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谁都知道杨轶和撒哈拉网上商城的关系,以及他和微播背后的后浪科技公司、参股了的皮皮虾动画制作公司的关系,这些科技公司背后的股权分布都处在严格保密状态!

    而且,杨轶是一个撒手掌柜,即便是那几家公司,除了高层以外,都没几个员工知道杨轶的存在。

    所以绝大部分人看到钱淡的这个新闻,反应并不会像兰州凯那样嗤之以鼻,反而,他们会感到惊讶!

    钱淡的报道有理有据,读者们从中能和自己的记忆对应起来——杨轶确实是卖了这些版权、确实是投资了这些电影、确实是创作了这两个节目,所以他们基本上会认可钱淡的判断——杨轶有差不多六个亿的身家。

    即便只是“区区”六个亿,也足够让很多人惊掉了眼镜。

    这得有多厉害,两三年功夫,从一个住棚户区的穷小子,变成了六亿身家的亿万富翁!

    这个故事可不要太励志!

    杨轶的微播下面,粉丝们已经沸腾了,纷纷留言、评论询问杨轶是否真的赚了这么多。

    当然,杨轶不会回应这些评论的,只是,他即便不回应,粉丝们也知道杨轶的厉害,对他的崇拜与日俱增。

    “不愧是我喜欢的偶像,看到你的事迹,我觉得心里充满了正能量,觉得自己只要跟你一样努力,就可以升职加薪挣大钱,也早有一日可以迎娶白富美!”

    “靠自己的脑袋赚钱,杨大大虽然资历浅薄,可是跟其他人比起来,他绝对是靠版权赚得最多的人!”

    “我现在也跟杨轶一样,没有什么储蓄,在大城市打拼,住在棚户区里……但我有向杨轶看齐的梦想,相信自己,总有一天,我也可以挣到六个亿!”

    当然,也有很皮的家伙日常在那喊岳父,他们还与时俱进、变着花样地评论:“给岳父大人跪了,你不用这么拼命挣钱,给我媳妇置办嫁妆啊?这我要不拿吧,是瞧不起你,要是拿吧,那得多不好意思啊?”

    一般,这样的皮皮虾会被围殴死的。

    ……

    钱淡关于杨轶的这份报道,对很多想要走上创作道理的人来说,还是一个励志的心灵鸡汤!

    在江城的邬湖区,于颖也看到了这篇报道。

    很多女人或许会羡慕墨菲的好运,从一颗顽石开始,发掘了一个未来不可限量的钻石矿。但于颖关注的,只是报道里写到的杨轶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的历程。

    “杨轶的成功就好像一个童话,而一切都要从三年前的那个盛夏开始说起,江城繁花似锦、桃红柳绿,《士兵突击》悄然登上了起阅文学网,也便拉开了这个传奇的序幕……”

    于颖很喜欢钱淡的这段描写,简单的文字,却又显得波澜壮阔,让人看得心潮澎湃。

    “他也是从写书开始成功的!”于颖暗暗想着。

    虽然关于杨轶,她还知道得更多,比如杨轶其实还是撒哈拉出版社的老板,而杨轶白手起家时候的事迹,她也了解过很多。但每次看,于颖还是忍不住受到鼓舞。

    “你可以跟他一样成功吗?”于颖摩挲着手里已经写完了、只是在做最后整理的稿子,轻轻地呢喃。

    她或许是在问稿子,也或许是在问自己。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于颖很渴望能看到自己成功的样子。

    “如果我成功了,就证明我也能一个人将小薇照顾得很好,谁还敢嘲笑我是个单身母亲?”于颖心中燃起了莫名的火焰,“女人都独立了,要男人有什么用?”

    当然,于颖毕竟是女人,一会儿,思维又变得感性起来:“如果这本书能出版……等拿到第一个月的钱,我就辞职,专心在家里写作,腾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小薇。”

    “一边工作,一边写稿子……我好累啊……”

    ……

    “亲爱的,你说这报道真实性有多高?他就写几本书,写几首歌,就能挣几个亿?”魔都市郊某栋豪华别墅的大床上,穿着真丝睡衣的李蔓蔓推了推身边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娇声问道。

    这个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男人显然精力大不如往前了,李蔓蔓都无聊到事后玩起手机,正好,她也看到了关于杨轶的新闻报道,便忍不住叫出了声。

    男人从床头拿过来眼镜戴上,眯着眼睛端详了一会儿手机里的报道,他动作慢慢悠悠的,摘下了眼镜之后,才轻轻哼了一声,说道:“怎么?你看他有几个亿,又年轻帅气,想要移情别恋?”

    李蔓蔓身体一颤,慌忙赔笑道:“哪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恨他恨得咬牙切齿,这不是看不得他的好吗?要哪天他破产了,我看到这样的新闻,才真的欢喜呢!”

    “亲爱的,我只爱你一个啊!虽然你又不是只爱我一个……”李蔓蔓跟对方肉麻地缠绵了一会儿,才幽幽地说道。

    男人显然不想在李蔓蔓引出来的话题上多谈,他抬了抬下巴,对着李蔓蔓的手机示意道:“报道上说的,基本上没有什么错,这个姓杨的,多少有点水平。全球影业的许中威也在他手上吃过亏,但最后还是拿他没办法。”

    “老靳,你说,他怎么就挣得了这么多?我也认识几个搞创作的,虽然多少都有一点钱,但没他这么能挣钱的啊?”李蔓蔓伸手在男人的胸口画着圈圈,说道。

    靳渊河,李蔓蔓所在的楚汉经纪公司的老板,当然,靳渊河的主要生意是搞房地产的,楚汉经纪公司只不过是他买来养李蔓蔓这个金丝雀的笼子。

    “这世道,创作者比你这些穷打工的明星能挣钱,当然,他们没你们明星出风头。”靳渊河拍了拍李蔓蔓红艳的脸蛋,哼道,“当然,像杨轶那样,写的几本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都很火,拍的电影也很成功的创作者不多,另外,你要能弄出那两个节目,你也可以有亿万身家。”

    “我哪行啊?”李蔓蔓妩媚一笑,她知道男人的心理,故意示弱,“我呀,就只能跟着你这个有能力又有……能力的男人,混口汤喝。”

    靳渊河满意地露出一丝笑容:“你知道就好!”

    “但你得给我出个主意,最近他又惹到我了,我要让他不自在!”李蔓蔓撒娇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