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轶的这通视频电话打了很久,曦曦说完,还有墨菲。曦曦还只是跟爸爸说话很开心,墨菲就是单纯地很想念杨轶,就算到后面,都只是听杨轶重复介绍今天的情况,她的脸上都是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好像杨轶就在她的身边一样,不舍得放下。

    不过,这中间还是有一个小插曲,杨轶跟墨菲说着话,忽然看到她转头看向了一边。

    杨轶只听见墨菲的一声惊呼:“曦曦!不是已经让你回房间睡觉了吗?怎么又跑过来!”

    墨菲惊呼和羞恼,有点像她还是中学生,跟杨轶偷偷谈恋爱,却被父母逮到一样。

    很快手机听筒里传来了曦曦清脆的声音:“对呀,我已经开始睡觉了呢!可是,可是我还没有跟粑粑说我很想他呢!”

    墨菲把杨轶丢到一边,跟曦曦理论了起来:“但是你已经跟你粑粑说再见了!为什么还特地跑来说你很想粑粑?”

    嚯,这话听起来,醋意十足。

    曦曦并不害怕妈妈,她的声音很认真,说道:“因为,因为跟粑粑说了,他就会早点回来,我真的很想他呢!”

    很快,墨菲也拦不住穿着睡衣的小姑娘挤过来,曦曦撅着小嘴,凑到镜头前,跟杨轶委屈巴巴地说道:“粑粑,你不陪我睡觉,我都很怕怕……”

    这一来一去,这通视频通话,便从八点钟聊到了十点,最后墨菲要去给小曈曈换尿布,她才恋恋不舍地关掉了微信的视频聊天功能。

    ……

    手机都发烫了!杨轶轻轻地摇了摇头,电量也有点不足,不过,杨轶还要打一通电话,再晚点,恐怕杨庆也要睡觉了!

    毕竟农村娱乐项目少,大家普遍早睡早起。更何况,杨庆他媳妇给他生了大胖儿子,到现在也没几个月,正是折腾的时候。

    但杨轶还是有事情要交代给杨庆。

    电话接通后,杨轶简单地跟杨庆寒暄几句,他跟杨庆没有什么好啰嗦的,很快便切入了正题,说道:“庆子,你明天或者后天,安排一下时间,陪爸去市里,坐火车过来江南的晋陵市,不是江城。”

    “什么大事?这个事情确实很大,得爸来拿主意,你先别管那么多,你陪爸过来,到了我在详细跟你说,现在电话里说话不方便。”

    毕竟是有孩子的人了,杨庆还是迟疑了一下,但最终他还是答应下来:“我这边没问题,就是爸他会同意过来吗?之前去江城,都劝了好久。”

    杨轶轻轻一笑,说道:“你放心,你跟他说是晋陵市吴城县这边的事,他就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会同意的!”

    杨庆没有多问,最后听完杨轶完整的安排,便挂断了电话。

    “呼……”杨轶将有些滚烫的手机插上充电线,搁到桌子上,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今天他在吴城县,与兰州凯和他公司的专家们实地勘察,杨轶可不仅仅是看看那些废弃建筑、研究一下地貌、练兵岛的距离了事,他还仔细地观察过。

    除了吴城县派来陪同的县领导和一些负责保护投资者安全的警察以外,他们队伍里,以及周围都没有跟踪的人,连围观的群众都没有——毕竟这边的土地确实是荒僻了下来,以前被拆迁安排走的老百姓,也纷纷购买县里开发区的楼房,没有人愿意留在这没有什么人气的地方居住。

    今天晚上,跟兰州凯一同应酬的杨轶,在聚集之前,还偷空去探查了一番杨家祠堂,那里荒草丛生,只剩下了破旧的一座建筑,大门都紧紧关闭着,更不可能有什么蹊跷。

    杨轶估计,杨崇贵当年看到的那几个间谍,也早就被撤了回去。毕竟都过去了几十年,就算是霓虹国那边,这些档案都已经被尘封起来,知道的人也没有几个了!谁还会浪费大量的资金,在一个没有一点情报价值的地方安插情报人员?

    所以,杨轶觉得是时候跟父亲摊牌。

    更何况,他也需要父亲拿主意,看看如何处理这边的祠堂,有了父亲的意见,他才方便编一个借口,转述给这边的专家,让他们给设计人员制定相应的要求。

    ……

    杨轶去了晋陵市,江城这边,他有些工作还是让人安排了下去。

    云扬风今天就来到了天美娱乐经纪公司的大楼,他找鞠杰,自然是《极限挑战》这档节目上有新的安排。

    “云经理,你看看我们这边其他的艺人,你看有没有适合你们节目的,比如我们今年新推出的偶像女团,都是很漂亮的女生,要不,你挑一个,《中华好声音》舞台上,不是还缺一个女主持吗?就一个男主持,多乏味啊!”牛美玲很热情地招待了云扬风。

    云扬风自然不会受到蛊惑,他微笑地跟牛美玲玩起了太极推手,牛美玲丢过来什么招数,他都轻松地化解。

    不过,还是很烦的。幸好鞠杰知道后,匆匆忙忙从自己住的别墅那儿赶了过来。

    六月份,《极限挑战》录完了之后,鞠杰的工作变得轻松许多,他不像其他人一样,还要去拍戏、上学,他除了在魔都电视台跟董炜、薛玲珑继续支持那档叫《星与星缘》的节目以外,基本上没有了别的工作。

    不过,鞠杰倒是比较喜欢这样的节奏,忙一段时间,休息一段时间。

    这个公子哥,要让他一直连轴转地工作,估计他也得厌烦。

    当然,这期间,天美娱乐还是给他安排了几场演唱会,有杨轶给他的几首歌,包括那首跟大家合作的《怒放的生命》,鞠杰的演唱会倒是弄得有声有色。

    当然,鞠杰还是很想念录《极限挑战》的日子,虽然他是在装傻,但跟着这些“好兄弟”们一起录节目,一起面对节目组的挑战,一起到全国各地去旅行,鞠杰玩得还是很开心的。

    所以,鞠杰见到云扬风的时候,欣喜地说道:“云经理,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又要开始录《极限挑战》了?”

    云扬风摆了摆手,笑道:“第二季至少还得等到来年一月。”

    “我明白,得避开《中华好声音》嘛!云经理,这个节目我可是一期都不落地追着的!”鞠杰笑道。

    云扬风过来找鞠杰,主要的意思还是要安排鞠杰录制一首《极限挑战》第二季的宣传歌曲,现在还只是录歌,到时候全员集结准备要录节目的时候,还会让所有人一起来拍一个MV。

    “杨大哥写的歌?”鞠杰一脸惊喜,他都好久没有接到杨轶的消息了,忽然间被恩宠,有种眼角湿湿的感觉!

    “对,这首歌叫《远走高飞》,不过,你得改一下唱法,杨总说,你需要用原来的唱法,嘶哑的唱腔不适合这首歌。”云扬风转述着杨轶的要求。

    “没问题,我一定会唱好的!”鞠杰一脸幸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