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书房的门隔音效果没有那么好,曦曦和兰馨敲门了门后,杨轶他们停止了讨论,这时候两个小姑娘在外面咯咯地偷笑,已经透过书房的门传了进来。

    “谁啊?”杨轶明知故问。

    兰州凯笑着跟杨轶说道:“哟,不错,她们还懂得敲门了。馨儿在家里,到哪个屋去,从来不敲门。”

    这时候,只听见曦曦不知道是捂着嘴,还是捏着鼻子,反正声音变得闷闷的,说道:“我是麻麻!”

    杨轶和兰州凯闻声都乐了起来,这两个小家伙还装了起来。

    杨轶故作不知,问道:“你是妈妈?那还有一个呢?我听到有两个人在敲门。”

    “嘻嘻,我也是妈妈,我是馨儿的妈妈!”兰馨也开了口,小姑娘嗓门比较大,一听声音就很清晰。

    “哎呀,馨儿,你没有假装你麻麻的声音!”曦曦声音有些焦急。

    杨轶和兰州凯相视一笑,摇了摇头,他起身去开门。

    两个小姑娘正在门外,两个小脑袋凑着一块,叽叽喳喳地商量着补救的策略。忽然门打开了,一双大长腿出现在了她们的眼前。

    曦曦和兰馨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杨轶正笑眯眯地俯视着她们。两个小姑娘顿时吓了一跳,她们尖叫着,有种被抓了个现行的激动,当然,还有心虚地抓着彼此,咯咯乱笑。

    “你们要干嘛?装妈妈也不知道装得像一点。”杨轶摇了摇头,笑道。

    曦曦看向了兰馨,似乎眼神在看爸爸说的装得不像的人:唉,都怪馨儿,让粑粑发现了!

    “你看馨儿干什么呢?”杨轶又有一些忍俊不禁,说道,“爸爸说你呢!哪有自称自己是妈妈的?你妈妈没有名字吗?”

    曦曦和馨儿都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曦曦眨着明亮的眼睛,带着笑意说道:“我麻麻叫墨菲。”

    “我妈妈的名字我也知道,叫吴静静!”兰馨也跟着回答。

    现在在杨轶面前,两个小姑娘都表现出了一副乖巧的样子,当然,待会杨轶转过身去,相信她们又要疯玩起来。

    “你们找爸爸有什么事啊?”杨轶逗了她们一会儿,终于转回到了正题。

    “粑粑,馨儿说,她也想要一个小红马,可是,可是路薇莎只有一个,她给了我,就没有了……”曦曦还没学会如何言简意赅地讲述一个故事,只见她一下子说了好多。

    “我也要,这个超好看的!”兰馨指着曦曦抱着的达拉木马,补充着。

    “这个马是瑞典的吧?好像我见过。”兰州凯瞄了一眼,说道。

    “对,路薇莎是瑞典人。”杨轶跟兰州凯解释,其实以前兰州凯也知道,而且也跟大卫见过面,只是他贵人多忘事,一时间没想起来。

    “粑粑,你可以做一个小红马给馨儿吗?”曦曦期盼地望着爸爸。

    “我要跟曦曦一样的,这样我就可以和曦曦一样,都有小红马了!”兰馨在一边蹦了蹦,兴奋地说道。

    “馨儿,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拿来打扰你杨叔叔!”兰州凯现在正跟杨轶谈着重要的大事,他下意识地把杨轶的位置摆在了自己一个水平,所以觉得有点不妥,语气上略微有些责怪地说道,“等回去,爸爸让人从瑞典给你买回来吧!”

    兰馨愣了一下,她有些迷茫,不知道如何取舍,究竟是买一个新的,还是要曦曦的爸爸给自己做一个新的,两个好像都一样好啊!

    “不用,用不着这么麻烦。”杨轶笑着跟兰州凯摆了摆手,说道,“这巴掌大小的达拉木马而已,我两三天就能做出来,你让人去瑞典买,去哪买你都不知道,我做一个多简单的事?”

    杨轶的时间还说得多了,他多出一天时间来购买特制的颜料,否则,这种不需要多大手艺的小木马,比胖乎乎的熊猫好雕刻多了!

    杨轶都这么说了,兰州凯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再做干涉。

    “我粑粑说,你很快就能有小红马了!”曦曦拉着兰馨的小手,迫不及待地给自己的小伙伴“翻译”了一遍。

    兰馨高兴坏了,她向杨轶伸出两个胳膊。

    杨轶以为兰馨要自己抱,便蹲下了来。

    没想到,兰馨是自己抱着杨轶叔叔的脖子,在杨轶的脸颊亲了一口,嘻嘻地说道:“我最喜欢杨叔叔了!”

    说完,小姑娘扭身跑了出去,虽然有点胖,但还是很灵活的。

    曦曦哇哇叫地追了出去,远远的,两个小姑娘银铃一般的笑声传了过来:“嘻嘻,你亲我的粑粑!”

    杨轶哑然失笑,转头看向兰州凯,笑道:“兰大哥,你再不多陪陪馨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把她拐走了哦!”

    “我忙着没空陪馨儿,还不是为了你的地皮?”兰州凯翻了翻白眼,心里头翻滚着愤愤不平的吐槽欲望,说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呆在家里,轻轻松松就挣几十亿身家?这年头,生意难做,我不在外面奔波,怎么养家糊口?”

    确实得吐槽啊!

    兰州凯整天想的是生意,还要到处打点关系,忙得都快要瘦了,结果挣的钱还没有眼前这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家伙多。他就在家里陪孩子玩,养猫养狗,还玩雕刻,做手工艺品。对比起来,兰州凯满肚子的委屈,满腔的辛酸泪啊!

    当然,开玩笑归开玩笑,杨轶还是打心里感激兰州凯的,他笑着拍了拍兰州凯的肩膀,说道:“好啦,知道你辛苦,我不把你家馨儿抱走,还帮你照顾好。你没空就送我家来,让她们两个小姐妹一起玩,在我家,不用担心会饿着。”

    兰州凯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些小事,不过说起来,既然我回来了,我们是不是也该继续看看那些私立学校,给馨儿和曦曦找个好学校?”

    “这段时间我也了解过一些,但看来看去,还是汇嘉小学好。”杨轶起身,一边给茶壶添点热水,一边说道,“而且有个问题,曦曦和馨儿经常在一起玩的朋友还有陈诗云、琪琪、南昭宇,这几个孩子私底下也自己说了要继续在一起上学。”

    这个话题来源于之前兰州凯问曦曦和兰馨要不要在一起上小学的那个问题,两个小丫头记得很牢,到幼儿园一说,另外三个孩子自然也是不想分开。

    原本还有一个路薇莎的,但路薇莎回国了。杨轶不想让女儿再伤心,自然也是希望这群有着纯真、浓厚的友谊的小朋友能一起长大。

    “我和几个家长聊过,汇嘉小学是最好的选择。”杨轶和兰州凯说道,“其他私立学校的学费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你想南昭宇家的状况,虽然南易云身体好了,可是他们家收入是比不上我们的,汇嘉小学的学费他们倒还能接受。另外,琪琪她爸爸从事教育行业的,了解过,汇嘉小学的孩子的整体素质确实是要比其他学校的孩子高。”

    兰州凯倒不在意这些,他只在乎兰馨能不能跟曦曦一起上学。

    只见他苦笑着说道:“汇嘉小学确实是好,可是,它要考试啊!我们五个家庭,孩子和父母都要参加学校的考试或者面试,要是考不上怎么办?”

    或者……要是兰州凯他自己单独被刷下来,他如何跟兰馨交代?

    “这个……我们再想想办法。”杨轶沉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