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来的三个老头,也是这个大草原镇上的农场主,叼着雪茄的那位叫道格,拥有全镇最大的农场,他左边那位胖一点的老头叫克雷文,他的农场主要是种植水果,当然,也是最靠近森林的区域,而右边那位叫斯图沃特,除了有农场之外,他还有别的牛羊生意。

    斯图沃特跟墨鹤年身边一个好友算是竞争关系,所以彼此互相怂恿起自己的同伴,虽然有说有笑,但还是略显剑拔弩张。

    杨轶将手中的步枪交给射击场的管理员,跟过去看热闹。

    杨轶过来的时候,脾气火爆、容易被激将的墨鹤年跟对方已经商量好了,老爷子正在扭着胳膊积极地做准备。

    “各位先生,什么情况?”杨轶小声问了一下其他人。

    开酒吧的尼尔森笑道:“Mo接受了他们的赌局,看到那些抛靶机吗?待会每次两个碟靶抛出来,一轮抛五次,比三轮,谁赢得多,就算胜利!”

    “双多向飞碟,这玩得够大,好像没人能一次射中两个碟靶吧?”旁边一个老头摇了摇头。

    “斯图沃特打中过,就是上周的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我以前没看到他打中过,如果是真的,这家伙真的是走了狗屎运!”另一个老头说道。

    “没关系,赌注上,你的岳父不亏!”尼尔森拍了拍杨轶的肩膀,兴致勃勃地说道,“你岳父赌的是一把古董枪,道格可是赌了他最爱的跑车,论价格,道格的赌注要高两倍!”

    “道格的车漂亮啊!”旁边一个老头馋得都要流口水了,“那颜色、那流线型的车身,就跟火烧云一样。”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Mo要是能赢下来,以后我们就可以借去开开!道格这家伙一毛不拔,Mo慷慨多了!”

    杨轶打断了他们的YY,他急切地问道:“哎,尼尔森,这比赛怎么比?道格他们那边好像三个人都要上场?我岳父就自己上?”

    “三轮比赛,他们轮流上,其实他们枪法都差不多,图个乐子而已。”尼尔森解释道,“Mo也可以派别人上场,只是他想自己比赛。”

    ……

    说话间,墨鹤年已经检查好了自己的猎枪,腰上揣了一个装子弹的兜,他墨镜都摘了下来,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了户外场地边缘,挑衅地望着叼着雪茄上来的道格:“道格,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呵呵,会后悔的人是你!”道格手指拈着雪茄,身边一个保镖拿过来一个架子,他搁在了上面,随后也是取出了自己的双管猎枪,塞上两颗霰弹。

    两个幼稚的老头互喷了一阵垃圾话,直到场边的教练喊准备开始,这才认真地握起了手中的猎枪。

    第一枪由道格开出,两个飞碟从靶壕飞出,它们的距离、高度、方向都不一样,道格连开两枪,第一枪打中了一个飞碟,空中爆出了一团粉红色的粉末,第二枪没中。

    杨轶在后面看着,心里大概有了底。

    道格这反应速度,慢吞吞的,根本不可能打得中第二个飞碟,因为他开了第一枪之后,第二枪开得很仓促,都没有打在第二个飞碟的方向上。

    飞碟射击用的是霰弹,碟靶能飞出差不多七十多米的距离,但子弹的最佳命中距离只有不到一半,所以反应必须迅速,要在飞碟抛出的零点几秒内完成射击,才不会让飞碟跑远了!

    杨轶前世没玩过这东西,但他看过电视里的比赛,也知道这个是怎么样的一个玩法。

    然而,即便道格打得水平在杨轶看起来很业余,尼尔森却忧心忡忡地说道:“道格今天的手感不错啊!第一次就有命中!”

    杨轶愣了一下,看向他们。

    “好像刚才他们就在打,估计已经练过一段时间了!”旁边一个老头说道,“这些家伙,一定知道Mo没有练习!”

    说话间,墨鹤年也开始他第一枪。

    砰砰!

    光听见枪响,没有什么动静。

    “Mo,看来你不行啊!是不是要把你的雷明顿输给我了?”

    “放你狗屁!这只是失误!待会打一次双黄蛋给你看!”

    两人又开始喷起了垃圾话,墨鹤年一点也不落于下风。

    当然,杨轶也知道,自己老丈人除非瞎蒙中了,否则以他的反应速度,也是不可能一次打中两个靶子。

    每人还有四枪要开,道格下一次开枪也没有打中,估计有点激动,而墨鹤年依然没有能够打中靶子。第三枪,墨鹤年终于打中了一枪,但道格也有命中。

    “不妙啊!道格今天手感不错!”有个老头在嘀咕。

    杨轶在旁边看得都有些心急,希望自己老丈人能给点力,输赢不重要,这口气不能输啊!

    然而,墨鹤年第四枪没打中,而道格依然稳定地命中了一个飞碟。

    “嘿嘿,Mo!你已经输了!”道格得意地笑着。

    “谁说我输了?”墨鹤年气呼呼地说道,“还有最后一轮,我要是能打中两个飞碟,那就能追回来,那是打平!”

    “这不可能!”

    “我们走着瞧!”

    确实不可能,墨鹤年不可能命中两个多向飞碟!虽然这一轮,道格也没有打中飞碟,可是墨鹤年还是一枪都没中,他太心急了,第一枪打偏了一些,第二枪没跟上,这一轮他输了。

    “别急,哈哈,你还有两轮机会翻盘!”道格这老头也是幼稚鬼,得意洋洋地拍了拍墨鹤年的肩膀,瞧着墨鹤年一脸不爽的样子,他心里很是爽快。

    看来,自己眼馋已久的喷子能骗过来了啊!

    墨鹤年确实不爽,3:1输得有点多,不过,老爷子心态没崩,回来还大大咧咧地跟尼尔森等几个老头吹牛:“没关系!没关系!刚才那一轮手感不好,接下来,我肯定能赢!”

    但杨轶还是看得出老丈人的心急,他等管理人员去换靶的时候,不停地握着拳头,或者擦拭着手中的猎枪。

    “爸,要不您让我上吧?今天您可能手感有点凉,但我手感很热啊!”杨轶凑了过去,笑着用中文跟墨鹤年嘀咕起来,“后面两轮我来替你打,保证能赢回来!”

    “你?你玩过这东西?”墨鹤年一脸狐疑地看着杨轶,要说之前的步枪杨轶表现不错,他还能理解为杨轶以前当过兵,有底子。

    但他可不觉得杨轶当兵的时候,还练过打飞碟,哪个部队还装备霰弹枪?好像除了米国某些部队少量装备以外,就没有哪个国家有用这个射程太短,还容易误伤自己人的枪了吧?

    杨轶睁着眼睛说瞎话:“有啊,有个国内的朋友在魔都也是办这个射击场的,我在他那玩过,不跟您吹牛,我打这个真的有天赋。”

    墨鹤年将信将疑,不过,自己女婿自告奋勇想要替自己分担压力,墨鹤年心里也是觉得暖乎乎的,加上他今天确实是手感不佳,心里没底,所以他没有再固执,轻轻地点了点头。

    “道格,下一轮,我女婿替我来比赛。”墨鹤年搂着杨轶的肩膀,昂着骄傲的脑袋,跟道格他们说道。

    “你女婿?”道格还没正式认识墨鹤年身边这个黄种人年轻人,不过,他不觉得杨轶能有多厉害,也是傲娇地大笑,“哈哈,可以,你们随便谁上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