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789章 骝色马是晒黑的,黑色马不是!(2/4)
    外公的马廊里有二十多匹小马,有十来匹成年马,曦曦看了一圈,也挑花了眼。太多马了,即便曦曦只用挑小马,那也不好选啊!

    大多数都是比较常见的枣红色毛发的小马,它们的发色区别比较微小,主要是看脸上和腿上的颜色变化,有的脸上额头到鼻子有一条白色的白印,有的是嘴巴下面和眼睛附近有着白色的渐变,也有点蹄子呈白色!

    除了这些马以外,还有骝色的小马,它们有着黑鬃、黑尾巴,另外身体的颜色比较偏向褐色。

    “外公,这个小马是不是经常晒太阳啊?”经过的时候,曦曦指着骝色的小马问道。

    “晒太阳?它们经常要被老福特赶出去活动活动,吃点新鲜的草。”墨鹤年没听懂,他跟曦曦解释一番平时养马时候的细节。

    曦曦好像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天真地说道:“那,那爷爷,你也要给它们涂一点防晒霜呀!都被晒黑了呢!”

    “噗!”跟在老爷子和曦曦身后的杨轶总算是明白了,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曦曦这个小傻瓜,居然以为这骝色的小马,是前面那些枣红色的小马晒黑后变成的!

    墨鹤年也听明白了,他这才哭笑不得地揉了揉曦曦的小脑袋,说道:“照你这个说法,这匹马岂不是天天在外头暴晒了?”

    墨鹤年跟曦曦指着后面一匹,也是唯一的一匹黑马,这匹小黑马浑身淡黑色的毛发,虽然还不够纯正,颜色黑得不够有光泽,但在杨轶看来,这样一匹黑马还是很帅的!

    低调、内敛、有霸气!

    然而,墨鹤年还是低估了曦曦的联想能力!

    只见小姑娘认真地摇了摇头,一会儿指指黑色的小马,一会儿指指骝色的小马说道:“才不是呢!它就是黑色的马呀!它才是被晒黑的。格雷格也长得黑黑的,但他不是晒黑的,他跟我说,他本来就是黑人。”

    自己女儿还能有这么深的“见识”?杨轶都看傻了。

    ……

    最后,曦曦还是选择了那只她喂了胡萝卜的白色小马。

    说是白色马,其实也没有白得很纯粹,它的身上还是有着许多黑色的小点点,毕竟纯种、纯色马太贵了,墨鹤年不会花冤枉钱在马毛上。

    但这只白色小马性格格外温顺,它也似乎很喜欢喂了胡萝卜给它的曦曦,曦曦再次靠过来的时候,小家伙又将脑袋凑了过来,一边蹭着曦曦,一边粗重地呼吸着,似乎要将曦曦的气味记住。

    马是嗅觉和听觉动物,它的视力很糟糕。

    曦曦也喜欢上它的亲昵,她放下了内心的畏惧,也咯咯笑着,将小马蹭过来的脑袋抱住,小心地拍着。

    杨轶还是有点遗憾,女儿没有选择他之前很喜欢的黑色小马,而是选择了这只看起来毫无特色的白色小马。

    这一个上午,在曦曦喂养白色小马,以及拉着缰绳,带着它在小树林旁边有点树荫的草地上溜达中过去了。

    虽然中间在老福特的安排下,他们给白色小马铺上马鞍,让曦曦尝试着坐在上面骑上几分钟,但毕竟现在白色小马还没有跟曦曦混熟,老福特还是谨慎起见,让曦曦先和白色小马建立深厚的友谊,再慢慢教曦曦骑术。

    在回去外公家的别墅的路上,墨鹤年没有跟着他们一起,他骑着马去看一圈牛仔们的工作。而杨轶就独自牵着女儿的手,跟她慢悠悠地走着,问道:“你给它起了什么名字?”

    曦曦玩得很开心,这是一次很新鲜的体验,小姑娘离开自己的白色小马还有些恋恋不舍,一路上都在念叨着它。听到爸爸的问题后,曦曦想了一会儿,脆生生地说道:“我想叫它小白,因为它是白色的,然后它也很小,粑粑,小白才一岁,跟弟弟差不多呢!”

    “跟弟弟还是有点差别,马的年龄,一岁等于我们人类六岁。”杨轶笑着跟曦曦挑了挑眉头,说道,“所以小白其实年龄跟你差不多才对!”

    “啊?”曦曦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她又高兴了起来,“那很好呀!嘻嘻,粑粑,那这样我就跟小白可以一起玩了!难怪它这么喜欢我!”

    “哈哈!因为你们同龄!”

    ……

    杨轶动手“打”记者的事件,在国内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因为杨轶之前给人的印象还是很完美的,再加上才华横溢,也给别人一种温文尔雅的“错觉”,人们都因此选择性地忘记了杨轶其实还是一个高大的壮汉。

    但这个事件被曝光之后,照片里的杨轶一脸深沉,手里推搡着记者,而照片里的“受害人”更是一副痛苦的样子,这让杨轶凶悍的一面展露得淋漓尽致。

    不得不说,这吓到了许多年轻的粉丝。

    或许有人动用了水军推波助澜,细数杨轶的“劣迹”,菲轶所思工作室发出来的澄清微播,能够让相信杨轶的粉丝松了一口气,却没有能够改变那些路人对杨轶的口诛笔伐——他们不看啊!

    墨晓娟在米国遥控指挥,让公司的法律部门直接将最初造谣的报社告上法庭,要求他们登报澄清以及道歉,但这打官司是需要时间的……

    还好,当初那些围堵杨轶的记者们,也并不是一块铁板,有人从中看到了机会,找到了狗仔界鼎鼎有名的“卓仔”吕越。

    “这是我拿到的视频,一个记者拍下来的,虽然有点模糊,但能够辨认得出杨总没有动手打人,他只是护着家人,也只是推开那些记者。”吕越联系到了墨晓娟,“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墨晓娟不知道吕越就是当年的口老师,但她知道吕越和杨轶有着一层隐蔽的利益关系,她思索一番,说道:“你是专家,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一种是你们自己公布这个视频,另一种是我来曝光,但我觉得后者好一点,这不是我想蹭杨总的热点,而是因为我的影响力比你们工作室的微播要大一些。”吕越说道,“而且我可以买水军来帮你们炒一炒这事,澄清的同时,也把舆论的风向扭转过来,买水军这个动作,你们来做就不方便了!”

    “行,这事交给你来处理。”墨晓娟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说道,“对了,这事有人在背后买水军抹黑杨轶和墨菲,你要是有门路,尽量帮我们查一查,看谁一直跟我们过不去。”

    吕越笑了笑,说道:“这事查起来不容易,买水军的都会藏得很深,但我会帮忙盯着,总有他们露出马脚的一天。”

    墨晓娟点了点头,露出笑容:“吕先生,这事情就麻烦你了,需要多少钱?我让财务打到你的账上。”

    “说什么钱不钱的,帮杨总曝光,我这里也能蹭到热点挣钱。况且,杨总对我有知遇之恩。提钱的事,这就是瞧不起我吕越啊!”吕越爽快地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