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杨大哥肯定不会在意我们的做法。”郭子意眉飞色舞地跟丁湘说道。

    汤开泰在杨轶的咖啡店被揍了,这事情当然要知会一下杨轶。但杨轶反应很平淡,只是回复了一个知道了。最多,他也只是额外叮嘱丁湘和郭子意保护好自己,别的没什么,揍了也就揍了。

    “但杨大哥也没有赞同你的做法,如果是他,他肯定会想别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丁湘看到郭子意有些飘飘然,不想他也变得纨绔,便跟气球一样戳破他,说道,“要是杨大哥赞同的话,他也早就出手了,那还轮得到你?”

    这里就属郭子意身手最差,丁湘比他力气大,杨欢功夫又好,更别说杨轶。

    其实,丁湘也有点高估杨轶了,杨轶只是在拍电影,他没有闲暇和丁湘多说。实际上,听到汤开泰被郭子意揍了,杨轶心里还为郭子意叫好!

    杨轶把丁湘也是当成了自己妹子,跟杨欢一样看待,要是他看到汤开泰抓着丁湘的手,调戏丁湘,说不定他也会出手!

    等丁湘这边中午忙完,郭子意便带她去后山学车。

    江城传媒大学背靠的这座小山,绕过去之后,有一大片空地,足球场大小。以前据说就是要规划来做大学城的足球场的,但平整了那儿的土地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足球场这个项目被撤掉了。

    不管什么原因,这块地方,正好适合丁湘用来练车。

    地方平整,没有石块、树木的障碍,可以开直道,也可以练习转弯,比起公路上车来车往的危险,这里简直就是练车的天堂。郭子意已经带丁湘来过几回了!

    “挂档,加速。”在开着窗子的车里,只听见郭子意在叫着。

    霸狼是手动档的汽车,也有自动档,但杨轶喜欢挂档时候那种雄赳赳的加速感,便没有买自动档。

    丁湘其实已经掌握得了基本的开车技巧,她背这些东西不要太快,只是她开车跟蜗牛一样,就挂了二档,慢慢吞吞的,不敢开快,好像开快了会失控一样。

    “会不会太快?前面要转弯了。”听到郭子意的提醒,丁湘还有一些犹豫。

    “离尽头得远着呢!而且转弯时候,你只要控制好方向盘,慢慢打,速度快点没什么!”郭子意指着前面,无奈地说道。

    “好吧……”丁湘犹犹豫豫地应了下来,然后步骤还算熟练,踩离合,左手控制好方向盘,右手往前推档位。

    然而,她右手的动作不标准,档位操作杆直接就推着到五档的位置去,结果车子发出了一阵阵无力的响声,而且车子明显变得无力起来。

    “什么回事?”丁湘开车的经验不够丰富,一下子便慌了神。

    “档位挂错了,踩离合!”郭子意反应了过来,他叫道。

    丁湘依言踩了一脚离合,然后便感觉到自己放在档位操作杆上的右手被郭子意按住。女生的手毕竟纤细,丁湘也不例外,郭子意轻松地将她的手连同球头一起抓住,拉下,准确地挂回到二档。

    “重新来,踩油门,再挂档。”郭子意若无其事地跟丁湘说道。

    丁湘却有些发呆,坐在驾驶座上,眼睛盯着前方,但精神却不知道飘到了哪儿去,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噢噢!”只见她脸颊有些微红,也不知道是为自己刚才的失误感到窘迫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慌忙踩油门,松油门,踩离合,换三档。

    这回丁湘倒是做对了,毕竟脑子聪明,所有动作整齐有序,一气呵成。

    “好,加速……保持这个车速,开始转弯。”郭子意说道。

    看起来,他根本没有受到刚才动作的影响。但谁知道呢?郭子意他心里其实还是掀起了一点波澜。

    刚才因为着急,直接抓着丁湘的手帮她换挡了,郭子意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收回手的时候,“错误”已经不可挽回。

    郭子意有点担心丁湘会特别在意,把自己当成汤开泰那样的登徒子。所以他想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暗地里,郭子意脑海里都被刚才那柔软、冰凉的触感给填满了。

    “嗯……好。”丁湘也没说什么,就老实地开车,车里的气氛隐隐地有些尴尬。

    ……

    在私人诊所的片场,杨轶和曦曦正在拍今天最后一个镜头。

    剧情是王励带王小麦来跟鲁迪认识,因为王励要去办假护照,他需要鲁迪帮忙照顾王小麦,然而,一开始鲁迪还很不耐烦,他现在已经很烦了,更不想一个小屁孩来烦他!

    然而,有些镜头,就跟《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玛蒂达和里昂第一次相遇一样经典!虽然这个电影里,王小麦不说话,也没有玛蒂达那句“生活是否永远如此艰辛,还是仅仅童年才如此”的经典对白,但王小麦和鲁迪的第一次见面也注定成为经典。

    尽管,这个镜头开拍之后,因为曦曦被耿厦牵着走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爸爸,都忍不住眉开眼笑而导致NG几次,但责任感满满的小姑娘最终还是努力地调整了过来。

    “我看到粑粑不能笑。”重新开始前,曦曦还跟耿厦说道。

    她也不是非得跟耿厦说话,只是她想把自己的想法嘀咕出来。

    “对,暂时你就把你自己当成是小麦,把我当成你的爸爸!”耿厦弯下腰握着拳头,给曦曦加油鼓劲。

    “开始!”随着导演一声喊,耿厦在门口一伸手,拉过曦曦走过来。

    曦曦小小的手,被耿厦大手轻轻抓在手心,她小小的身子却依然显得很孤单。小姑娘清秀的小脸蛋,小巧的嘴巴合着,大大的眼睛透露着忧愁,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她“第一次见面的鲁迪叔叔”。

    杨轶扮演的鲁迪没有出篓子,他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和身体。

    只见刚才还显得很不耐烦的“鲁迪”变得犹豫起来,虽然还挂着一点不耐烦,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似乎他在“小麦”那清澈的眼眸,和默默地注视下,心灵得到了拷问。

    他可以骂打乱他出狱后生活的王励是笨蛋,是蠢透了的傻瓜,但面对着天使般精致、可爱、可怜的“小麦”,什么火气都不见了,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这一系列小动作,简直是将鲁迪外冷内热的性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拍得好!”杜媛蕾在监视器里看着,都忍不住握着拳头在心里叫好。

    接下来,主要是曦曦的镜头。

    先是耿厦和曦曦讲述他要“小麦”照顾“鲁迪”时候,小姑娘直勾勾地看着镜头,也就是看病床上的鲁迪,从头到尾表情都未曾变化。

    但从“小麦”对“鲁迪”的注视,这个镜头里足以表现出了“小麦”对“鲁迪”的好奇,或许纯真的小孩,才能看得到“鲁迪”心中粗鲁掩盖住的真诚吧?

    接着,是曦曦出去的时候,小步子慢慢走着,忽然她慢慢转过身,侧身、回头,表情不变,依然是用那忧愁得令人心碎的眼神看着爸爸。

    虽然这都是剧本里要求的,因为刚才王励跟小麦说鲁迪病了,跟一个小宝宝一样需要照顾,所以虽然自闭,但小麦似乎也在可怜着鲁迪。

    这一回眸,让杨轶显得很不自在,也似乎心都软了。

    等曦曦走出房间门之后,杜媛蕾终于挥着手,激动地握着拳头,说道:“好,过!”

    其他人也都如释重负,欢笑着,纷纷地鼓起了掌。

    这个镜头,是一条过的啊!摄影机里的曦曦,表现得太好了!

    “你知道吗?姐姐都完全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棒!尤其是最后,演得真好,那个小眼神,看得姐姐都不想让你停下来。”杜媛蕾对曦曦大夸特夸。

    曦曦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她从扮演的状态中很轻易地脱离出来,小姑娘被“杜老师”这么夸着,又是高兴,又是不好意思,小手在身后交织着,吐了吐小舌头笑了起来。

    “耿叔叔说,说我要演小麦,不能把我粑粑当成我的粑粑。”曦曦还跟对方解释了起来,“然后,然后不能笑哦!”

    “没错,虽然你笑得很可爱,但在拍电影的时候,不笑也很漂亮!”杜媛蕾也是宠爱地揉了揉曦曦那柔软的头发。

    曦曦嘻嘻地笑着,跑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

    自然,她也收获了爸爸妈妈的夸奖,小姑娘今天的表现堪称优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