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天气渐渐变得暖和起来,春田幼儿园也开始给孩子们增加了一些室外的课程,像体育课,在明媚的阳光下奔跑,玩耍,就很受小朋友们欢迎。

    这个星期,春田幼儿园迎来了一个新“玩具”——铺设在幼儿园室外空地上的儿童游乐气垫!

    跟一些儿童游乐场所的差不多,这是一个带着护栏的、外型像城堡的充气气垫,里面好玩的项目并不多,数来数去,也就是一个可以供孩子们爬上滚下的气垫滑梯有点意思,其他的都是卡通形象,只能对之拳打脚踢,没有别的意义。

    但就这么一个“简陋”的儿童游乐气垫,强烈地吸引着大中小三个班的所有孩子们。好多个小朋友去玩了之后,就舍不得下来,每逢体育课结束,他们就哭着喊着,不愿意回去教室里。

    对老师们来说,倒也是一个幸福的烦恼。

    不管别人怎么哭嚷,现在曦曦她们是很开心的,因为轮到中班的小朋友的体育课了!

    “咯咯,曦曦,你猜猜我在哪里?”

    曦曦正一脚深一脚浅,摇摇摆摆地走在气垫上,杨珞琪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了过来。

    曦曦循声望了过去,她顿时发现了猫腻。只见小姑娘嘻嘻地笑着,玩那儿跑去,但这气垫不好控制,软软的,走快两步,经常后脚跟不上前脚的动作,曦曦就一骨碌摔倒在气垫上。

    摔得还挺狼狈的,翻了一个身,四仰八叉的,蕾丝网纱、有着精致刺绣的米白色公主裙都花朵一般铺散、绽放开来。

    不过,气垫软软的,也摔不痛,反而,这也是乐趣所在。

    “哎呀!”曦曦叫了一声,然后麻利地一个翻身,又爬了起来。

    她都顾不上拍拍自己压褶了地裙子,又嘻嘻笑着,往那个大仙人掌气垫柱子那里跑去。

    “琪琪,我看到你了!”曦曦走到气垫柱子这里,然后探出小脑袋,往背后的缝隙里一边探看着,一边叫道。

    “咯咯!曦曦你发现得真快!”杨珞琪从“仙人掌”和护栏之间的缝隙里钻了出来,拉着曦曦的手,咯咯地笑了起来。

    不过,还没完,后边还钻出来一个胖乎乎的身子,兰馨嚷嚷道:“曦曦,你没有发现我,我也在这里!”

    “曦曦、琪琪,你们过来这里玩啊!”陈诗云的大声叫嚷,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三个小姑娘转头看去,陈诗云正跪爬在滑梯的最顶端,冲着她们招手。而在滑梯上,南昭宇率先翻滚了下来。

    没错,是翻滚,他没把握好平衡,直接打横着,跟木头一样滚了下来。

    但看他滚下来后,有些晕头转向地坐在地上傻笑的样子,似乎也很好玩啊!

    “陈诗云,你等我!”曦曦兴致上来了,小姑娘一边招手叫着,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那边跑去。

    “我也来!”兰馨大嗓门嚷嚷着,她跟杨珞琪一块追了过去。

    但显然,在这个气垫上面,跑的速度是快不来的,她还走到一半,便看到陈诗云从滑梯上滑了下来。

    “陈诗云,你不等我!”曦曦嘟着嘴巴,不开心地叫道。

    陈诗云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叫道:“没关系啦!我们再一起爬上去!”

    曦曦想了想,又来了兴趣,她高兴地说道:“那好吧,我们一起爬上去!然后一起滑下来,好不好?”

    这个提议得到了小伙伴们的一致同意,这时候,晕了一会儿的南昭宇小朋友也摇了摇脑袋,从气垫上爬起来。

    “我想站在曦曦和琪琪中间!”南昭宇慢了一步,他看着已经拉起小手的小伙伴们,挠了挠头,有些为难地说道。

    还真会挑!

    但杨珞琪却不太乐意,她紧紧地拉着曦曦的手,说道:“我要跟曦曦牵着手。”

    还是兰馨比较好心,她松开了和曦曦拉着的手,说道:“昭宇,你过来这吧,我跟你牵手!”

    就在这时候,穆老师走了过来,她沿着护栏走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曦曦,她笑着说道:“曦曦,你爸爸来了。”

    “我粑粑来了?”小姑娘先是有些惊喜,然后变得犹豫起来,她恋恋不舍地看了看气垫滑梯。

    要从气垫上下来吗?可是她都还没玩够啊!

    “穆老师,我们放学了吗?”兰馨困惑地问道。

    现在还是上午,中午饭都还没吃,怎么曦曦的爸爸就来了?

    穆老师微微一笑,说道:“没有,曦曦的爸爸来接曦曦回去,是因为他们有点事情。”

    曦曦虽然还是有些想继续玩,但爸爸在等她了,小姑娘也只能忍痛割爱,噘着小嘴巴跟着穆老师去找爸爸。

    不过,见到爸爸之后,曦曦刚才那点小情绪又不见了。

    “曦曦,我们今天要提前回去,因为外婆的飞机中午就到,我们要一起去接外婆哦!”杨轶左手抱住曦曦,右手帮她提着小书包,笑着说道。

    “真的呀?”小姑娘惊喜地抱住了爸爸的脖子,说道。

    一路上,小姑娘很是兴奋,丝毫看不出刚刚出来时候那个小郁闷,她叽叽喳喳地跟爸爸说道:“我很喜欢外婆,因为外婆会做好看的衣服!”

    “好看的衣服?你外婆不是唱歌的吗?”杨轶挑了挑眉毛,问道。

    曦曦歪着小脑袋,有点弄不明白爸爸的逻辑,她困惑地说道:“外婆唱歌也好听,可是我最喜欢外婆的衣服!”

    “噢,爸爸明白了,你是说,外婆是又会唱歌,又会裁缝,就是会做衣服,对吧?”

    ……

    中午,杨轶开着跟天美借的七座保姆车,载着墨菲、墨晓娟,还有墨鹤年跟曦曦,一家人去到江城的机场接从港城转机过来的周梦玉。

    见到丈母娘的时候,杨轶都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周梦玉保养得这么好,接近六十岁了,还跟五十左右的人一样,脸色红润,皱纹也浅浅的,只是头发有些花白,但她也没有染黑的意思。

    当然,容貌还是次要的,杨轶惊叹的是她穿着打扮的品味,周梦玉跟墨鹤年不一样,后者沉迷牛仔打扮不能自拔,虽然布料新潮,但款式来来去去就那几种,而周梦玉就不一样了,她不像其他师奶一样,为了时髦而穿着旗袍。

    她穿的是一件宽松的针织裙袍,这与其说是连衣裙,不如说是裙袍,样式极其复古,半长的袖子,露出半截小臂,像古代长袍又像裙子。

    精密针织的面料,墨绿色的极简色调,看起来很大方!

    而这个裙袍的精妙处在于它的裙摆,也便是腿部位置,用刺绣的手法,将缤纷多彩的一簇花丛和两只翩飞的蝴蝶图案栩栩如生地留在了上面!

    这个图案,又像是点睛之笔,将这件复古的单色调裙装彻底盘活了。

    看着丈母娘大人穿着高跟皮靴,端庄大方地走来,杨轶都有种看时装周的模特走秀一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说杨轶,周围接机的人们也纷纷投以注目礼,当然,不是惊艳,而是感叹和敬仰!

    容颜易逝,如今有了白发和皱纹的周梦玉也不可能跟小女生一样,让别人看得魂颠梦倒,但这份老去依然没有忘切的优雅,却是许多人都羡慕不来的洒脱!

    忽然间,杨轶明白了,为啥墨鹤年老爷子穿牛仔装都能穿得那么潮!

    原来真正的功臣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