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路你说有些黑暗,可是不愿给我陪伴,所谓关心只剩冷淡,只能将悲伤,一个人扛……”墨菲的歌声,令人陶醉,而声音里蕴含的情感,表现着一股缠绵悱恻的劲儿,让人在喜欢的同时,还忍不住生出一丝恻隐——尽管他们都知道,这只是一首歌。

    有几个年轻的粉丝,尤其是刚才叫着想听《我的歌声里》的小妹妹,她虽然以前也听过墨菲这首成名曲,但那只是唱片中的老声音,此刻再听墨菲的现场,她才恍然发觉,原来这首歌也很好听!

    在情感的表达上,丝毫不比《漂洋过海来看你》差!

    毕竟这首歌也是支撑着墨菲当时《情同墨路》这张专辑卖到白金,让墨菲声名鹊起,又怎么会差了?

    而经过六年的积淀,墨菲在唱功上的进步不是一点半点,所以现场她唱起来,自然要比唱片中的老声音还要好听!

    一曲唱罢,粉丝们听得意犹未尽,墨菲也只是开了开嗓子,没有过瘾!

    “我们接下来继续抽取点歌的粉丝。”小艾笑着,拿着抽奖箱走上来。

    新被抽取的粉丝点了《听海》,不过也不难理解,这首歌绝对称得上是墨菲的代表作,其他的歌也很好听,可是没有《听海》那样,能够将墨菲的唱功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消多说,杨轶开始给墨菲伴奏。

    这首歌应该用钢琴伴奏的,可是杨轶今天就给大家表演了一把吉他版的《听海》伴奏。

    而墨菲或许是唱得兴起,她开始换一种风格来唱《听海》,比起以前如同被海风吹散的伤感,这次她唱得略显深沉。(注1)

    “夜夜陪著你的海,心情又如何……”音调该上扬的,她依然上扬着,但不是原来的一口气唱到底,而是很有节奏地停顿、延续,沧桑感油然而生。

    坐在墨菲前面,距离几乎是前所未有的近,粉丝们被墨菲这没有任何杂音的歌声给感染了。

    刚才点了这首歌的大男生更是闭上了眼睛去倾听。不知道为啥,闭上了眼睛,他脑海里,却浮现出另一种场景。

    仿佛这样的歌声,应该是墨菲穿着小西装,在旧时候的十里洋场的老剧院里的演唱!

    恍惚间,竟然翻越了时空……

    当然,这只是这个大男生联想力比较丰富,其他的人倒没有想那么多。

    他们觉得好听,觉得有趣,便轻轻地摇头摆动身体,脸上带着高兴的笑意。

    许久之后,墨菲也唱完了第三首歌,虽然状态才兴奋起来,但为了身体,她先暂停下来。后面准备好的工作人员连忙将饮料、水果拿上来,让每一个粉丝在自己的位置里吃。

    不多,也只是待会聊天时候,大家能开心地一边吃,一边聊而已。

    杨轶也是放下吉他,先给墨菲倒一杯她喜欢喝的橙汁,然后自己在旁边的咖啡机那里,现磨弄了一大壶咖啡。

    “谁想要喝咖啡?”杨轶温和地笑着,举起了咖啡壶问道。

    “我要!”

    “我也要!”

    “给我也来一份吧!”

    回应还很热烈的,仿佛刚才参观工作室,还有唱歌的时候,墨菲和杨轶跟他们的互动比较随和,让他们放下了心中的拘谨。

    杨轶自然是满足他们,端着咖啡壶,走下去给他们倒咖啡。

    “等一下!等一下!”把手举得高高的那个未成年的追星少女,此刻看到自己杯子里的饮料还很多,慌忙要大口大口地喝掉。

    “别逞强,又不是没有杯子。”杨轶连忙叫住她,让工作人员拿来一个新的一次性纸杯,给她倒上咖啡,“慢慢喝!”

    大家开心地说着话,走动了一会儿,小艾上来维持秩序了,她说道:“接下来,是说出你的故事的环节,在早前的调查中,我们了解到,有不少粉丝朋友们是有很多话要跟墨菲说的,或者是自己亲历的故事,或者是你们的愿望或者问题。那么,可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了!在有朋友在讲话的时候,希望大家都能保持相对安静,给他营造一个不错的倾诉环境,听听他的心声,或者,听他想要问墨菲什么样的问题……”

    虽然才三十个粉丝,还没有一些学校半个班的人多,但或许是放下了心防,每个人的参与度都很高。

    比如,那个看起来长得很沧桑的“大叔”,他第一个举手,也成为了第一个讲故事的人。

    “其实……其实我不大,真的,只是长得老,但我才二十七岁。墨菲刚才叫我大哥,我都觉得不好意思。”“大叔”叫茅伽,他开口声音倒还听清澈的。

    “不好意思,我误解了。”墨菲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笑着跟对方道歉。

    “没关系,我也习惯了。”茅伽在所有人的哄笑里,显得更加拘谨,他挠了挠头,接着说道,“其实我也跟很多同龄人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大家都觉得我老的缘故,自己的心态不知道为啥就变老了。大家都喜欢听《听海》啊,《爱我别走》这样的流行歌,可是我就比较喜欢听《十五的月亮》,还有其他的兵歌!”

    “真的,其他的歌我也喜欢听,但自从你们军歌小专辑出来之后,我都不想听别的歌了!就把这四首歌无限循环地听。”茅伽还担心墨菲还有其他人不相信,他连忙转了一圈,跟大家说道。

    “我相信你,我也很喜欢《十五的月亮》,其实对我来说,歌曲的类型并不是很重要,杨轶写出来这些歌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还会唱军歌,可是它确实是好听啊!而且唱起来很有感觉,就好像踏入了自己从未探索过的全新领域一样,很开心。”墨菲跟他也说着自己的感受。

    “我其实一直想听你或者杨轶老师,唱一首军歌的,可是刚才没有点到我。”茅伽遗憾地挠了挠头。

    “没关系,一会儿,等我们聊完,我还会再给大家唱几首歌,其中,就有一首《十五的月亮》,这样吧,我唱一段,你唱一段如何?”墨菲微笑着说道。

    “我唱得不好听,我唱歌会跑调。”茅伽不好意思地说道,“还是墨菲你来唱吧!”

    刚才那个追星少女很活泼,她提议道:“可以墨菲唱一段,木子昂老师唱一段啊!我超喜欢看你们两人合作的!”

    墨菲愣了一下,但台下那些粉丝们都很赞同这个提议,纷纷笑着鼓起了掌。

    “可以吗?”墨菲看向杨轶。

    坐在一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的杨轶酷酷地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过了一会儿,终于轮到贾思源那个办公室女郎了,她早就憋不住,点到她便立刻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墨菲,我有一个我自己的故事想要跟你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