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的记忆力就是好,还差几个月就过去了一年,丁湘还是能认出来,当初在开学迎新活动中,远远看过几眼的汤开泰的样子。

    这个公子哥还是跟当时见到的一样,有些阳光的小帅气。但丁湘知道这个家伙做过的坏事,无论是因为不爽郭子意的戏份而故意鸽杜媛蕾的电影,还是千里川树被合同欺诈而雪藏,丁湘现在看汤开泰,那所谓阳光的小帅气,都是假惺惺的伪装。

    丁湘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起来,不过,她毕竟是服务生,不是老板,内心的憎恶,不能摆在脸上。

    她不冷不热地招呼着汤开泰,然而,汤开泰的注意力不完全放在她的身上。

    一进门,汤开泰便左顾右盼,就跟在找人一样,最终,视线落在了角落正在自己卡座上勾勾画画的杨轶身上。

    汤开泰眼睛一亮,不过他不动声色,转头走向了丁湘:“小姐,来一杯圣多斯。”

    他还露着迷人的微笑,故意地寒暄道:“早就听说了,江传后门有一家咖啡店的咖啡做得比较正宗,今天刚好没有拍戏,就过来瞧一瞧,没想到,服务员都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生。”

    丁湘倒没有看出他的本意,只是以为汤开泰是单纯的搭讪。

    当街角的咖啡店的服务员,丁湘其实也没少碰到男生献殷勤,毕竟杨轶做的这制服还是很诱人,将丁湘苗条的身材、盈盈可握的腰肢体现得淋漓尽致,有些对小麦色皮肤还比较喜欢的男生便对丁湘发起猛烈攻势,各种花式要电话,只是可惜,丁湘对他们的殷勤没有给予任何反应。

    丁湘冲汤开泰点了点头,一句话茬都不接,冷淡地转过头,开始磨豆子,一会儿,给他端了一杯圣多斯出来。

    “咦!”对丁湘的冷淡,汤开泰有些诧异,他撩妹的功夫可是经过无数实战考验的,怎么在丁湘这里就没有效果了?

    不过,汤开泰暂且没有将这事太放在心上,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只见他掏钱,端起咖啡,冲丁湘微笑着点头示意,便往杨轶的方向走去。

    “哎,你不能坐那边。”丁湘反应过来,连忙走出吧台,刚想让汤开泰不要打扰杨轶的时候,汤开泰便惊呼着叫了起来。

    “咦,你不是杨轶吗?”汤开泰小心翼翼地端着热腾腾的咖啡,还一惊一乍的,让人都快以为他烫到手了。

    杨轶皱着眉头抬起头。

    汤开泰还不知道自己早就被认出来了,他还假情假意地表达着自己的惊喜:“杨轶,我在很多报道上看见过你,你是墨菲的老公,也是写了很多歌的大创作家,我是你的粉丝啊!”

    这拙劣的演技,跟他的人品一样糟糕!

    杨轶用眼神对赶来的丁湘示意一下,让她不用管。然后不动声色,心中带着讥笑地继续看着汤开泰的表演。

    “真的,我是你的粉丝,虽然我其实也是一个演员、歌手,以前我是童星出道,不过不算大明星……”汤开泰一顿解释,对自己的身份极力地描述,“但我真的是你的粉丝,我很喜欢你的歌,比如你写给陈奕捷的《好久不见》,我可以给你唱一遍。”

    业内有传闻,说杨轶不随便给别人写歌,他只会给唱功好的歌手写歌,像陈奕捷、墨菲,都是顶尖唱将。

    不过,不知道为啥,也或许是被恭维得太多了,汤开泰对自己的唱歌水平有着迷之自信。

    汤开泰想要在杨轶面前展示自己的歌喉,所以他都得寸进尺,将端着的咖啡放在了杨轶的桌子上,清清嗓子,准备要唱了!

    “停停停!不要唱。”杨轶还是有些忍不住了,他可不想这个人唱自己的歌,直接叫停了汤开泰。

    汤开泰一脸迷茫地看着杨轶。

    “别假装偶遇,从你进门那一刻,你的视线就一直落在我的身上。所以,你根本不是来喝咖啡的,是专程来找我的吧?”杨轶索性揭穿他。

    汤开泰愣了一会儿,才尴尬地笑了笑:“杨先生真的是观察敏锐,这都被你发现了。”

    然而,杨轶还是低估了汤开泰的厚脸皮,他直接在杨轶前面坐了下来,笑容满面地说道:“既然这样,我正式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汤开泰,是一个演员,也是一个歌手,我父亲是湘南电视局的一把手,相信以后,我们还是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被揭穿之后,直接把自己的背景得意洋洋地炫耀出来,而且还习以为常的样子,让杨轶忍不住想起前世那个坑爹的“我爸是李刚”。

    相比起来,杨轶觉得自己认识的另一个同是娱乐圈的公子哥可爱多了。

    “我知道你是汤开泰,呵呵,不过,我对你没有什么好感,你应该知道的。”杨轶呵呵一笑,冷淡地说道,“我投资过《童话》这部微电影,哦,对,你以前还拍的时候,那还叫《爱的胡同》,只是,你当时的做法,很是令人不齿。”

    “所以,你觉得我对你会有什么好感吗?”杨轶觉得自己不把他撵出去,已经算是很克制了。

    “这,你说的是这个事情?我是有苦衷的……因为那个时候家里有点急事……”汤开泰听杨轶一提《爱的胡同》,立刻想起来这件事,但他的应变能力不够,支支吾吾着,找的借口错漏百出。

    索性不找了!汤开泰悻悻地说道:“杨先生,我觉得我们可以不要太把过去的事情放在心上,你和墨菲的发展,也是要有电视台的支持,在湘南,那是我爸的地方,就算到了别的电视台,我爸也有关系,我们总有合作的时候。”

    这可以说隐隐约约有些威胁的意思了!

    “而且,我想请你给我写歌,也不是想蒙骗什么,我们互利共赢。”汤开泰还是冷静了下来,露出笑容,跟杨轶说道。

    杨轶淡淡地看着他:“请走吧,我是不会给你写歌的。”

    “可是你都还没有听我唱过歌。”汤开泰在挣扎。

    杨轶伸手朝向外面,送客:“不管你唱得有多好,比陈奕捷都好,我也不会给你写歌。”

    详细的他没说,汤开泰的人品太差,但杨轶没有在这个店里就直接掀翻桌子,他可不想汤开泰知道自己跟千里川树的联系,如果知道了,对千里川树的翻盘无益。

    “你!”汤开泰脸上变得有些阴晴不定。

    不过,最后他还是没有像杨轶期盼的那样大吵大闹,或许还是怀揣着一丝希望,汤开泰悻悻地站起来,说道:“杨先生,我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改变你的看法,《爱的胡同》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至于有什么不简单,汤开泰还没想出来。

    说完之后,汤开泰憋了一肚子气,气冲冲地走了出去,丁湘从吧台出来,还差点被他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