下自己的鼠目寸光!”墨晓娟暗想着。

    只见她坏笑着说道:“姐,姐夫,我觉得,你们与其直接上去讲一通话,不如改成先合作唱一首歌,然后再介绍,这样更有说服力,而且给他们带来的震撼也更大!”

    杨轶和墨菲都愣了一下,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

    墨菲眼里透出了跃跃欲试的期盼,她可是很想和杨轶一起唱歌的,但她又担心杨轶拒绝,就跟要表白的小女生一样,忐忑地问道:“可以吗?”

    杨轶笑了:“我觉得可以有!”

    “不过,要唱什么歌?”墨菲欢喜地说道,“我们俩一起合唱的歌,好像不好选择啊!漂洋过海来看你?或者是我的歌声里?”

    杨轶却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在我以前给你唱过的歌里面,有一首,很适合男女合唱。”

    “真的?哪一首?”墨菲高兴地问道。

    如果是杨轶给她唱过的歌,墨菲基本上都有跟杨轶学过,也减少了学习的麻烦。

    墨晓娟看了看手表,说道:“哎,你们别在这里商量了,不如直接去演唱会现场吧!这个新加入的节目,要跟导演商量,要跟乐队合练,索性一起彩排吧!”

    墨菲听后,有些歉意地看向杨轶,说道:“对不起,今天可能要耽误你去旅游的计划了,但我们想要给观众展示一个好节目,提前排练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而且你也要提前感受一下舞台……”

    现在墨菲不会质疑杨轶的唱功,现在杨轶的嗓音比她还妖孽,而且在她的指导下,唱功也有很大的长进,但登上舞台,在四万多观众面前献唱,这跟平时在家里唱歌是两码事。别说杨轶,墨菲以前头一次开演唱会,都紧张得有点脚软,那时候她早已经不是一个菜鸟歌手了!

    “我听你的安排!”杨轶微微一笑。

    不过现在怎么出去是一个问题!酒店外头,已经被记者、狗仔们包围了!杨轶也不可能跟昨天那样,当着记者的面,大大咧咧地往外走。

    人家也不瞎!现在杨轶这张脸,比通缉犯还更能被记者认得出来!

    但办法还是有的!

    记者们堵得住酒店的大门,却堵不住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的出入口。

    一个小时之后,一辆黑色不显眼的轿车,从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出口缓缓地开出,候在附近的狗仔们看了一眼,发现不是墨菲那辆保姆车,而且驾驶座上的司机也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便没有了兴趣,接着望向后面开出来的其他车。

    然而,等这辆车开出了一个路口,副驾驶座上一个毯子自己掀开,露出一个坐直了身子的男人,如果有人仔细看,就会发现是正处在风口浪尖的杨轶。

    而这个时候,后座上,也从前座的坐垫后面,探出了三个脑袋,其中一个是小脑袋。可能是被妈妈藏在怀里好一会儿,曦曦的头发有些凌乱,但她好奇心更甚,直接从中间钻出小脑袋往外头看着。

    “好了吗?”墨菲小声地问道。

    “好了!”杨轶点了点头。

    曦曦憋了好久,这会儿,小姑娘终于也可以说话了。只见她假模假样地大口大口喘着气,然后自己演不下去,咯咯地笑道:“哎呀,我可快闷坏了,粑粑,我们是在玩捉迷藏吗?”

    “嘘!”墨菲跟曦曦竖起了食指。

    曦曦只要又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但眼睛还带着笑意,她觉得很好玩。

    杨轶没顾上跟曦曦说话,到下一个路口,确保没有跟着的车之后,杨轶让司机靠边停车。

    他和司机都下车,他跟对方握了握手,多塞了一些辛苦费,让对方保密。

    接着,杨轶坐上了驾驶座,开车载着墨菲她们接着往举办演唱会的体育场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