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到了许多贝壳,精挑细选之后,曦曦一定能够为三位老师制作出漂亮的笔筒来!而就在曦曦和妈妈、爸爸一块做笔筒的时候,江城的另一边,只是比曦曦大了两岁的于小薇,也乖乖地坐在妈妈的身边,听她给自己念故事。

    “……小布布再一次坐到了高高的酱油瓶上面,他得意地在想:哈哈,我原来的胆子真的是太小了!其实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也不是摔了一个跟头,一点问题也没有嘛!反而,这个还挺好玩的,我要再来试一试……”

    于颖对着自己的手稿,慢慢地念着。

    她已经写了好几章故事,之前还是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没有拿给别人看过,但经过几次修改,于颖渐渐地对自己有了一些信心,她觉得有必要和女儿分享一下,看看女儿喜不喜欢!

    于小薇也是这个故事的受众之一,以前于颖也给于小薇讲过这个故事,不过,那时候,于颖的思路比较混乱,故事的结构也很零散,精彩程度自然也远远不及现在经过她仔细构思和修改后的版本!

    这不,在灯光明亮的卧室书桌边,于颖和女儿并排坐着,她照着稿子念,而于小薇也是全神贯注地听。

    “……糟糕!小布布用力太猛了,控制不住自己,竟然带动着酱油瓶子一块摔倒下来!”

    妈妈忽然提起来的声音,顿时让于小薇紧张起来,小姑娘抿着嘴,眼睛瞪得圆圆的。

    “这一次,小布布带着酱油瓶一起撞在了果果的小碗上,小碗被碰得摔出去,滚在地板上,白花花的米饭撒了一地!”

    要是曦曦在听故事,这里肯定会抓着爸爸的手,巴拉巴拉地说上一通,但于小薇不太爱插话,她只是紧张地听着。

    随后,于颖讲了果果因为小布布浪费粮食生气,又讲了一通粮食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一边念着稿子,她也不忘提醒女儿这个道理的重要性:“妈妈在饭店里工作,有很多客人吃饭都不吃干净,剩下很多饭菜,真的很浪费,但我们不能学他们,要跟果果一样,明白每粒米饭都来之不易。”

    于小薇轻轻地点了点头,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妈妈挣钱很辛苦。”

    于颖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女儿这么懂事!

    可能旁人很难以理解此刻她的心情,但要知道,今天周六,于颖其实还是上了一天班,晚上才有一点空闲的时间来陪女儿,甚至她还等女儿睡着之后,继续写作!

    再苦再累,于颖这些年都一个人熬了过来,也没有跟谁抱怨过,只是冷暖自知。

    但这一刻,她谈及农民伯伯种田的辛苦时候,女儿却更在意她挣钱养家的艰辛,于颖顿时眼眶就红了起来。

    再坚强,也抵不过此刻内心的柔软被触动啊!

    “谢谢你,小薇,妈妈很感动,再辛苦也值得了!”于颖抱了抱于小薇,故作镇定地笑道,“我们接着讲故事吧!”

    接下来,于颖讲到了小布布跟果果闹矛盾,生气的小布布找个机会,从果果的口袋里逃了出去,开始它的冒险之旅……

    于颖的稿子,只是写到了小布布被老鼠抓走遇险的那里,不过,她念完的时候,也差不多到了于小薇睡觉的时候了!

    “小薇啊,你觉得妈妈的故事写得怎么样?”

    于颖坐在床边,帮躺下来的于小薇拉来被子盖住小肚子,现在天气不热不冷,不用开风扇,但还是需要盖一下被子,以免肚子着凉,顺便,也假装不在意地问道。

    于小薇看着妈妈,眼睛轻轻地眨了眨,小声说道:“很好,我喜欢。”

    “哎,那就好,你喜欢,妈妈就开心了!”于颖还真的心花怒放,女儿虽然话不多,可是非常聪明,而且诚实,不爱说谎,她说好,那就说明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过,不能在女儿面前表现得太过得意忘形,于颖深吸了一口气,佯装认真地说道:“小薇,妈妈跟你说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你可不能学小布布,不能这么任性。”

    于小薇看着妈妈,认真地听着。

    “如果你和妈妈有矛盾,我们可以慢慢地来解决,相互沟通,绝对不能像小布布这样不乖,离家出走。”于颖说着说着,便动了真情,她带着一些鼻音说道,“你要是忽然不见了,妈妈可是会伤心坏了的。”

    躺在床上的于小薇已经侧过了身,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还从被子里伸出自己一只小手,轻轻地抓着妈妈的手。

    ……

    在杨轶家这边,在于颖跟女儿念自己的稿子的时候,杨氏手工艺品工厂已经宣告了一天工作的结束。其实笔筒的制作只是开了个小头,不过曦曦也差不多到时间洗澡、睡觉了,所以剩下的留到明天再完成也没事。

    洗完澡后,曦曦跟平常一样,麻利地爬上床,等着跟爸爸一起睡前阅读。

    不过,今天杨轶有别的安排。

    “曦曦,你看,爸爸给你带了什么礼物?”杨轶笑着,摇了摇一个小盒子,跟曦曦展示一下。

    “哇!还有礼物啊!”曦曦高兴地在床上翻了个身,踩着小被子站起来。

    杨轶将小盒子递给了曦曦,曦曦抱着坐下来,搁在腿上,一边打开,一边好奇地问道:“粑粑,为什么我有礼物呀?这是我的生日礼物吗?”

    “不是,你生日还有一个月,到时候我们去爷爷家给你过生日。”杨轶笑道,“爸爸忽然想给你送礼物了,所以就有礼物啊!”

    其实……杨轶只是把佛像里的电子元器件调试好,也测试了几天,做好之后,便想拿给曦曦戴上,但至于为什么这个时候给曦曦送礼物,杨轶还真的没有想好理由。

    曦曦其实也不在意,她抓着红绳,拎出里面的小佛像,有些惊喜地叫道:“哇!粑粑,这是什么呀?好漂亮呢!”

    其实杨轶上次带她去寒山寺的时候,曦曦有见过观音佛像,但曦曦现在没认出来,这个太小了!她喜欢这个佛像,一方面是因为杨轶的雕刻做得精致,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木头疙瘩红棕色的颜色和天然的纹理也确实好看!

    杨轶花了一点时间,给曦曦讲解一番这个佛像挂坠的作用,像通话的功能,杨轶都给曦曦演示了一番。

    小姑娘玩得不亦乐乎,最后,杨轶还是说了好一会儿,才劝得曦曦明白,这个通话功能只是为了让她遭遇之前汇嘉小学蔡老师说的那种情况,或者出现危险的时候才能使用的,曦曦才意犹未尽地放了下来。

    “平时你想要给爸爸打电话,可以直接用手机啊!”杨轶笑道。

    “但我觉得这个更加好玩!”曦曦嘟着小嘴巴,并没有意识到爸爸对一些潜在危险的担心。

    “这个我们明天起床之后再戴,现在爸爸给你讲个故事,然后早点睡觉,好不好?”杨轶柔声说道。

    这个情况也是杨轶早就预料到的,曦曦并没有太多的危机意识。

    所以,他要给曦曦讲一个前世很有名的魔幻故事,从故事里,告诉曦曦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有一些陌生人可能居心叵测,需要随时提高警惕。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向爸爸求救!

    “好呀!我最喜欢听粑粑讲故事了!”曦曦刚才还不舍地望着佛像,现在却是满心欢喜地躺回了被窝里,期盼地望着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