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883章 爸爸的国学小讲堂(2/3)
    虽然最初杨轶啥都不懂,可是迄今他对曦曦的教育,还算是不错的,亲力亲为的同时,也善于学习,结合多种儿童教育理念,鼓励曦曦更加包容地去学习和体会不同文化的精彩,这种教育方式,可以说非常现代化!

    不过,也不是没有缺点,比如他对曦曦的教育很少涉及中华传统文化,别人家的孩子三岁能背诗——比如南昭宇,别看这个小男生腼腆害羞,实际上要考诗词字画,他绝对称得上是“学霸”——可是曦曦到现在能流利说多门外语,却不会背几首古诗。

    倒不是杨轶歧视中华传统文化,造成曦曦这样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方面是因为杨轶对这个世界的中华传统文化了解得也不深,即便文化上的发展轨迹相似,先诗后词再曲,最后百家争鸣……但三国以后的作品,杨轶几乎都辨认不出来,他自己都没有把握通晓,如何拿来教导曦曦?

    当然,这个原因影响不深,影响比较深的原因,是杨轶在对多家现代教育观念的研究中发现的:很多教育专家都认为,不宜让孩子过早地背诵古诗词。

    尤其是三、四岁以前!

    因为背诗对这个阶段的孩子而言,没有什么好处,她们太小了,无法理解这些诗词中的音律美、意境美,相反,换做是曦曦以外的小朋友,他们记忆力不够好,只能单纯的模仿和死记硬背,这种强迫性记忆,对他们的大脑反而会有一定程度的损伤!

    而且强迫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去做他们不喜欢做的事情,也会让他们产生抵触心理。即便他们能背诵一些诗句,那也是带着不耐烦的情绪,久而久之,会让他们在心中形成一种讨厌诗词的印象,未来等他们能理解诗词的时候,恐怕他们也是不愿意去学习诗词。

    另外,别以为这个阶段的孩子记忆力好,能背很多诗,未来总有一天会理解这些诗词的美。孩子们到四岁的时候,记忆还会重新洗牌,很少有小朋友长大后还能清楚记得四岁以前的事情的!

    即便是记忆力很好的曦曦,她四岁以前的记忆到现在也已经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杨轶才淡忘了对曦曦这方面的培养。

    没错,他是真的忘了!

    因为现在曦曦已经六岁了,怎么说也是开发了一部分理解能力,到了可以背诗的年纪!

    现在,杨轶通过后视镜,看到曦曦正兴致勃勃地让妈妈念《诗经》里的诗,他才恍惚间想起了这茬。

    该教一教曦曦一些中华人独有的东西了啊!

    另外,杨轶也想起了自己因为老爷子的训斥,中断了两年让曦曦学习的武术。曦曦都开始学跳舞了,没道理还不可以学武!

    ……

    在杨轶浮想联翩的时候,墨菲正得意洋洋地向曦曦卖弄着自己有记忆的一些简单的诗词。

    曦曦又崇拜,又高兴地说道:“麻麻,你好厉害。可是,小薇姐姐念书的那诗,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才是曦曦念念不忘的。

    “意思啊?意思很简单,就是……就是……说什么很好……”墨菲好像卡带了,竟然说不出来。

    对啊,这个诗的大意大家都知道,有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在水的另一边嘛,但要真的让墨菲去概括它的大意,墨菲发现自己也只是一知半解的状态。

    更别说翻译了!

    蒹葭苍苍,蒹葭是什么?墨菲说不出来。

    “杨轶,你跟女儿说说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墨菲只好惭愧地向杨轶求助。

    “这个解释起来就复杂了,要一个字一个字地讲解,再进行整句理解。”杨轶回过了神,微微一笑,说道,“曦曦,爸爸回家再跟你慢慢说好吗?”

    “好啊!”曦曦甜甜一笑,并不在意,不过她还是很善良地关心一下自己的小伙伴,“可是馨儿就听不到了。”

    “我要回家吃饭,曦曦你告诉小薇姐姐就可以了!”兰馨还是没有兴趣。

    “咦,这个小薇姐姐是上次你们碰到的那个吗?”墨菲好奇了起来。

    “对啊,今天我们老师让小薇姐姐给我们念书,她人又好,说话又好听!”曦曦和兰馨七嘴八舌地说道。

    “我记得上次你们说她不爱说话。”杨轶笑道。

    “说了!”曦曦叫道。

    “她后来说话了!”兰馨也认真地点了点头,要是不说话,兰馨才不喜欢跟她做朋友,现在就好多了。

    ……

    虽然是周五晚上,明后两天还放假,杨轶还是让曦曦先把作业做完,等到晚餐过后、散步归来,他的国学小课堂才姗姗开始。

    不用太复杂的设备,杨轶只是把平时搁在储物间里的一块大白板搬出来,拿一支马克笔,便在客厅里给曦曦上起了课。

    爸爸上课向来都很有意思,曦曦不但不厌烦,还早早地坐在她写作业的小桌子前,喜滋滋地看着爸爸在白板上将《秦风·蒹葭》全诗写下来。

    墨菲不喜欢上课,不过,她想小曈曈也接受一下“国学”熏陶,便抱着小曈曈,坐在靠近曦曦的沙发上。

    可是小曈曈有些坐不住,嗯嗯啊啊地向往外边爬。可惜,他哪里逃得脱妈妈的五指山?

    “这首诗来自《诗经》,是我们国家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它的诗歌都是创作于两千多年前,由民间许多不知名的作者编写,可以说是历史非常悠久。”杨轶简单地介绍一下它的历史。

    “很久很久以前吗?”曦曦想到了爸爸给她讲的神话故事,“比孙悟空还要久吗?”

    “这个比不了,但都是古代的事了。”杨轶笑着说道。

    讲到诗句的意思,杨轶先在白板上,用马克笔刷刷几笔,画出一丛芦苇,以及背后一滩河水。

    不得不说,杨轶的简笔画画功,经过这几年给曦曦讲故事的锻炼,已经变得炉火纯青,这几笔,便将芦苇画得形神具备。

    “蒹葭的意思是芦苇,还没长成的芦苇,这是一种在河边、沼泽地里成长的禾草,如果它们长大了,这穗上就会结出柔软得跟包子的尾巴一样的毛。”杨轶尽量讲得形象一些,也更加容易让曦曦接受。

    “其实这几句,蒹葭苍苍,蒹葭萋萋,蒹葭采采,所表达的意思都一样,苍苍、萋萋、采采,都是古代人们形容芦苇啊、草啊或者你爷爷种的水稻啊,那些植物长得很多、很茂盛的样子的词语。”杨轶笑着用下划线,将那三句诗单独划了出来。

    “这样呀……”曦曦喃喃自语,她听得很入神,眼睛也直勾勾地盯着黑板,或者是看着诗句,或者是看着爸爸画的画。

    或许,在她的脑海里,一幅美丽的画卷已经形成了雏形,正在慢慢地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