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去出差咯,晚上可能很晚才能回来,如果太晚,也有可能明天才回来。你今天要乖乖地在家,然后也帮粑粑照顾弟弟,好吗?”

    周日,墨菲要去魔都录一期《知歆访谈》,临别的时候,墨菲依依不舍地跟曦曦和小曈曈告别。

    自从小曈曈出生之后,墨菲就没有离开过孩子,平时都是看杨轶的“告别秀”。然而,杨轶每次出差要离开家门的时候,曦曦都是难过得两眼红红的,轮到她出差,想要酝酿一下悲伤的情绪的时候,曦曦却没有配合。

    “嘻嘻!”小姑娘似乎还有一些高兴,调皮地扭来扭去,笑道,“我帮弟弟照顾粑粑!我还以为麻麻是说这个,但是麻麻,我觉得这样说好好玩啊,嘻嘻!”

    “麻麻不在家,你就这么高兴吗?”墨菲没好气地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嗔道,“你都一点也不觉得难过,麻麻要生气了!”

    “嘻嘻,麻麻别生气啦!反正,你出差,就很快回来的。”曦曦还抱了抱妈妈的脖子,安慰道。

    墨菲拿这小家伙没辙了,只好去找杨轶求安慰,两人温存了一会儿,她拎着包坐上了墨晓娟过来接她的车。

    ……

    杨轶倒没有曦曦那么乐观,他送走墨菲后,回过头来看正抓着一个小铲车站在一边敲沙发的小曈曈,不禁感觉有些头大。

    照顾孩子,他也算是有经验了,甚至可以说他广受曦曦以及她的小伙伴的喜欢,但不管是多有经验,对付一个根本不跟你讲道理的小婴儿,杨轶心里也没有底。

    墨菲不在家,小曈曈会不会哭闹?会不会一直缠着要妈妈?

    只喝牛奶,没有喝到母乳,小曈曈愿意乖乖地安睡吗?会不会闹腾?

    在照顾小曈曈上,杨轶不得不承认,墨菲付出的确实比他多太多,毕竟是母亲,小曈曈也更愿意和妈妈亲近,不像曦曦,小姑娘就黏着爸爸,妈妈无所谓。

    不过,杨轶倒也不算特别焦虑,总是要试一试,才知道在没有墨菲的情况下,杨轶是否能照顾得周全两个孩子。

    而且这也算是提前的一次实战演练,接下来墨菲还有漫长的一个多月的唱片宣传期要跑,杨轶单独一个人照顾两个孩子的日子还多着呢!

    就在杨轶胡思乱想的时候,小曈曈似乎感受到了爸爸的注视,他敲着敲着,忽然扭过头来,瞅了爸爸一眼。

    正好,他跟爸爸的视线对上了!

    有点像小偷撬锁的时候转头看到警察一样,小曈曈咧开小嘴巴,露出几颗洁白的小牙齿,咯咯一笑,扭头就跑!

    别看小曈曈就一双肉肉的小短腿,他小碎步跑得可是又有力、又稳健,就是这小屁股扭的,给人一种“三蹦子”开起来的时候一颠一颠的感觉!

    “姐姐!姐姐!”小曈曈小手举得高高的,手里还抓着他的小铲车,奶声奶气地叫着,往曦曦的方向走去。

    “你不要过来,不要弄脏粑粑的衣服了!”远远的,曦曦的叫声也传了过来。

    曦曦正在勤奋地帮爸爸干活——一大桶已经分几次在洗衣机里洗干净的衣服,杨轶将它掏了出来,曦曦则是负责将卷在一块的衣服扯出来,拿衣架串上,搁在旁边的椅子上,等爸爸待会过来将它晾好——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挣金币手段。

    虽然一大桶衣服(小曈曈的最多)看起来有半个曦曦那么高,但实际上忙完下来,还花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但奖励可是一块金币,比起兰馨每天都要愁眉苦脸地锻炼一个小时,可是轻松多了!

    然而,小曈曈兴奋得果断忽略了姐姐拒绝的信息,晃晃悠悠地走到姐姐那儿。

    曦曦的忙碌,还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小曈曈都忘记了自己的来意,眨着大眼睛看了看,忽然,他指了指放在一边的小袜子,上面有他喜欢的卡通形象——当然,也是他自己的袜子。

    “哇哇!”小曈曈伸出空着的左手,有些困惑地指了指小袜子,嘟囔一声。

    曦曦才没有理他,小姑娘忙着晾衣服,今天这枚金币,对曦曦来说,可是非常的重要!

    杨轶也跟着走过来,不过,他没有急着招呼小曈曈,先暗中观察,看他打算怎么玩。

    只见小曈曈困惑地瞅了一会儿被姐姐放在一边小凳子上的袜子,接着,他蹲了下来,不,蹲对于小曈曈来说,还是一个比较高难度的动作,他摇摇晃晃地,一屁股墩坐下来。

    这一个举动,让杨轶眼皮一跳。

    还好,自己控制的,小曈曈这一屁股墩坐得不算太重,没有自己把自己弄哭了。不过,让杨轶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个小家伙居然自己抓起了自己的一只小脚,两只手抱着、用力地抬起来。

    看得出来,他想要看自己的小袜子,明明都穿在了脚上,怎么还有出现在小凳子上的?

    然而,这个动作做下来,小曈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平衡,他抱着小脚,摇摇晃晃地往后一倒,整个人跟轱辘一样翻倒在地。

    这一幕,别提有多滑稽了!

    杨轶都差点很不厚道地笑出声来。

    虽然现在小曈曈还没有要哭的意思,但杨轶还是弯下腰,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还在困惑状态的小曈曈找到了组织,他在爸爸的怀里,指了指小凳子上的袜子,奶声奶气地说道:“哇哇!”

    “知道,是你的袜子,但爸爸洗干净它了,待会拿出去晒太阳。”杨轶笑着解释道。

    小曈曈当然没听懂,他看了一会儿爸爸,最后还是决定放弃考虑这个他弄不懂的问题。

    “嗯,嗯!”小曈曈在爸爸的怀里呆了不到几分钟,好动的他就待不住了,伸长着小手要下来自己走路。

    “好吧,你去玩吧!”杨轶将小曈曈放下来。

    小曈曈马上抓起他丢在地上的小铲车,在地上推着玩了起来,一点也没有想粘着爸爸的意思。

    ……

    半个小时后,小曈曈还在自顾自地玩,不过,现在有包子在陪他,包子对待小宝宝是很有耐心的,小曈曈摸它的身子的时候,侧躺着的包子还伸出后腿,好心地也给小曈曈的后背挠了挠,逗得小曈曈咔咔大笑。

    杨轶拎着篮子,从外面晾衣服回来,笑着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心里很是放松。

    不过,等他回过头,却看到眼巴巴地站在一边看着他的曦曦。

    “怎么了?”杨轶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柔声问道,“想妈妈了?”

    “不是呀!粑粑,你还没给我金币呢!”曦曦伸出了白白嫩嫩的小手掌,认真地说道。

    好吧,这小姑娘还挺执着的。杨轶翻出一枚游戏币,递给曦曦。

    看到曦曦喜滋滋地攥着她的金币上楼,杨轶以为没有什么后续了,但没想到,没一会儿,曦曦便捧着一把金币下来,叮叮当当地在爸爸面前数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六个!粑粑,我有六个金币了呢!”

    杨轶看着曦曦数数,就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只见小姑娘开心地抬起小脑袋,甜甜地说道:“粑粑,我有六个金币了,三个,三个,两个公仔了呢!”

    这时候要公仔?杨轶哪里去给她弄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