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曦对自己名字的反应还是比较敏感的,爸爸刚才念到“曦曦”两字的时候,正在眉飞色舞地跟小伙伴从黑人说到自己见过的红头发的人的曦曦停了下来,她扭头看向爸爸,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杨珞琪刚才也在全神贯注地听曦曦讲故事,这会儿,她回过了神,跟着曦曦一起看向她的爸爸。

    “曦曦,你的爸爸在说什么呀?”杨珞琪听不懂。

    “我也不知道,我粑粑,我粑粑说什么,我不懂诶。”曦曦在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两个小姑娘嘀嘀咕咕,但大人们聊得很开心,因为用了英语,杨果也参与进来,只见他们哈哈一笑,然后转头找向自己的女儿。

    “曦曦,过来。”杨珞琪被杨果叫过去,曦曦也被爸爸叫过来,杨轶微笑着,给女儿介绍起了对面这个瑞典小女孩,不,应该说是小姐姐,因为路薇莎比曦曦大,还差两个月就满六岁,但大卫跟国内人的想法不一样,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早地接受小学教育,应该要满年龄,甚至大一点再去学校,那样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

    或许吧……

    “这是路薇莎,她和她的爸爸来自瑞典,唔,也就是外国人。她不会说中文,然后英语也不算很好……”在爸爸的介绍声中,曦曦和瑞典小姐姐相互对视着。

    两个小女孩眼神里也充满着好奇,曦曦觉得对方蓝色的眼眸很漂亮,跟玻璃珠一样,而路薇莎稍微紧张一点,她躲在她爸爸的腿后面,但也是打量着曦曦,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这个黑头发的女孩头发这么长。

    “我不要,我害怕。”旁边杨珞琪小小的声音传了过来,杨轶转头看去,正好看到了杨果无奈甚至有些难堪的表情。

    看来杨珞琪还是害怕,她头一次见到跟自己头发还有眼睛都长得不一样的人,心里头第一念头是逃避。

    当然,也是因为杨珞琪胆子比较小的缘故,要是换了陈诗云那个小姑娘,她估计就围着路薇莎,好奇地将人家看得都觉得不好意思吧?

    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路薇莎看到另一个漂亮的女生扭捏着,虽然她听不懂中文,可是杨珞琪死命抗拒的样子,她还是隐隐地能够明白对方似乎有点不能接受自己。

    路薇莎说不出心里此刻是什么感受,但她眼神里流露着失落。

    还好,还有曦曦,杨轶怕杨果尴尬,便轻轻地拍了拍女儿的小屁股,笑道:“去吧,你给路薇莎打个招呼,说Hej!Lovisa!”

    Hej!这发音像“嘿异”,第一个音是第四声,然后第二个音很短。这是瑞典语中你好的意思,当然,如果发音不太准确,可能人家听来,就跟我们听外国人说“泥嚎”差不多。

    不过,并不难学。

    大家瞩目中,曦曦有点犹豫,不知道是因为对方是陌生人不好意思开口,还是觉得自己不知道爸爸在说什么。她依靠在爸爸的膝盖上,扭头看看爸爸,看到爸爸鼓励的眼神,然后也听到爸爸再度的重复。

    小姑娘终于鼓起勇气,向那个金发碧眼的女孩摇了摇手,小声学着爸爸:“Hej……Lovisa……”

    说完,曦曦还扭头回去看向爸爸,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错。

    杨轶冲她竖起大拇指,其实发音有点不太标准,那个女孩的名字念得不准确,可是瑕不掩瑜,曦曦跟外国小朋友打招呼了呢!

    杨轶心中高兴着,但他不知道,其实在曦曦眼里,在以前见过那么多长得不一样的人的小姑娘眼里,她并没有国籍之分,路薇莎是个陌生的女孩子,比自己高,仅如此而已,她对待路薇莎,就跟对待一年前的陈诗云一样。

    没有什么额外的区分,只是还不亲近,还是陌生人,也还没有任何友谊,只有不变的好奇。不过现在的曦曦跟一年前的曦曦不一样,她胆子大了许多,不会像以前那样,躲避着人群。

    路薇莎看着曦曦,感受到了对方的善意,也或许是她听到同龄人之间第一句能够听懂的话,所以她探出的小脑袋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也要回应她啊,人家跟你打招呼了,回应她,她叫xixi。”大卫也在鼓励着路薇莎。

    路薇莎胆子其实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小,或许只是因为环境不同的缘故,她都不喜欢这里,想要回去,但现在,情况貌似有些变化。

    仿佛雨后天晴,明媚的太阳在云朵后面探出了头,这个潮湿的世界焕然一新,山川、田野,一望无垠,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高个子的小姐姐,路薇莎羞答答地抬起她的左手,在腮边跟曦曦打着招呼,然后也是用她的语言说道:“Hej!xixi……”

    路薇莎的发音也比较奇怪,但两个小姑娘对视着笑着,曦曦觉得跟语言不通的朋友交流很好玩,而路薇莎也觉得自己好像多了一个来自中华的友谊,欣喜了起来。

    瞧她们的笑容,美得好像阳台边的花朵此刻都失去了颜色。

    ……

    大卫很忙,简单地交流之后,便带着女儿离开了,而杨轶和杨果也赶紧给自家女儿报名。在此时,湘南电视台附近的一个酒店房间里,有一个男人正拿着一叠东西,跟林幕安交流着。

    “签了它,我们保你进前四,而且会全力支持你,争第一也不是问题!”那个男人苦口婆心地劝着林幕安,“你是一个很有潜力的苗子,我们都明白,你的假声唱得很好,应该说是八强中the_ best!但规矩你也应该明白,我们明苏唱片公司,下血本支持这样一场选秀比赛,是不可能给别人做嫁衣的,如果你不签,抱歉,你也只能停留在八强,人们只会记得走到最后的人。”

    “我现在对你们也不够了解,签的又是长约,我无法冒险。”林幕安摇了摇头。

    “难道你签了荣华达或者骏奇?”那个男人变了脸色,“它们哪有我们好?论资历……”

    那个男人使劲地贬低着另外两家同样赞助了这届“歌动青春”大赛的竞争对手,同时也在不断地吹嘘着自己唱片公司的实力。

    林幕安还是摇着头,他低着头,对方看不出他的眼神。他只是小声地说道:“我是来唱歌的,不是来找唱片公司签约的。”

    那个男人脸色一僵,有些悻悻地说道:“你太天真了,娱乐圈,你没有一个公司作为后台,你以为你真的能走下去?”

    “或者,你以为别人也会跟你一样不签约,然后可以侥幸浑水摸鱼?”那个男人呵呵一笑,说道,“那你真的是太高估了你的竞争对手,华东赛区的安雷,已经被我们签下,其他两家估计也有不小收获,现在就你还没有被签下来!我瞧得起你,觉得你比安雷更有潜力,所以如果你签约,公司会把所有资源给你,支持你成为冠军!”

    这个男人还想劝说林幕安,但他说得口干舌燥,林幕安依然不为所动。

    “抱歉……”林幕安抬起头,眼神里流露着真挚的歉意,“我会考虑,但不会是现在。”

    “不是现在,那就晚了!你以为我们这个承诺是永久的吗?你以为可以拖到你上了舞台之后,拿了冠军之后再翻脸吗?我告诉你,小林,我从地区比赛过来就一直很看好你,但如果你还不肯签约,这次大赛只能跟你说声抱歉!”那个男人还是抛出了狠话,他有些气恼地挥了挥手,说道,“我再给你半天时间考虑,今晚晚餐之前,给我电话,否则,抱歉,我们的合约,你再想签,不会再有任何可能!”

    这个男人气鼓鼓地离开。

    “对不起。”林幕安轻轻地叹息,不过他也没有太遗憾,因为对方虽然表现得很惜才的样子,但给出的七年合约他也看过,里面有太多的陷阱。

    他在咖啡店,也经常跟千里川树交流,聊音乐,聊他们的处境,从中也知道了许多新人歌手经常会碰见的合同陷阱。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幕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亮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来电提醒显示着“荣华达经纪人”和一串号码。

    林幕安没有犹豫,直接按掉。

    然后林幕安将手机轻轻放下,这手机是女朋友给他买的,林幕安舍不得磕着。

    明天的舞台,要好好准备了,这可是直播啊!夺冠甚至四强无望了,但他至少还有一次登上大舞台唱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