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丁湘姐姐!你怎么在我们的家里?”周日一早,洗漱完毕,精神抖擞的曦曦,蹦蹦跳跳地跟着爸爸从楼上下来,发现厨房里已经有别人了,不是妈妈,而是丁湘姐姐,她有些惊讶地问道。

    “因为丁湘姐姐她昨晚很晚才回来,又要赶着做蛋糕,没有地方买材料,所以就借了我们家的厨房先用着啊!”回答的是墨菲,墨菲正端着一碗蔬菜瘦肉粥,跟在咯咯笑地跑来跑去、精力旺盛的小曈曈的身后。

    墨菲说得没错,丁湘昨晚半夜才回到江城的机场,郭子意不太放心女朋友,就联系了杨轶,杨轶倒也没啥架子,开车去接朋友。

    但路上,丁湘说她想早上做一些蛋糕,再带过去郭子意的家,可是,有个问题:当时半夜三更,丁湘没地方买食材,而第二天又得很早起来准备,早点做好早点去郭子意的家,不能让郭妈妈久等。

    好在,丁湘有一群不错的朋友,现在她跟杨欢住处没有食材,杨轶家有啊!

    于是,杨轶把丁湘接回了家里,让她早上用自己的厨房。

    这不是什么大事,也不会有啥误会,毕竟杨轶坦坦荡荡的,更何况,家里还有墨菲呢!

    “这样呀?”曦曦知道后,便兴致勃勃地凑到了厨房里,好奇地看着丁湘忙碌,她还没有见过丁湘做蛋糕,上回杨轶出差,丁湘在家里给她们客串保姆的时候,也没有做过蛋糕。

    “曦曦喜欢吃蛋糕吗?你来尝尝这个,你们应该比较喜欢吃,是这种抹茶口味的小蛋糕,或者是这种巧克力口味的小蛋糕。”丁湘见到可爱的曦曦,原本暗自紧张起来的脸蛋又流露出了笑意,连忙端出来一个小盘子,拿已经做好的蛋糕招待曦曦。

    虽然是跟杨轶学的,但丁湘的手艺,经过这几年锻炼,进步可以说是非常大,她现在不仅能做出各式各样的小蛋糕,而且还可以做得精致,比以前的纸杯蛋糕还小,曦曦都可以一口一个的那种,看上去尤为诱人!

    “真的吗?粑粑,我可以吃吗?”曦曦看着这些漂亮的小蛋糕,有点颜控属性的小姑娘心动了,她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爸爸,期盼地问道。

    “可以吃,你丁湘姐姐做的蛋糕还是蛮多的,估计也带不了这么多过去。”杨轶扫了一眼桌子,笑着说道,“不过,你得先喝点白开水。”

    丁湘确实做了很多蛋糕,满满的摆了一桌,而且还不只是松软的小蛋糕,她还做了一方蓝莓冻芝士蛋糕,以及不同口味的一些布丁慕斯杯。

    杨轶现在看到了才知道丁湘整了这么多功夫,难怪杨轶早上四点多起来练拳的时候,便看到丁湘在厨房里忙碌了。

    一会儿,曦曦尝了丁湘做的蛋糕之后,在丁湘期待的眼神中,眼睛发光地用力点头,鼓囔着说道:“好吃,好好吃呢!”

    丁湘暗暗松了一口气,既然曦曦觉得好吃,那她就放心了,就怕做出次品,到时候带过去,就尴尬了!

    不过,在她思索着到郭子意家应该如何说话的时候,曦曦吃掉了手上的那一小块布丁慕斯,甜甜地问道:“丁湘姐姐,我可以要一点点留下来吗?”

    丁湘回过了神,笑着跟曦曦说道:“当然,你还喜欢吃吗?那你挑一些,不过要放在冰箱里。”

    “不是,不是我要吃啦!”曦曦指了指外面,声音清亮地澄清道,“是馨儿她要吃,她可喜欢吃蛋糕了!”

    “曦曦,爸爸问你一个问题,馨儿她现在攒了几个金币了?”

    ……

    按照约定,丁湘十点钟左右,来到了郭子意家住的地方——位于邬湖区的市政府家属大院。郭慧珍已经交代了警卫,她报了来意后,有人领她进来。

    毕竟是省会城市的市长住的地方,丁湘很快看到一栋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洋楼,院子不大,但种着花草,即便是冬天,也觉得生机勃勃。当然,跟杨轶家比起来,这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修建的老式楼房根本不算豪华!

    但这毕竟是郭子意的家,丁湘一下子紧张了起来,紧张得都不敢呼吸。

    “丁湘来了?欢迎欢迎,哎,真的是不好意思,子意的事情,我还得麻烦你跑一趟!”院门打开了,谭慧珍笑容满面地迎接了出来,很是客气地说着客套的话。

    到现在,谭慧珍依然只是把丁湘当成郭子意的同事,毕竟是自己麻烦别人,她客气一点,也是很正常的表现。

    但她的这热情,让丁湘有些懵圈,都不知道如何回应。

    这时候,谭慧珍看到丁湘手里拎着的装蛋糕的盒子,眉头微微一皱,语气变得有些责怪地说道:“丁湘啊,你说你,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我跟你说,一会儿,你还得全都拎回去。”

    丁湘愣住了。

    “这可不是针对你,我们家老郭定了个规矩,不收别人的礼物,所以,那些当官的,谁来我们家,都得空手来。”谭慧珍意识到自己可能有点过于严肃了,微微一笑,解释道,“不过你不是当官的,否则,带这么多东西过来,我还得把你往外轰。”

    丁湘一脸窘迫,手足无措地拎着蛋糕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支支吾吾地说道:“阿姨,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这些规矩,我想着第一次来,就给你们带了一些自己做的蛋糕……”

    谭慧珍看着丁湘慌张的模样,也联想到之前在郭子意桌子上看到的那本学生杂志中关于丁湘背景故事的报道,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怜惜。

    这是一个实诚的姑娘。

    “哎,丁湘,你说阿姨是不是老糊涂了?”谭慧珍笑了起来,说道,“把你当成其他上门找你郭叔叔办事的人等同对待,都忘记你是阿姨请到家里来的,快进来,进来再说。”

    她恢复了最初的热情,还伸手要帮丁湘拎蛋糕,笑着说道:“你还给我们做了蛋糕?这多不好意思?今天麻烦你帮阿姨拿一些衣服、补品去给子意,阿姨都想请你中午在家里吃饭的,没想到还麻烦你做蛋糕。”

    “阿姨,我来就行。您可别这么说,不麻烦的,而且,这也是我的工作啊!”丁湘连忙拦着谭慧珍,拎着蛋糕跟着她走进去,“阿姨,您叫我小丁就可以了,大家都是这么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