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661章 小懒猪曦曦(4/4,为修仙的万赏加更)
    春节的脚步一步步地在逼近,街角的咖啡店也到了放假歇业的时候,丁湘和新招的两个兼职学生都回家过年了。

    本来,杨轶也计划着提前一两周的时间,带着家人一起回老家。不过,因为杨欢还在江南军区拍戏,也不好将她一个人丢在江城,所以这个计划只能作废。

    秀芹的戏份不是很多,可是人家剧组也不会特意为杨欢调整时间的,戏也是一幕幕地拍。估计,她还得拍到农历二十八、二十九才结束。

    当然,等杨欢晚点一起回家,杨轶也是有别的考虑。

    小曈曈前几天因为感染了轮状病毒,拉肚子、发烧,虽然按照医生的叮嘱让小家伙喝了一些口服补液,也让墨菲继续给他喂奶,病情渐渐有些好转,不过小家伙身体还很虚弱,杨轶想等让小曈曈再恢复一些,才带他回老家。

    长途旅行和乡下的环境,小曈曈需要有健康的身体来应对这些变化。

    这天一早,杨轶早上起来,跑步去市场买菜,在大门口,门卫叫住了他:“杨先生,您家有一封信。”

    杨轶接了过来,信封上面是英文地址,杨轶已经猜到是大卫一家寄的了,不过,一看署名,居然是路薇莎!再看收件人,果然不是自己,是曦曦!

    路薇莎去澳洲旅行了,杨轶听曦曦说过,不过,他想不到的是,这两个小姑娘居然还通过这么古老的方式联系!

    还挺有趣的!

    杨轶没有拆开女儿的信,而是揣在兜里,继续跑步去市场。

    “小杨来了?”那些卖菜的大妈、大爷或者大哥、大姐们跟杨轶很熟了。

    原本杨轶一个男人整天一大早起来买菜就很稀奇,后来发现他还是个明星,这自然也让杨轶成为了这个菜市场的明星人物。

    这不,见到他到来,一个个都笑着跟他打招呼。

    “小杨,猪尾要不要?今天杀了十几头猪,猪尾都给我弄了回来,你来得早,赶紧挑几条回去,煮给你们家孩子吃!”卖猪肉的阮大哥也很热情地招呼着杨轶,“小朋友最喜欢吃猪尾,怎么吃都吃不腻!”

    这家猪肉档卖的是乡下的土猪,猪肉很新鲜,肉质紧密、富有弹性,膘肥色白、肉红有光泽,比起其他档口的好吃得多,当然,也比其他档口的猪肉贵。

    杨轶饶有兴趣地拎起一条猪尾看了看,短短的一截,不过皮质细腻,白里透红,显然煮起来味道也不错。

    这个可以拿来煲汤!杨轶想起了一道味道不错的菜。

    “阮大哥,你帮我把这肥的部分切掉吧!”杨轶比划着猪尾巴后面连带着的一大块肥膘,说道。

    “哎,小杨,哪有这样做买卖的啊?”阮大哥嘿嘿笑道。

    杨轶没理他,而是挑了三条猪尾,丢上了他的秤盘,微微一笑,说道:“老规矩,你称完后算钱,然后该切的切掉,切掉的,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吧?”

    杨轶也不斤斤计较那点钱,他只是想要有价值的部分。

    “好嘞!小杨你还是够豪气!”阮大哥竖起他粗粗的大拇指,啪得一下将猪尾巴丢上砧板,给杨轶切了起来。

    ……

    冬天的被窝暖乎乎的,最适合睡懒觉了!这可不只是针对大人的,小孩子也一样,放假后不用早起去幼儿园,曦曦早上就更加难以被叫醒了!

    这不,杨轶又开始了他新一轮战斗!

    “曦曦,起床咯!”

    杨轶在床边的轻声呼唤,没有任何效果,小姑娘双眼还是合在一块,睡得正香。

    “小懒猪,快快起床。妈妈和弟弟已经起来咯,妈妈还很早起来练歌,你怎么可以还在睡懒觉?”

    杨轶改变策略,坐在床沿,隔着被子,摇了摇曦曦的肩膀。

    这摇晃,将半睡半醒的曦曦摇得睡不下去了,小姑娘眯着惺忪的睡眼,望了一眼爸爸,鼻子发出长长的声音,真的跟小猪一样。

    别以为这是她要起床的前奏!

    小姑娘眯了一会儿,眼皮又沉沉地垂了下去,如果爸爸不叫她了,曦曦肯定又要接着继续睡觉。

    “起来啦,不然爸爸把你整个抱起来,然后用很冰很冰的水给你洗脸!”杨轶又适时地捏了捏小姑娘的鼻子,嘴角都勾起了笑意。

    “不要啦!”曦曦其实已经有些清醒了,只是还赖床,所以她不情不愿地嘟着小嘴巴,扭着脑袋,往另一边转过去,被子也被她扯走,倒是露了一些后背出来。

    她跟虫子一样,蜷缩起来,还裹着被子,遮住脑袋,看起来好像爸爸怎么弄她都不愿意起来一样。

    还好,杨轶今天有杀手锏!

    “爸爸跟你说,今天收到了一封路薇莎给你寄的信!”杨轶压在小姑娘的被子、身子上,嘴巴堵着被子,跟裹在里面的小姑娘说了起来。

    “啊?路薇莎给我寄了什么?”曦曦终于赖不住床了,她小脑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露出一双还没完全睁开、可是已经来了精神的大眼睛。

    “给你寄了信啊!”杨轶冲着女儿,摇了摇手中拿的信件,笑道。

    “信是什么呀?”曦曦有点儿迷糊,这个“老事物”,对小姑娘来说太陌生了。

    “信就是跟打电话一样啊!不过它是把你想对别人说的话,写在纸上,然后通过邮局寄出去,等到了对方的城市,她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内容,就知道你想对她说什么话了!”杨轶笑道,“你想不想知道路薇莎在信里跟你说了一些什么?”

    “嗯嗯!”小姑娘用力地点了点头,大眼睛里充满了期盼。

    “那你赶紧起床,洗脸刷牙,然后你就可以亲手把它拆开,看路薇莎在里面写了一些什么。”杨轶柔声说道。

    通过几个月的睡前阅读,曦曦已经认识了一些方块字的意思!

    当然,曦曦还不能独立地看书,杨轶会陪她一块看信,帮她念她不懂的字。

    曦曦这会儿已经没有了睡意,满心期盼的小姑娘挣扎着要起来,然而……爸爸还隔着被子,压在她的身上呢!

    “粑粑,你好重啦!我都起不来!”卧室里响起了曦曦咯咯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