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844章 吹啊吹,我的骄傲放纵(2/3)
    当然,制作这张新专辑之前,杨轶不只是想知道墨晓娟、金英铭的建议,不只是想知道粉丝们的喜好,他还需要重点考虑墨菲的意见。

    在杨轶问之后,墨菲沉吟了一番,说道:“我最想唱的……其实我对歌曲的类型不是很在意,相对来说,我比较希望能唱一些有挑战性的歌曲,不那么容易唱好,就好像《听海》和《一生所爱》,像这些对唱功要求比较高的歌曲,我会比较喜欢。”

    “也就是比较难唱的意思,《一生所爱》这首歌我尝试唱过,怎么也唱不出杨轶的那种味道。”金英铭忍不住摇头晃脑地感叹道,“真的不明白你怎么唱出来的!”

    如果你能用特别的方式来改变嗓门发音时的形状,你也可以唱出各种不同的歌声。

    当然,杨轶没有这么说,他笑了笑,跟金英铭说道:“每首歌都有成千上万中演绎的方式,你不一定非得学我的唱法,你自己唱着好听就行了。”

    “问题是我自己唱的不好听,我就喜欢听你唱的版本。抱歉啊,墨菲,我不是针对你。”金英铭说了一半觉得不对,连忙圆回来。

    墨菲忍俊不禁,她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

    “你们男人的看法跟我们女人的还是不同,我跟小艾她们,就喜欢菲姐唱的版本。”墨晓娟掺和了进来。

    杨轶还在思考着墨菲说的话,忽然想起了一首在前世被公认为是难以被翻唱的歌曲。如果换了别的,他还不至于马上便拿出来,但这一首实在是很有趣,无论是歌词,还是唱法,都非常特别!

    于是,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来纸板,抽出笔在上面刷刷刷地写了起来。

    几个人见到动静,以为杨轶来了灵感,都停止了说话,不敢打断杨轶的思绪。

    只有墨菲可以凑过去,看杨轶写的一些什么。

    “怎么大风越狠,我心越荡,幻如一丝尘土,随风自由的在狂舞……”只是看着这几句,墨菲就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有些惊讶地张开了嘴巴。

    这个歌词很独特啊!

    不知道为何,竟然光是看着就觉得有种吸引人的魔力,墨菲禁不住便喜欢上了这几句歌词。

    或许是这歌词里表达出来的自由情怀很特别?

    墨菲不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相反,她不喜欢自己的生活出现太大的变化。要是跟别的女星那样,向往自由,向往摇滚,恐怕杨轶就要唱《董小姐》了!

    但在唱歌的时候,墨菲喜欢这种歌词里表达出来的无拘无束的感觉!

    就好像《听海》,将声音吊得高高的,再落下来,这种玩弄音律的自由感就很让人着迷!

    所以,看到这个歌词,仿佛自己变成了一粒尘埃,在大风里被甩来甩去,此处代表的音乐节奏也应该是无尽的高昂、飘荡,墨菲陷入了沉思。

    歌词“写”完,杨轶将它挂在了录音棚的白板上。

    “杨轶,这是你即兴创作出来的歌曲吗?”金英铭早就憋不住了,他今天没戴眼镜,便兴奋地走到前去,凑在白板前面看起来。

    “这首歌是以前就有的灵感,不过,一直没有完稿,因为它实在有点难,墨菲能唱,但听众不一定唱的出来。它音域很宽,主歌在G3到G4内,但副歌提了一个完整的八度,在G4到G5,算得上是我的一个实验品吧!”杨轶轻轻地一笑,信口胡诌道,“今天墨菲提起来,我就拿出来给你们看看。”

    金英铭摸着下巴,说道:“唱得效果如何,我也还不知道,不过你这词倒是非常有意思,看每一行末尾的字,并不完全押韵,或者说基本上不押韵,但从表达的内容来看,它表达的意象、意境都很强烈,有特别的既视感……”

    墨晓娟可等不及,她在一边看着,找到空子插话:“我觉得不用说那么多,先听姐夫你唱一下呗!具体这歌怎么样,听一遍我们也有大概的印象了!”

    “这首歌,男声唱起来味道会差上一些,不过我可以哼一遍你们听听,权当参考。”杨轶没有推辞,酝酿一番,开始哼唱起来。

    “……一直往大风吹的方向,走过去!”

    “吹啊吹,我的骄傲放纵……”

    他学的是前世沙宝亮的唱法,主歌部分沉稳中带着一种对自由的渴望,副歌部分高昂中带着一丝挣扎。

    不得不说,男声中,这首歌能唱得到沙宝亮这种水平的,已经很不错了!性别的局限,注定了杨轶也没办法学出原唱的味道。

    前世,苏运莹的演唱,之所以被人用抓耳来形容,除了她一些颤音、特别的尾音处理,甚至有点西方音乐特色的副歌唱法以外,还有与她自己本身的音色脱离不开的独特唱腔!

    这是杨轶学不会的,墨菲或许可以,因为她的音色确实非常好,同是女人,她能模拟出多种状态的女声唱腔,或者空灵,或者沙哑,或者不羁……杨轶的模仿就差了许多。

    当然,更让人着迷的还是苏运莹原唱中表现出来的随性、即兴的味道。

    不过,即便杨轶唱不出来原唱的味道,他的无伴奏哼唱,也足以让墨菲和金英铭等人听得如痴如醉。

    “居然还有这样的歌!”金英铭等杨轶唱完,禁不住感叹道,“我看你写的歌词的时候,就觉得不一般,现在听了,更觉得特别。”

    “有多特别?”墨晓娟奇怪地问道,她听着觉得不错,但要她说不错在哪,她又说不出来。

    金英铭笑了笑,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它的特别在于,我刚才想了好久,愣是没有能够找到能和它匹配的模板,华语音乐中,没有一首跟它唱法类似的歌曲,这就是它的特别!”

    即便《爱拼才会赢》都没有那么特别,因为《爱拼才会赢》的曲调虽然也很抓耳,可是它毕竟是可以归类到老歌的类型,以前很多流传于南洋的歌曲韵律跟它差不多。

    可《野子》确实没有对应的模板,别说这个世界,就算在杨轶前世,它都是最特别的,甚至,它发行后,也没有人再能模仿出同样风格的歌曲。

    杨轶还是希望墨菲能唱出原唱的味道,或者超越原唱,所以,他跟听得意犹未尽的墨菲说道:“唱这首歌,你不要跟我唱的那样,你要想象你真的是一片被狂风吹舞的树叶,先将所有的旋律打碎,弄得凌乱,再从中找到属于你的独特韵律!”

    “我想试试。”墨菲有些技痒了,她看了看录音棚里面的录音间,跃跃欲试地说道。

    一天两天肯定唱不好这首歌,在杨轶给她的新专辑写歌的这段时间里,墨菲有了她的新“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