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宝,掩护我!”战友一声吼叫,然后踹开门冲了进去。

    郭达宝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小心地搜索着房间。

    “没人!”他们半弓着腿,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

    忽然,身后的走廊闪现出了一个女性蒙面的影子,郭达宝若有所觉,下意识地回头。看到这个身影,郭达宝愣了一下,但看到对方手中的枪械,很快反应过来,抬手便是一枪。

    不过,一枪似乎不能让对方倒下,郭达宝补了两枪。终于,那个女性蒙面持枪的靶子才倒了下来。

    “继续!”前面的战友匆匆瞥了一眼,他们继续往前搜索。

    一番激烈的“战斗”后,训练基地里的“平民”终于得救。不过,这个训练可不只是看任务是否完成,对比一下用时,教官先表扬一下郭达宝和他的搭档,他们还是在要求的时间里完成了任务。

    “但跟你们以前的成绩相比,这次训练耗时多了二十秒,这是退步!”教官表情严肃地训斥道,“尤其是郭达宝,你好几次击毙匪徒耗时过多,你看这些靶纸,你的子弹都打哪里去了?”

    郭达宝没有反驳,只是并腿大声地承认错误:“是!”

    郭达宝还是知道自己的问题,反应慢了,抬手开枪,第一枪很仓促,打在了目标的腹部,这不能一下子致命,给了对方还击的机会。

    虽然训练场上,这些靶子不会真还击,但到了真正的战场上,郭达宝不能一击致命,这对于他和他的战友们都是有着致命威胁的!

    “教官,郭达宝的枪一直打得不算特别准……”战友还小心翼翼地给郭达宝辩解,“他的真正水平是在近身搏斗上。”

    “上了战场,谁会管你水平在哪?谁会给你近身搏斗的机会?回去继续练,枪不能不练准,必须见人开枪就直接命中头部,用最快地速度解决威胁!”教官斩钉截铁地说道。

    “是!”

    晚上郭达宝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从训练基地回来,他便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虽然他的枪不准是一个公认的事实,但是郭达宝以前还是能近距离一枪爆头的,可是现在却反应迟钝了不少,不应该这样啊!

    什么问题,郭达宝也一清二楚,队长老李之前跟他分析的那番话,着实是让他留下了心结。

    郭达宝还是头一回喜欢一个女生,头一回发现这一个英姿飒爽的姑娘对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可是,他们却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除了杨轶,他和她没有任何交集,从前,过去,未来……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所以先拖了下来。

    但现在,郭达宝发现这样不行,心里挂念着,自己只会越来越迷茫,只会影响到平时的训练,要不是江南军区处在和平无事的江南,平时基本上只是训练,没有多少作战任务,不然他还会影响到整个任务,甚至拖累战友,害他们落入险境!

    不能这样下去了!

    ……

    这天周末,杨轶他们一家又来咖啡店玩,主要还是带着墨菲出来透透气。难得这几天阳光灿烂,江南湿冷的天气有点回暖的感觉,这么好的周末,杨轶自然不能让墨菲还闷在家里。

    不过,自从进入了冬天,来咖啡店喝咖啡的学生确实是少了一些,大部分学生都选择窝在了宿舍,或者宿舍、教室、饭堂三点一线,除了少量咖啡真爱粉,一般的学生都懒得跑这么远来后门喝一杯咖啡。

    这样也好,人少一些,墨菲也可以悠闲地在店里走动。

    店里还有舒缓动听的钢琴曲,仿佛音符荟萃的小溪在缓缓流淌一样,让人心情灿烂。

    今天在弹钢琴的,是缪川。卢小树和缪川这两个家伙,现在开始轮流来店里弹钢琴,隔三差五,两人还会背着吉他一起过来,给店里的顾客弹唱自己的歌,或者唱一些民谣歌曲。

    有点像是替代了林幕安的位置,但他们又不肯要杨轶的工资,完全是免费给咖啡店打工。

    用卢小树、缪川的说法,他们两个暂时还不缺学费、生活费——之前荣华达给他们的工资他们并没有挥霍掉。另外来店里弹琴唱歌,他们也是在练习,都没给杨轶“租场地、钢琴”的费用,怎么还好意思要杨轶的钱?

    杨轶倒是明白他们的真实意图——不就是报恩嘛,以功抵债,还杨轶之前给他们的律师费。不过,杨轶没有说破,暂且让这两个家伙先做着,后面再看看。

    不得不说,杨轶不是神,也不能让事事尽如心意。

    十一月的上半个月,他基本上都是顺风顺水的,无论是《今天你要嫁给我》继续排在新歌销售榜的榜首,还是他为《士兵突击》写的主题曲的编曲,无论是千里川树的官司,又或者是撒哈拉网上商城的双十一活动,几乎都能顺利达到预期。

    但今天,杨轶终于遇到了一个麻烦事儿!

    知道杨轶在咖啡店,杜媛蕾匆匆跑来找他,并且告诉他《逃犯》排片不顺,遭遇了院线的打压。

    《逃犯》制作好之后,原计划是在明年春节贺岁档上映,虽然只是新人导演的处女作,也没有什么大牌演员,可是这部电影的剧情还是很不错的,向江磊老爷子都赞不绝口,也很支持杜媛蕾在贺岁档放手一搏。

    搏一搏,说不定单车变摩托呢?

    但现在据杜媛蕾的说法,《逃犯》的排片率只有百分之一点几,跟贺岁档其他电影相比,它的排片几乎是最少的了!

    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毕竟《逃犯》也算是独立制作电影中的优秀作品,即便比不上有电影公司背景的电影,排片率也不至于这么低!

    “什么原因?”杨轶皱了皱眉头,问道,“你知道谁在背后搞鬼吗?”

    杜媛蕾自己虽然势单力薄,但别忘了,她是江传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研究生。无论是学校的支持,还是一些老师的关系,或者她读书以来接触的一些已经在业内有一定权威的师兄师姐,杜媛蕾的人脉关系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查出是谁影响了《逃犯》的排片,这并不困难。

    杜媛蕾犹豫了一下,看着杨轶说道:“全球影业。”

    这么一说,杨轶就全明白了。说到底,还是自己造成的影响,《越狱》跟全球影业磨了那么久,结果最后给了伍尔夫电视台。

    许中威能当上中华区总裁,显然不是什么善茬,自己还纳闷难道全球影业就这样淡定地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原来对方一直在隐忍着,找机会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杨轶并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杨轶在电影行业没有什么关系,陈风尘老爷子也帮不上忙,而他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打打杀杀。

    好在,杜媛蕾不是跑来找杨轶抱怨的,她也没有事事依靠杨轶的习惯。

    “现在有一个解决的办法,是向老师帮忙出面周旋的,我们如果将片子安排在春节之后,也就是三月份再上映,院线的排片能达到百分之八。”杜媛蕾犹豫了一下,跟杨轶说道。

    贺岁档为什么有好片扎堆?为什么贺岁档和暑假档被称为黄金期?就是因为全国观众在这些时间最有空,也是最乐意前往电影院消费,而在这个档期里,卖出的票房也会是最多的!

    到了三月就是淡季了,不仅观众少了,而且精彩的片子也少,更加难以让人们提起走入电影院的兴趣。

    但似乎,《逃犯》没有更好的选择。

    “就按照你说的来改档期吧!”杨轶其实不太在意电影票房的高低,但毕竟这不只是他、杜媛蕾努力的成果,还有郭子意、耿厦、向老师、曦曦等等这么多人的心血凝聚在其中。

    杨轶想了想,跟杜媛蕾说道:“你回去让人制作英文字幕,我让晓娟安排一下,你们带着片子,到米国的电影节试试,看看外国人对我们的电影是否感兴趣。”

    送走了杜媛蕾,杨轶在咖啡店又迎来了一个特别但又是意料之中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