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这天的夜晚,江城传媒大学北门外的其他店铺早就已经完成了一天的营业,大门紧闭,除了路边昏暗的灯光,也只剩下街角的咖啡店,那儿的橱窗还漫散着温馨暖和的淡淡光芒。

    不过,就算是街角的咖啡店,这个时候也没有客人在流连忘返,它也快到了打烊的时候。

    “糖糖,你不是说今晚还有一个作业要赶吗?”丁湘的声音,在咖啡店里响起,“要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先回去吧!”

    正在偷偷摸摸地往音响控制台里塞一个光盘的方糖吓了一跳,她抬起头,张望一番,发现正在拿着鸡毛掸打理书架上灰尘的丁湘没有看到自己的动作,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丁湘姐,可是,我还没打扫卫生呢!”方糖说道。

    “没事,你先去忙,今天我来吧!”丁湘转过头来,笑道,“谁还没有一个两头顾不过来的时候,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方糖当然不是真的有事,她听丁湘这么说,越发觉得愧疚,不好意思地说道:“丁湘姐,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你的人真的是太好了!”

    ……

    方糖离开后,丁湘没过多久,便将鸡毛掸子收起来,到后面的卫生间拿来拖把,开始忙活起来。

    虽然一天不打扫,也不见得会有多脏,但丁湘还是继承了杨轶爱干净的习惯,将咖啡店的卫生,永远都摆在了第一位,就算是包括方糖在内,来了才半年的几个兼职服务员,她也安排了她们轮流打扫卫生。

    拖了一会儿,丁湘到后面换水,但等她从厕所里,卷子袖子和裤腿,拎着拖把出来的时候,不由地愣住了。

    咖啡店里的灯,怎么变了?

    原先她为了方便发现地板上的脏东西,开的正常的白炽灯,但为什么现在变成了昏暗的吊灯?那是为了给客人营造浪漫气氛的吊灯,此刻,也是将咖啡店点缀成了忽明忽暗的灯影森林。

    “谁?谁在那里?”丁湘吓了一跳,她两只手紧紧地攥着拖把,有些紧张地问道。

    大学城这边,虽然大部分都是学生、老师,但也并非是一个乌托邦般的乐土!因为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知道大学生好欺负,所以他们也会流窜到此,小偷小摸甚至抢劫的案件,也时有发生!

    丁湘记得,前两年学校还在正门门口的草丛里,发现过一把匕首,那一个月,整个学校的学生都如同惊弓之鸟,晚上都乖乖地呆在了宿舍里不敢出去。

    还好,在她发问之后,没一会儿,吧台那传来了郭子意窘迫的声音:“丁湘姐,是我……”

    “小郭?”丁湘不放心,抓着拖把走过去,看到郭子意挠着头,一脸囧样地站在吧台里,她狐疑地问道,“你在干什么?”

    这个时候跑来咖啡店的吧台,不会是要偷钱吧?但丁湘知道,郭子意不缺钱啊!

    郭子意指了指旁边那个音响控制台,垂头丧气地说道:“我在弄这个,但发现找不到播放按键……”

    是的,刚才他摆弄了半天,也没能弄出声音来。当然,也是因为灯光太暗,基本是看不清上面的小字。

    丁湘皱着眉头走过来:“你大半夜跑来摆弄音响干什么?而且,还把灯关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我想给你唱一首歌。”郭子意支支吾吾地说道,“但伴奏我没学会,录了个伴奏带……方糖帮我放进去的,但我搞错了按键。”

    丁湘走近了,一眼便看到了那一小束被郭子意放在吧台里的玫瑰花,顿时,她明白了,脸蛋一下子红了起来,刚才对郭子意的责怪不翼而飞,剩下的只有莫名的紧张。

    “啊……唱歌……不用唱歌了吧?我……我……”丁湘只是听墨菲说过那些场面,轮到她来应对的时候,她也慌乱起来,手脚都不知道何处安放,心口不一地说道。

    小鹿乱撞,这个词用来形容丁湘此刻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了!

    郭子意傻眼了,他挠了挠头,吞吞吐吐地问道:“啊?不用唱歌?那可怎么办?”

    “……”丁湘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甚至还在懵圈的状态,就红着脸,不敢看郭子意的眼神。

    郭子意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

    终于,丁湘走了过去,伸手在音响控制台上,按了一个按钮。

    伴奏的音乐终于响起,开头还只是一串轻快的电音前奏,很快,进入了吉他的伴奏。

    “这个,能后退吗?”郭子意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我没反应过来,有点过了……”

    丁湘只好又按了按几个按钮,跟郭子意离得有些近,她觉得自己的脸蛋火辣辣的,甚至都要烧到了耳朵上。

    这种感觉,她从来没有遇到过!

    在两人的沉默中,音乐伴奏再次响起,这一次,郭子意有了准备,他让自己镇定下来,等到电音停歇,踩在吉他伴奏上开始唱起来。(注1,请一定要先看)

    “在雨中,在夜里,在这条小巷……”

    没有拿麦克风,郭子意轻轻地在丁湘的旁边哼唱起来,他的声音,也似乎变得温柔,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温柔。

    丁湘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退出吧台,两个人就挤在小小的吧台里,近到她都能感觉得到耳边不远处郭子意的呼吸。

    “遇见你美丽的丁湘姑娘/你的眼这么柔这么明亮……”

    这一段歌词,很直白,郭子意唱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而丁湘也忍不住身体轻轻一颤……

    此刻,她那还能不确定郭子意的意图?

    但她的脑袋已经处在了宕机状态,只能害羞地低着头,(掠过起伏)看着自己的脚尖,迷迷糊糊的。

    郭子意轻轻地唱着,受到刚才影响,他一开始唱得并不是很好,但这样的歌,唱的是深情,情到深处,自然动听。

    “你的叹息让我停止思想,你的脚步让我迷失方向,亲爱的姑娘夜还很长,请让我陪你走到天亮……”

    郭子意能够看得到丁湘羞涩的表情,这更加激发了他躁动的心。也是受到了歌词里蕴含的深情影响,终于,他忍不住,鼓起勇气伸手拉起了丁湘的手。

    丁湘的手被郭子意抓起来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想要缩回去,但她只是抖了抖,最终没有动弹。

    女孩儿此刻的心也有些迷离了,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将手抽出来……不,她心里还在挣扎,只是在这样的歌声中,她还是没有提起抽出来的念头。

    很慌乱便是了……

    “丁湘姑娘有好多话想对你讲,丁湘姑娘有一首歌想对你唱,这个世界带给我太多迷惘,多想你能给我一个希望……”

    郭子意拉住了丁湘的手,心情忽然变得明亮愉悦,甚至他哼歌的声音里,都带上了一丝甜蜜。

    这首歌的歌词并不复杂,简单的重复几遍后,郭子意终于,用自己最深情的声音,徐徐地唱出:

    “……丁湘姑娘有好多话想对你讲,丁湘姑娘有一首歌想对你唱,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愿意陪你到地老天荒……”

    歌声结束了,伴奏还没听,似乎等了一会儿,等到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郭子意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丁湘姐,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