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队还有一个老狐狸袁岩!

    他和耿厦在千桥古镇扑了个空之后,没多久便接到了单洪奎和杨欢的电话,知道郭子意被淘汰、解雨臣趁乱逃脱的消息。

    “另一队去千桥古镇的,应该是杨轶和鞠杰。”袁岩分析道,“通知我们去千桥古镇,目的显然是优先目标,队长!我之前猜杨轶是逃犯队的队长,现在看来应该没有猜错,鞠杰是逃犯队里,最不可能当队长的。”

    “那他会不会也跟我们一样,把最不可能当队长的鞠杰选为队长?让杨大哥来保护他?”耿厦不解地问道。

    “小郭不是我们的卧底,解雨臣也没有想和我们的人接触的意思,这说明他也不是卧底,假如鞠杰是队长,杨轶是卧底,你觉得杨轶这么厉害的人,没有办法拖住鞠杰,让他们会这么巧地逃离我们的追击吗?”袁岩温和地笑道。

    此刻,神算子带上了他的墨镜,仿佛柯南附体,判断道:“只有一种可能,杨轶是队长,鞠杰是给出信息的卧底。而如果我没有猜错,鞠杰卧底技术太差,已经被杨轶怀疑!”

    特警队后来陆续受到了他们解锁的第二批线索地点信息,以及鞠杰提供的“白马涧”信息。

    神算子袁岩又精准地分析起来:“鞠杰有可能已经被识破了身份,所以他提供的信息存疑,但我们不能不管白马涧,因为我们也不能确认这个信息是否有误。”

    电话那头,单洪奎说道:“我们除了白马涧,现在手上还有两个地点没去过,一个是你们去了一半折回的寒山寺,一个是新的湿地公园,我们怎么安排?”

    第二批被解锁的地点是湿地公园和千桥古镇,千桥古镇还是他们提前知道的。也就是说现在除了一个被鞠杰探索过的恩瑞寺以外,特警队已经知道了其他五个地点。

    袁岩摸了摸下巴,说道:“这样,现在逃犯队应该大多数是单独行动的,比如逃脱的老解,所以我和耿厦去白马涧一探究竟,你和杨欢一人去一个地方,小心一点,如果遇到落单的人,你们可以尝试将他淘汰,如果遇到对方大队伍,就赶紧撤,如果啥都没遇到,就找线索吧!我们现在只有抢过来的一条线索。”

    ……

    杨轶和郭子意来到了寒山寺,路上,郭子意这个博闻强记的家伙聊起寒山寺的历史,听完后,杨轶感到有些惊奇。

    以前提到过,这个世界的历史轨迹大概在三国之后便发生了改变,也就是说,没有唐朝这回事,但在佛教历史上,依然有一个叫寒山子的名僧,在这里隐居,后来别人将这个寺庙叫做寒山寺。

    两个世界的事迹相映,仿佛让这座寺庙覆盖上了一层神话的色彩。

    当然,寒山侥幸没有被蝴蝶的翅膀扇飞,但张继和他的《枫桥夜泊》就没有能够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不过这个世界也不缺乏文人骚客,在这座寺庙里,还是留下了许多名人的碑文,有记载传颂甚广的诗碑,也有表现书法的佛教石碑!

    杨轶心中感慨万千,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他要跟郭子意寻找藏在寒山寺里的金库钥匙线索!

    “整个寒山寺大概有一万三平方米,也就是将近二十亩地,我们怎么找?”郭子意问道。

    “这你都知道?”杨轶有些惊讶。

    “没有,这宣传手册里有写。”郭子意有些不好意思地掏出刚才在门口接的一个折叠的册。

    “我们先找有极限挑战LOGO的东西,那应该就是线索!”杨轶说道。

    郭子意脑筋也很灵活,他握了握拳头,笑道:“我也有办法了,杨大哥,我们可以看哪里有摄影机,肯定那里有东西!前面两期都是这样的!”

    杨轶讶异地拍了拍郭子意,说道:“可以嘛!之前他们还说你距离成为狐狸就差一步,我看再过几期,你就可以跟那两个老狐狸掰手腕了!”

    调侃完,杨轶和郭子意一起去找线索,本来两个人分开找比较方便,但毕竟郭子意现在“手无寸铁”,要是被抓到,就是别人的盘中餐了!

    然而,杨轶和郭子意还以为还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找到提示,结果没多久,他们便找到了!在大钟楼,一个大和尚已经摆好架势在等着他们,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当然,桌子正面还贴着极限挑战的LOGO。

    “又是纸和笔,不会还是要我们画画吧?”郭子意惊讶地问道。

    杨轶有些头疼,说道:“毛笔画?这个我不会。写毛笔字还差不多。”

    当然,这是怎么样的一个要求,杨轶还是要咨询这个接待他们的大和尚,只见他双手合十,恭敬地问道:“大师,请问我们要怎么样做,你才能给我们线索?”

    大和尚温和一笑,伸手指了指大钟,说道:“施主,近日本寺欲重修牌匾,但住持希望能摘取古人撰写佛经中的字迹。所以请你们帮忙在钟身上分别找到寒山寺三个字,并在纸上临摹出来。如果能够完成我们这个心愿,钥匙的线索将会是本寺的一点回报。”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郭子意却傻眼了。

    这大钟楼的大钟,有八米多高,钟面主铭文是《大乘妙法莲华经》,一共有七万多字,这爬着旋转楼梯找,要找到猴年马月去?(注1)

    蛮干肯定不行,节目组设置这个大难题,肯定不是要将他们困在这里,应该有捷径可寻!

    杨轶摸着下巴,绕着钟楼思索一番,他又要来郭子意刚才那份宣传手册,拍了拍郭子意的肩膀,指着“大乘妙法莲华经”,笑道:“直接找肯定不行,拿手机出来,在网上找到这篇经文,然后搜索定位这三个字的位置,这样我们在估计它在这钟身的大概位置,这样来推算,就好办了!”

    “杨大哥,你也是老狐狸啊!”郭子意拍了拍脑袋,崇拜地叫了起来,“这个办法,我怎么没想到?”

    当然,即便如此,杨轶和郭子意还是花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才找全了三个字,分别用手机拍下来,然后由杨轶在纸上临摹完成。

    “大师,我们完成了,请给我们线索吧!”郭子意激动地指着墨迹未干的纸,让大和尚来验证。

    大和尚也不为难杨轶他们,笑眯眯地掏出了一个极限挑战特制的手提箱。

    郭子意兴冲冲地打开,里面的纸卡上写着一个新的线索:“宏都酒店。”

    “这应该就是钥匙所在的地点,我们不能让特警队知道我们这个信息!”杨轶跟郭子意小声说道,“我们统一口径,不管谁被抓了,都跟别人说,我们得到的线索是:退思酒店。”

    也就是他们下榻的地方!

    郭子意连忙点点头,他看着杨轶将线索卡片撕碎,一半扔进垃圾桶里,一半揣兜里准备到外面再扔,脸上那股崇拜劲儿,别提了!

    准狐狸又学到了一招。

    “大师,谢谢你,我们要走了!”郭子意跟大和尚告别。

    “施主请慢走。”大和尚依然平和地笑着。

    “哎,等等!”杨轶忽然叫住了郭子意。

    “杨大哥,难道还有什么线索吗?”郭子意诧异地问道。

    杨轶犹豫了一下,转头跟大和尚说道:“大师,纸还有吗?不知道为什么,来到姑苏,来到寒山寺,我就觉得很亲切,在这个寂静的寺庙,我忽然想到一首诗,想写下来送给你们。”

    大和尚有些诧异地看着杨轶,不过,出于对杨轶刚才书法的认可,他还是和蔼地笑着,拿出一张新的纸,说道:“杨先生如果愿意留下墨宝,这是本寺的荣幸。”

    在郭子意惊讶的注视中,在节目组几个摄影师和执行导演激动的眼神中,杨轶在纸上挥毫落笔,一首七言的古诗跃然而出。

    《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惊艳!即便是不懂得欣赏古文的人,读第一句诗都觉得惊艳!

    更何况,这里有两个人懂,郭子意和大和尚!大和尚更是深谙古文,他看着杨轶写完,仔细、反复品读,往日的平静已经消失不见,惊讶和惊喜打破了他的修行,难以抑制地在脸上表现了出来。

    “好诗,好诗!”

    然而,写完诗的杨轶犹豫了一下,又再次提笔,在下面署名:“张继。”

    “张继是谁?”这下,所有人都傻了,不是杨轶才对吗?

    “这首诗,是我以前在姑苏打工的时候,听别人念的,说是张继写的,但后来我查不到张继这个人的名字。”杨轶解释道,“但这首诗确实很美,我觉得寒山寺需要这首诗,所以就替张继送给你们。”

    这确实是杨轶将《枫桥夜泊》写出来的原因,他觉得难得寒山寺还能出现在这个世界里,如果没有这首诗,这个寒山寺就失色不少!

    但杨轶不想写自己的名字,当然不是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他觉得写自己的名字没有什么好处。

    抄几千年古人的古诗,抄一首可能让他在古文界声名鹊起的诗,对杨轶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不缺这点名声,也不缺这点钱。反而,因为他的古文造诣不高,写自己的名字,只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不如推给那个他们不可能找得到的张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