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怀孕的那一晚,墨菲其实还有点纠结,因为她经历过了复出的艰难,好不容易才重返巅峰,如果怀孕了,岂不是又要跟五年前一样,再等上几年?

    然而,在检查结果出来,看到杨轶高兴得跟一个孩子一样,甚至都敢捋虎须,去抱自己的父亲,墨菲便明白了杨轶的想法,也便放下了自己的一些凌乱的杂念。

    就算星途再坎坷又如何,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来来,包给我,我帮你拎着。”杨轶殷勤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墨菲回过了神,看到杨轶伸过来的大手。

    现在他们刚刚赶到机场,准备坐飞机回江城,刚刚下车,杨轶大包大揽,想减轻墨菲的所有负担,而且还准备将墨菲给搀扶起来。

    “干嘛啦!这是我的包!”墨菲又感动,又好笑地说道。

    “不是,你拎着重,我帮你拿着,要什么,到时候再给你!”杨轶说道。

    墨菲嗔道:“不用啦,我才刚刚怀上,你不用把我当成已经大肚子的女人看啊!好别扭的!提个包而已,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杨轶嘿嘿地挠了挠头,笑道:“我这不是觉得,上次你怀曦曦的时候,我不在身边,让你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得加倍补偿回来给你嘛!”

    墨菲愣了一下,心中的感动如同水蒸气一样氤氲而起,她抿了抿嘴,看了一眼周围偷笑的墨晓娟和杨欢等人,她将自己的手塞进了杨轶的手里,有些害羞但装作落落大方地说道:“我们走。”

    两人走在前面,曦曦背着一个小书包跟在爸爸妈妈身后,有点受到冷落的小姑娘撅着小嘴巴,嘀嘀咕咕着:“我不用粑粑牵手,我自己可以走。”

    ……

    飞机起飞后,曦曦坐不住,她一边在过道上走来走去,一边抱着奶瓶喝牛奶。她这种奶瓶不是婴儿奶瓶,而是小朋友专用的奶瓶型的小水壶,有一个吸管,可以吸着喝里面的水,比较讨孩子喜欢。

    这大眼睛萌萌的小姑娘眨着大眼睛,到处打量,还是吸引了不少游客的注意,有几个小姐姐,或者叔叔阿姨看着喜欢,便跟她打招呼:“你好啊,小可爱。”

    “我不是小可爱,我是曦曦!”曦曦从奶瓶上挪开小嘴巴,有点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

    忽然,一双大手伸了过来,将她抱起来。

    小姑娘吃了一惊,转头,看到是爸爸,她才转惊为笑,咯咯地在爸爸怀里扭来扭去。

    “不能到处乱走,影响到别人,曦曦,你记得爸爸给你说过的话吗?”杨轶一边跟曦曦说道,一边带着歉意向那些旅客们点头致意。

    “你的女儿啊?”刚才跟曦曦聊天的一个女人笑着问道。

    “嗯,是的!”杨轶点了点头。

    “她挺可爱的,长得又漂亮,眼睛跟会说话的一样。”对方说道。

    “哈哈,谢谢你的夸奖!”杨轶跟对方点了点头,也抱着曦曦转身回去。

    “粑粑,她叫我小可爱,但我不是,我是曦曦。”没走远,曦曦稚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人家说你很可爱,是在夸奖你啊!”杨轶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而且你没有礼貌哦,要叫姐姐。”

    “不是不是,她,她是叫我小可爱,可是我不是小可爱,我跟姐姐说,我叫曦曦!”曦曦回到位置上,还继续解释着。

    “好吧,我们的曦曦最聪明了!”杨轶没有能够理解,还以为曦曦只是钻进了错误的逻辑里,但他也没有跟曦曦纠结,只是笑着刮了刮小姑娘的鼻梁。

    “墨菲,你要吃什么吗?”杨轶转头跟旁边正带着耳机听歌准备睡一觉的墨菲示意一下,让她摘下耳机,然后说道,“我看到有雪糕,有饮料,也有水果、面包等。”

    “不吃了,才刚刚吃了午餐。”墨菲摇了摇头。

    曦曦等不到爸爸问自己,她从自己座位上爬起来,吸引爸爸的注意,然后嘟着嘴巴说道:“粑粑,我要吃雪糕。”

    “你坐飞机时候不能吃雪糕,一会儿肚子疼了怎么办?等下了飞机,回到家爸爸再给你买更好吃的雪糕。”杨轶说道。

    “那我要草莓味的雪糕!”曦曦说道。

    “行,没问题!”杨轶笑道,“现在你想吃别的吗?还有水果、饮料。”

    其实小姑娘也饱饱的,她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吃了。”

    “那你坐下来,站在椅子上不安全。”杨轶拉了拉女儿的手,温柔地说道。

    曦曦却撒起娇来:“我要跟粑粑一起坐。”

    杨轶只好把她抱过来,让她坐在自己宽厚的腿上。

    “嘻嘻!”曦曦这才心满意足地扭了扭小屁股,挤在爸爸的怀里,舒服地躺下。

    杨轶给曦曦整理一下被压着的头发,小姑娘的头发只会稍微修剪,从没剪短过,厚厚的,有点规模了。

    曦曦感受着爸爸一如既往的关爱,心里之前那种被冷落的感觉才一荡而空,弯着月牙般的眼睛,甜甜地笑着。

    “有什么这么开心?”杨轶笑着问道。

    “不知道!嘻嘻!”小姑娘在爸爸的胸口扭着小脑袋,吃吃地笑了起来。

    “好吧,是不是因为想到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所以开心啊?”杨轶担心被别人听到,在女儿的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粑粑,我问你哦!”小姑娘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扭过小脑袋来,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弟弟……”

    杨轶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凑过耳朵,小姑娘才小声地在爸爸耳边问了起来:“为什么弟弟妹妹是在麻麻的肚子里?”

    “因为一个新宝宝出生,都是要在妈妈的肚子里住上十个月,等他长大了,才可以出来啊!”杨轶只好跟曦曦解释道。

    “不是的,麻麻说,曦曦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曦曦嘟着嘴巴说道。

    杨轶愣了一下,哑然失笑,天上掉下来的,他就知道一个美女是天上掉下来的,没想到曦曦也是。

    “好吧,你是天上掉下来的,但也要在妈妈的肚子里住十个月啊!那十个月里,妈妈可辛苦了!”杨轶忍着笑跟曦曦说道。

    “真的吗?”曦曦懵懵懂懂地问道。

    “当然了!”杨轶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