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去游乐园玩,首先,杨轶他们得摆脱掉那些狗仔们!

    现在港城的狗仔们正处在兴奋得发狂的状态,陈奕捷的演唱会之后,整个港城娱乐圈都被《浮夸》和《沉默是金》刷屏了,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谈论着这两首歌,这样的热度烘托之下,几乎每一个记者都打破了脑袋,想要采访到杨轶一家!

    可是,杨轶一家唱完歌就溜了!也正是害怕记者们的纠缠,杨轶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这肯定是没完没了,一天的时间都不够消耗的!

    那样,杨轶就得委屈曦曦,不能去游乐园玩了啊!

    要知道,杨轶他们来港城、参与彩排陈奕捷演唱会、唱歌,已经过去了两天,这还是行程安排得比较密集的成果!曦曦去领《学生手册》的时间是一月十六日,演唱会是一月十四日,也就是说,杨轶一家在港城,最多只剩下一天的游玩时间!

    这样,杨轶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些狗仔记者们,跟曦曦食言呢?

    ……

    一月十四日,早上八点多,杨轶一家在酒店用过早餐,便坐上保镖开来的保姆车,前往机场。

    这一路,狗仔们穷追不舍,甚至到了机场,还有很多记者围追堵截。

    “杨生,麻烦等一下!”

    “请问昨天那两首歌是你对港城乐坛的控诉吗?”

    “杨生会写这么好的粤语歌曲,是否考虑到港城乐坛发展?”

    “据说福瑞唱片有意签下你,它给你开了什么条件?”

    很多问题在他们追赶的时候,一个个被抛了出来,一时间,杨轶一家身边吵闹得就好像菜市场一样!

    还好,杨轶雇佣的十几个保镖起到了作用,他们在杨轶的身边围成一圈,组成人肉屏障,挡住了这些疯狂的记者,也为杨轶疏通了前方的通道。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杨轶一家进入了机场,记者们才被机场的安保力量给拦了下来。即便是有机灵的记者弄到了便宜的机票混进机场,他们也没有办法跟着杨轶他们进入机场的VIP候机室。

    “这个架子摆得也太大了吧?”无功而返的记者们悻悻地甩了甩手,但也拿杨轶他们无可奈何。

    他们可以在报纸上使劲地黑杨轶,但那有什么用?人家杨轶、墨菲又不在港城娱乐圈混,而且,杨轶那两首歌,不还在啪啪地抽着他们的脸吗?

    ……

    不过,这些记者们不知道,杨轶一家进入了VIP候机室后,便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从另外一个通道走了出来,出现在了此刻没有记者注意的机场东边。

    墨晓娟正站在一辆黑色的SUV旁边等着他们。

    “你们确定要这样过去游乐园玩吗?这回,可就没有保镖咯!”墨晓娟将钥匙递给杨轶,有些不放心地说道。

    “放心吧!”杨轶微微一笑,“你这次请的那十几个保镖,其实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反正我们去游乐园玩,不会出什么事情,要真的出什么事情,他们还不见得能派上用场。”

    毕竟,墨晓娟请的保镖,都是普通人啊!

    坐上车之后,墨菲便在后座上,帮曦曦和小曈曈将外套脱了,今天小家伙们穿得有点厚,主要也是掩人耳目,脱掉外面的外套后,里面还有不用颜色、款式的外套,这样,还是起到一定程度的掩饰作用!

    当然,太阳升起后,今天的港城天气也是很好,暖洋洋的,穿得少一点也不会闷得慌。

    墨菲也更换了自己的衣服,将比较有气场的风衣,换成了普通的连帽衫,看上去一下子穿着打扮就变得廉价许多,这样,光看这些衣服,听着杨轶和墨菲一口标准的粤语,大家可能只会觉得他们是普通的港城民众。

    唯一的破绽是墨菲太漂亮了,即便戴上了一副墨镜,还是难掩她出挑的容颜和仙子一般的气质!

    还好,杨轶他们有着两个天然的打掩护用的“道具”——曦曦和小曈曈!

    游乐园里基本上不会有狗仔蹲守,普通人看到这一家人拖家带口在游乐园里玩耍,怎么会联想到他们是大明星呢?更何况,杨轶和墨菲又不是港城明星,样子并不像陈奕捷那样,人人皆知。

    杨轶开着车,墨菲给曦曦重新换一个普通一点的编发时候,曦曦忽然看着自己的小手,嘟囔着说道:“我不喜欢那些记者叔叔、记者阿姨!”

    曦曦那两个动作,是没有什么联系的,她只是无聊,所以研究起自己的小手而已。

    “为什么呢?”墨菲随口问道。

    “因为,因为,他们老是要问粑粑的话呀!粑粑都不想跟他们说话。”曦曦歪了歪小脑袋,说道,“粑粑都不喜欢他们呢!”

    墨菲一乐,拍了拍驾驶座的座椅靠背,笑道:“听到了吗?你女儿在跟你同仇敌忾呢!”

    杨轶在前面笑了起来,不过,他不打算让曦曦轻易地就仇视一个群体,这样有点过于偏激。只见他笑道:“曦曦,爸爸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喜欢这些记者,有些记者爸爸还是认可的。爸爸不喜欢的,只是那些不按规矩行事,老是要跟着我们的记者,老是纠缠着我们,他们这样的举动,比较烦人!”

    曦曦抬起小脑袋,眨了眨大眼睛,看着爸爸,听他说话。

    “就比如说,你之前跟爸爸讲过的例子,你们班那个叫周宇轩的男生,在考试的时候,老是想偷看你的答案,尽管这是不合规矩的,你也不想让他看你的试卷,所以你觉得他很烦,不喜欢他,对吧?”杨轶说道。

    “对呀!不过,不过后来李老师跟周宇轩的粑粑说了,周宇轩就没有偷看我的答案了呢!”曦曦兴致勃勃地告诉爸爸后来的进展,这是之前她忘记说了的。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说当时你觉得他很烦的时候那样吧!”杨轶笑道,“记者们就跟你身边的那些同学一样,好的记者就是那些好的同学,比如小鱼儿,她很热爱学习,遇到有什么不会的问题,在下课后,会去问老师,或者来跟你请教。”

    曦曦咯咯一笑,眼睛都笑得弯弯的:“小鱼儿才没有认真学习呢!她特别喜欢玩,只有不会做作业时候才来问我的啦!”

    小姑娘长大了一些,思维变得敏捷许多,现在跟爸爸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常常妙语连珠。

    “但她没有在上课的时候问你了,对吧?”杨轶说道。

    “对呀,不能在上课的时候说话了!”曦曦连忙点头。

    “所以说,好的记者就跟小鱼儿一样,懂得规矩,不会做出影响到别人的事情来!”杨轶说道,“爸爸和妈妈就比较喜欢跟这些好记者打交道。”

    “但坏的记者就跟以前的周宇轩一样,老是在你不希望被打扰的时候打扰你,所以我们不喜欢他们。”

    杨轶这样说,曦曦就完全明白了。

    “他们,他们都不让我们去逛街,不让我们去游乐园玩,所以我也不喜欢他们!”曦曦气鼓鼓地嘟着小嘴巴,跟着爸爸的话茬说道。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杨轶得意地跟曦曦吹嘘起来,“你爸爸还是厉害的吧?咱们只是虚晃一枪,就把他们给摆脱了,最后,咱们还是可以去游乐园玩!”

    “对呀!粑粑超级厉害的!”曦曦也是一本正经,崇拜地给爸爸捧场。

    墨菲坐在一边,看着前面得意洋洋的杨轶,撇了撇嘴:瞧把你能的!