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801章 狼口救鹿,奥秘追踪箭(2/4)
    “现实中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杨轶心里在想着,“那现在蝉的死活,就掌握在了雀的手里。”

    在米国,白尾鹿的数量其实不少!根本算不上什么珍稀动物、濒危动物,人们猎杀的鹿比狼还多。对于杨轶这样深谙大自然弱肉强食之道的人来说,本来也不会对这些“可爱”的鹿有什么恻隐之心。

    只是,他现在也为人父母。

    看到几只小鹿遇险,杨轶不由地想起了曦曦,想起了小曈曈。

    “还是救一下这只母鹿吧,一胎生了三只鹿,这念头,超生鹿也不容易啊!”杨轶这样想着,也从背上解下猎弓。

    但说时迟、那时快,两头不知道潜伏多久的郊狼,在杨轶尽量降低动静地取下猎弓时候,已经发动了进攻!

    “快!射击,打那两头狼!”不得不说,不只是杨轶有着保护幼鹿的想法,巴里亚也顾不上自己的手有点脏,迅速丢下装着狼皮的袋子,取枪。

    可是,先前为了安全,每个人的枪里头都没有装上子弹,反应有点慢!就算是速度最快的巴里亚,也要从腰间的子弹袋里抓出两个霰弹,焦急地塞进掰开的双管猎枪里。

    这需要时间!

    两头郊狼已经扑向了白尾鹿,大的母鹿慌忙带着孩子跑路,别看小白尾鹿刚出生没多少天的样子,它们却是天生的奔跑者,灵巧的身姿,在灌木丛中跳起跳落,没一会儿便跑出了老远。

    可是,有一只小鹿出生时候就比较虚弱,或许是三胞胎里,它在母亲的肚子里就受到了排挤,营养不良。跟它的兄弟姐妹们比起来,明显要小上一圈,四只蹄子细细的,刚才扑腾着站立,都有点使不上力!

    它还需要时间去发育,但现在郊狼不给它机会,它们很狡猾,用猛然发动的袭击,吓得母鹿带着另外两个健壮的小鹿逃得无影无踪,而它们却在半途猛然折身,转移追击目标,猛地扑向了也在努力逃跑,但速度堪忧的弱小幼鹿。

    “该死!”杨轶拧开箭筒的盖子,盖子都扔在了地上,急匆匆地抽出两支箭,这时候,他看到了一只郊狼迫近,一口咬在弱小幼鹿的后腿上,心里不由地一沉。

    杨轶顾不上多想,他右手扣着两支箭,一支先搭上弦,猎弓抬起,拉弓,射!

    “嗡!”

    这弓箭的铮鸣声,打破了此刻溪流这边阵地的动静,没有枪声的掩盖,它是这么的清晰!

    巴里亚一边塞着子弹,一边扭过头来,有些惊讶地看着杨轶冷静又犀利的眼神。

    “呜呼!”对岸传来了狼的叫声,他再转头看去,刚才咬住幼鹿的那只郊狼已经扭曲蜷缩,哀嚎着倒在了还在一瘸一拐地扑腾的幼鹿身边。

    以前有一个关于非洲狮子的纪录片,不饥饿的母狮,在袭击刚出生的小羚牛时候,表现出了跟猫戏弄抓到的老鼠一样残忍的一面。它没有直接下口咬死根本跑不快的小羚牛,而是跑在小羚牛身后,用爪子拨拉着小羚牛的一条后腿,不停地干扰着它的逃亡。

    这还不如给它一个痛快!小羚牛很悲情地不停地逃,不停地被戏弄,最后母狮将小羚牛挠得浑身鲜血淋漓,倒在地上,它才意犹未尽地在小羚牛的喉咙上补上一口。

    郊狼是犬科,没有大猫戏弄幼鹿的闲心,有机会,它会毫不留情地咬断幼鹿的喉咙。

    但它没有机会,这次杨轶射得很准,而且稳妥起见,他没有为了炫技而射郊狼的脑袋,他的箭直接扎在了郊狼的心脏部位,同样是一箭致命。

    只是,被咬伤后腿的幼鹿还在一瘸一拐地往前挣扎着,它现在跟爬差不多,但依然痛苦地爬行,表现出了跟小羚牛一样顽强的求生欲望。

    同伴中箭倒地,另一只郊狼下意识地选择冲过来查看。

    这时候,有人开枪了!

    “砰!”巨大的枪声彻底撕破了“战场”的安静帷幕。

    不是巴里亚,巴里亚还在拉动枪栓,道格更快,他掏出自己的手枪,手枪不用上弹,速度快很多。

    距离有点远,道格也不是神枪手,他打偏了,但也足够吓到了剩下那只郊狼,枪声的恐怖,危机笼罩下,剩下那只郊狼选择折身就逃。

    巴里亚已经可以开枪了,但这么远的距离,他的霰弹枪不可能打得死或者说打得中什么,他只能遗憾地望着那只郊狼,心想:“让它逃了,可惜啊!”

    然而,耳边再度传来一声弓弦的铮鸣。

    在巴里亚的注视中,奔跑的郊狼一个踉跄,再度栽倒在地。

    “卧槽!”巴里亚这个老猎人都震惊了,他转头看向杨轶,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刚刚一脸淡定地放下猎弓的杨轶。

    这不规则的移动靶,他是怎么射中的?

    “Bravo!”道格已经习惯了杨轶的神奇表现,他一点也不惊讶,还很得意地为杨轶感到骄傲,挥着拳头,激动地喊了一声。

    ……

    “粑粑什么时候回来呢?”下午,曦曦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抱着栏杆坐在边缘,两个细细的长腿还从楼上垂下来,一摇一摇的,小姑娘痴痴地望着庭院的入口,望着远处正在庭院外劳作的牛仔们,小声地嘀咕。

    身边阳台的小沙发上,大丹犬正侧躺着,长长的腿都伸出了沙发外面,它听到曦曦的嘀咕,抬起头,看了看小主人一眼,又垂下头,默无声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丹犬忽然竖起耳朵,一会儿,它从小沙发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曦曦的身边,一边摇着尾巴,一边望着曦曦望着的方向。

    没多久,视野尽头,一辆皮卡出现了,而后面,福特骑着马,带着两匹背上空空的马紧紧地跟着。

    “是粑粑!”曦曦惊喜地叫了一声,小姑娘视力很好,能够看得到副驾驶座上,正坐着她想念了一天的爸爸!

    “黑黑,你看到了吗?粑粑回来了呢!”曦曦扭过头,惊喜地跟通体黝黑的大丹犬说道。

    “耶!粑粑回来了!”她顾不上理会大丹犬有没有回应自己,小姑娘麻利地收回自己的小长腿,从地上爬起来,欢快地跑下去,迎接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