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Grandpa!不不,这个太难,叫外公!来,外公……”

    第二天清晨,流水潺潺、生机勃勃的园林式院落里,墨鹤年的声音此起彼落,原本粗犷的嗓门,此刻竟然也是温柔得让人听着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叫外公可能还是有点难,叫姥姥试试!”旁边周梦玉也是笑得合不拢嘴,都用她有点别扭的普通话,哄着怀里根正苗红的大陆外孙。

    小曈曈才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以为外公、外婆正在跟他玩耍,一早心情很好的小家伙咧着小嘴,咯咯地笑个不停。

    “哎,怎么就不叫?”周梦玉遗憾地说道。

    “算了吧,昨天哄他叫麻麻,哄了半天,他都没学会。更别说姥姥、外公什么的,那些都太难了!”墨菲坐在一边无奈地摇了摇头,

    “弟弟会说巴巴!”曦曦刚刚洗漱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兴致勃勃地说道,“但不是巴巴,是粑粑才对!”

    “巴巴!”小曈曈好像喜欢上了这个发音,听到姐姐叫着,他眼睛一亮,声音响亮地叫了一声。

    “嘻嘻,你不要叫我巴巴啦!我是姐姐!”曦曦看到弟弟瞅着自己,忍俊不禁地跟弟弟扮了个鬼脸。

    杨轶是唯一一个没过来凑热闹的,他正在帮忙整理着今天出去玩要带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小曈曈的日用品。不过,杨轶也不用过来凑热闹,他昨晚已经跟墨菲逗了小曈曈很长时间了,听儿子叫爸爸,杨轶已经心满意足,不用跑过去炫耀吸引仇恨。

    ……

    想让小曈曈一天内学会更多的称呼显然是不可能的,吃过早餐后,杨轶开着老丈人的吉普车,载着墨菲和孩子们,告别了恋恋不舍的外公外婆,出发去沃斯堡。

    杨轶是可以在米国开车的!当然,他需要凭借自己国内的驾照办理一份公证文件,来申请有时效性的临时驾照。过程如何不必赘述,反正他也是前几天才拿到的临时驾照,终于不用辛苦老丈人给他开车了!

    至于之前杨轶没有临时驾照,还敢开着道格的车去还给道格,那是因为这种农场间的小路,基本上不会有人来查。

    沃斯堡和大草原镇的距离,比大草原镇去小牛城还要近,这也是为什么墨菲会在这里上学。不过,要论两座城市的规模,还是小牛城要大上一些!

    只是花了一个多小时,杨轶他们抵达了沃斯堡。

    “又是几年没有来过,这个城市总能给人一种平静的能量。”墨菲望着车窗外的建筑,有些感怀地给杨轶说道,“我生了曦曦之后,就经常带着曦曦过来这里散心,逛逛这里的公园和商店……”

    “麻麻,我也来过吗?”曦曦在一边听着,好奇地问道。

    “对啊,不过你那时候还小,出门还要坐着跟弟弟坐的一样的婴儿车。可能你不太记得了!”墨菲笑着摸了摸曦曦的脑袋。

    其实,墨菲对这个城市的评价有些奇怪。

    沃斯堡能给她平静,或许也是因为她当时比较孤僻,更多时候选择独处的缘故。这座城市其实并不平静,反而,它还代表着热血、激情的牛仔文化。

    是的,沃斯堡能够代表牛仔文化!它在几个世纪前,就是米国牛羊牲畜运输的枢纽,是“西部开始之地”,甚至还拥有着牛仔的名人堂……

    不过,今天杨轶不想了解牛仔的文化,他更希望跟墨菲一块,沿着她成长的足迹,探寻她以前独自一人走过的寂寞时光。

    “对了,还记得我送给你的史蒂夫·梵的小提琴吗?就是在这里一个店铺里买的,待会可以带你去看看!”墨菲觉得自己有点太沉湎进了记忆里,其实她的心情应该很愉快才对,于是她又开心起来,笑道,“曦曦,对了,那附近还有一个很好吃的雪糕店,那雪糕磨得很细腻,上面还会撒上一层花生粒。麻麻以前给你买过的,还记得吗?”

    听了妈妈的话,曦曦眨了眨大眼睛,她歪着小脑袋,使劲地想起来。

    小姑娘的记忆力很不错,不过,她得越过这几年爸爸给她做过的美食,才能找到差不多三年前对雪糕的记忆。

    只见曦曦困惑了一会儿,眼睛忽然亮起来:“我记得了,超级好吃的雪糕!”

    杨轶微微一笑,说道:“那好,我们今天先去你的学校,再去那个古董商店逛一逛,然后去吃雪糕,好吧?”

    “好!”曦曦脆生生地应道。她和妈妈对视而笑,两双眼睛都笑得跟月牙一样弯弯的,很好看!

    ……

    与此同时,在沃斯堡的南部牛羊集市外面的街道上,一辆巨大的卡车正缓缓地停靠了下来。

    “卡普兰,这里没有摄像头吧?”驾驶室里,两个男人正在背起他们的背包,跟司机说道。

    副驾驶座上,摄影师正调转手持的小型摄像机对准他们。

    这个叫卡普兰的司机笑道:“放心,绝对没有,我最懂这边的情况。嘿,杰曼,祝你们好运!”

    没错,这两人就是之前在加州那对录制《潜行追踪》米国真人秀的亲戚组合,杰曼和希尔!半个月不见,他们已经不知不觉逃到了德州来!

    “谢谢你!卡普兰,非常感激你的帮助!”杰曼跟卡普兰握了握手,“帮我向杰夫问好。”

    杰曼和希尔下车之后,他们压了压帽沿,沿着路边快步走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杰曼和希尔找到一个街边公园,在一个确认没有摄像头能拍得到长椅上坐了下来。

    希尔说道,“杰曼,你觉得,我们从亚利桑那州过来,那些人能查得到吗?”

    “很难说。”杰曼脸色也不轻松,叹息着说道,“没想到他们还能从邮政澳门银河娱乐官网破获我和家人联系的渠道,这样的技术能力实在是厉害。不过好消息是,他们还没有破获我们的邮箱,就算破获了,也不一定能够从草稿箱中我们用隐秘的暗号写的邮件里翻译出我们交流的信息。”

    “至少短时间内办不到!”杰曼重复一遍,说道,“所以我们在亚利桑那州取了钱,几个小时后却逃离到德州,中间跨越了NM州,我想他们是不会发现我们的行踪的,否则,我们那辆车会被追上,卡车都是有GPS的。但我们不能停下来,我还是有点担心……”

    杰曼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此刻,在加州的抓捕行动指挥中心,正在恼怒被杰曼又耍了一道的猎人们仔细地寻找着杰曼有可能露出来的一点蛛丝马迹。

    “汤尼,我有一个发现!”一个亚裔面孔的女性调查员叫来了主管汤尼,指着电脑屏幕说道,“你看这三个视频,第一个是取款机附近便利店的摄像头拍的,你看取了钱的希尔是下午5点13分经过这里。”

    亚裔女性调查员点开第二个视频,指着她在空纸上画的道路草图,说道:“这个摄像头是这条路这边的,这辆卡车,在下午5点01分的时候开过去,如果它正常行驶的话,应该会在接下来很快的时间里通过这边这个摄像头才对,是吧?”

    汤尼点了点头,他反应很快:“我猜你第三个视频是这边这个摄像头的?”

    “没错!但我在这个视频里看不到这辆车开过!我们再往后快进一点,5点26分,它才经过这个摄像头。”亚裔女性调查员笑道,“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二十五分钟里,在这条没有任何岔道的路上,这辆卡车干了什么?”

    “有驾驶室的画面吗?”汤尼问道。

    亚裔女性调查员摇了摇头:“但我能从视频中检取出车牌号!”

    “去做!这辆车肯定有问题!”汤尼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要你拿到它的车牌号,查司机的信息,将他与杰曼、希尔认识的人做交叉比较,看看他们有没有任何关系!另外,确认这辆车开去哪了,我要卡车所属的公司提供它的GPS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